Auf uns 第八十三章 圆桌会谈

(这是新章节~)

 

包括金斯莱在内,一共有四十三名傲罗被转移到了格里莫广场,再加上下午救回来的巫师,布莱克家族的老宅已经很久没有招待过这么多人了。万不得已,赫敏勉强同意向霍格沃茨借几名家养小精灵——当然,前提是付给它们佣金。同时,既然哈利已经决意筹建己方组织(他还不愿意称其为军队),凤凰社的成员们也被悉数通知。

傲罗队员们以小组为单位被分到不同的楼层参与整备,而哈利则借着这个空挡领着金斯莱来到了地下室的餐桌前。德拉科和麦克莱恩等在那里,他们决定在正式露面之前,先取得前部圌长的信任。

在最初的震惊和怀疑之后,哈利发现金斯莱正以职业化的态度迅速消化着扑面而来的新信息——Purified Cross组织的内幕、净化之水、麦克莱恩的脱险,以及他们反击计划的雏形。傲罗听得很认真,除了以哈利为主的解释外,另外两人也零碎地补充着,前后逻辑的连贯让整个被缩减的故事更为可信。

“从感性上讲,让我立马信服实在过为强人所难。但的确,在最近几次菲尼亚斯的传话中,我隐约察觉到了你们这边还有其他人,只是没想到……”在几分钟的整理、思考后,金斯莱长叹一口气,目光来回在三人之间流转,最后定格在斯莱特林身上,“不过我愿意相信你所说的,毕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欺骗的必要。”

德拉科挑了挑眉毛,毫不露怯地与傲罗部圌长对视。出于习惯,哈利挪动了身子,站到了斯莱特林边上,这让金斯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目光,但他没有再说什么。温暖的炉火从侧面打在他粗糙的皮肤上,和先前相比,他的面部线条已经柔和了不少。只见他微微侧身,面向魔药教授道,

“麦克莱恩教授,我对您的遭遇表示抱歉,也十分感谢您能主动为我们提供帮助。”他听上去很谦卑。

“不用那么客气。既然我有责任,那就会负责到底。”麦克莱恩摆摆手,收紧了下巴,“但我并不认为现在很乐观。你也看到了,龙鳞粉末的威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而逆转魔药的熬制仍旧卡死在山月桂花粉上。虽然时间紧迫,可我们却没有保证。”

金斯莱张了张嘴,话还是卡在喉咙里,他叹了口气,看上去有些恼火。“我还是没办法提及这个,忠诚咒和沉默协议的约束还在。”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事实上,你们刚才话语里提到的魔药,我想沃洛克是有所察觉的,否则也不会在沉默协议里添加这些词。” 

“但我不明白,既然他知道有专门针对非纯血统的魔药,为什么还会这么大意,举办这样的集圌会活动?”哈利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先前好不容易平息的自责感通通转化成愤怒和埋怨。但他很快意识到了这点,看着对方脸上为难的表情,不由得放软了语气,“不好意思,我实在是……”

“不,的确,魔法部太大意了,包括我在内。”金斯莱的眼里有些充圌血,他叹着气,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在考文垂行动的那个晚上,我们真的抓到了不少人,并亲眼目睹了成山成海的黑魔法制品在交战中被摧毁。所以,我以为那针对血统的武器已经不再是威胁。想想看,眼看着我们攻了进去,势不可挡,但他们却没有任何作为,也没见着那武器的影子,所以……”

“所以你们以为‘净化之水’已经不在Purified Cross手里了?”哈利反问,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沃洛克敢如此确定自己的胜利。 

金斯莱没有再辩解什么。“我太依赖于自己看到的事实,还有那些吐真剂问出来的话。可是没想到最后却反过来被其所蒙骗。今天下午,当那团遮天蔽日的白雾压在我的头顶时,我才从幻想里清醒过来。”说到这里,他深深吸了几口气。 

“那你为什么要选择把傲罗队员们带到这里来?”哈利换了个话题——他明白,眼下继续责难对方或自己都只是浪费时间。

 “因为我不能保证魔法部是否安全,也摸不清沃洛克下一步的计划。”金斯莱回答,“我只能孤注一掷,赌你们手里的信息比我要多,这样至少先集合起来,商量着接下来的行动。”

说到这里,金斯莱抬头看向眼前的年轻人。“很庆幸我们能不谋而合,哈利。你刚刚说的也没错,危难当头,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组织,将愿意抗争的人联圌合圌起圌来!”他又转向壁炉前的另外两人,“而关于魔药,麦克莱恩教授,马尔福先生,你们说你们需要时间,那我就会为你们争取时间!”

 

--------------

 

 “如果我被楼上那些大汉们杀掉,或者死在你的小女朋友手上的话,拜托,波特,记得帮我安排好后事。”在通往起居室的楼梯拐角处,德拉科半倚着墙,不情愿地冲着哈利嘀咕。金斯莱在谈话完成后不久就先上去安排早到的凤凰社成员和傲罗们了,而麦克莱恩则以自己是外人为由,婉拒了参与具体作战计划的讨论。斯莱特林本想跟教授一起呆在地下室里继续研究,但却被哈利硬拽着拖上了楼梯。

虽然知道对方这话里调侃和抱怨一半一半,但格兰芬多还是轻轻推了把斯莱特林的后背:“别担心,既然金斯莱能信任你,其他人应该也能。”他降低了声音,悄声道,“其实我也有些紧张,如果这会让你好受些的话,我愿意和你分享胃部的抽筋。”

这话成功让德拉科露出了假笑,但紧接着楼上传来的谈话声就将他冻在原地——从起居室传来的吵杂声判断,赫敏的讲解已经开始了。在众人的细碎言语间,隐约能听到斯莱特林的名字——他们在议论他。

“你要相信赫敏的口才,那可是威森加摩训练出来的。”察觉到对方突然的僵硬,傲罗用胳膊肘碰了碰斯莱特林,“她会解释清楚,让你被质疑的地方减少许多。”

德拉科抿了抿嘴,脸上浮起一层薄冰。只见他抬手轻轻扶了扶左脸的面具,微昂着下巴,率先抬起步子走上台阶。哈利望着对方的背影,不自觉地握紧了拳。

 

---------

 

在被咒语扩充后的布莱克宅邸二层,哈利和德拉科坐在最靠近楼梯口的位置,赫敏、罗恩和金斯莱围在他俩身边,而韦斯莱夫妇、金妮、乔治、卢娜、纳威、麦格则坐在他们对面,中间隔着家养小精灵们布置的圆桌和茶点。从德拉科加入的那刻起,起居室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偷瞄着斯莱特林。直到麦格教授清了清嗓子,尴尬的沉默才被打破。

“噢,马尔福先生,好久不见了。”校长用对待学生的语气缓缓开口,“刚刚听赫敏说了关于你父母的事,我真的很遗憾。”她顿了顿,口吻中多了丝担心,“你的脸看上去伤的很严重,不知道庞弗雷夫人那里有没有什么治疗方法。”

德拉科欠了欠身子,没有说话。而哈利的心中则燃起感激,他知道这是麦格在引导整个话题的走向。她以宽容的姿态接受了她的学生,那其他人即使有着不满和质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口。

接着,校长看向哈利和金斯莱。“噢,很抱歉,你之前托我联系的其他凤凰社成员,德达洛•迪歌,斯多吉•波德摩,埃非亚斯•多吉,海丝佳•琼斯……还有阿不福思,我都没能联系上。也许凤凰社太久没有行动了,有些人甚至搬了家……”

“嗯,我猜到是这样。”金斯莱微微颔首,“这几年在魔法部内部工作的凤凰社成员,除了我以外,都被清除了出去。”他抱歉地看了眼韦斯莱先生,“这股对抗伏地魔的力量可能是用不上了。”

“他不喜欢我们。”亚瑟点头承认,“但珀西在他跟前却挺受用的,不知道能不能从儿子那里问出些什么来。”

“别了,爸爸,你知道他和我们从来不在同一战线上的。”乔治大声反驳道,“还有,妈妈,你怎么哭起来了,快拿出纸巾擦擦。”

这时哈利才注意到泪流满面的莫丽,只见她用亚瑟递过去的手帕捂着鼻子,努力用平稳的声音说:“抱歉,这一天发生太多事情了,我有些失控。真是太难以想象了,无论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还是刚刚赫敏跟我们说的,Purified Cross这么邪恶的组织,还有那剂魔药,噢,还好你们都没事。”

说着,她抬头看向德拉科的方向:“我很抱歉,孩子,很难想象这几年你到底是怎么过过来的,你看上去比我上次见到你时要瘦了好多。”

德拉科明显被这席话镇住了,他似乎没料到韦斯莱太太会这么说。也许在他心里,更期待的是一场狠毒的咒骂。

“是啊,伙计,你看上去太惨了,像被人从山沟里捡出来一样。”乔治也调侃道,“听说这几天你已经和哈利、罗恩打成了一片,而赫敏也说你值得信任,那是不是说,你不会再像以前上学时候,偷偷打小报告了?”乍一听是句玩笑话,但乔治的眼神却出奇的认真。

“我们现在是一边的,我会为打到Purified Cross用尽全力。”德拉科淡淡地说。他看向圆桌上的每一个人,“我知道你们中很多人不会轻易地相信我的保证,但无论如何,我对组织的仇恨将我们牢牢绑在了一起。”

“那等你报完仇了,然后呢?”金妮尖锐地指出,“那时候你会不会倒戈相向,心里打着其他算盘?”

    “金妮!”哈利本能地厉声道,但德拉科却打断了他。

    “我对你假设的某些肮脏的小把戏没兴趣,马尔福家不像你们韦斯莱这般人口兴盛,父母死后,我对这个国家也失去了留恋。”他顿了顿,“至于我之后选择做什么,那不关你们的事。”说着,德拉科挤出一个假笑,“让我们把话题回到正经事上来吧,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怀疑我会不会是隐患,倒不如先把真正的‘外患’解决了。”

金妮被这些话气得满脸通红,在她继续反驳前,赫敏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提高声音说:“在座的各位,在开始进入正题之前,我需要确认一次。我们的目的是结束这场混乱,联合沃洛克打败Purified Cross。这次行动很危险,不确定因素也很多。一旦加入进来,就必须承担很大的风险。”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给人留思考的时间。

“所以,你们确定要加入这次行动吗?”女巫最后大声地问道。

“当然!”乔治第一个回答,接着韦斯莱一家人都点了点头。麦格教授、卢娜和纳威也肯定地回答,末尾是金斯莱,他说:“我会带着所有傲罗一起,全力以赴。”

“很好!”赫敏微笑着,像一个真正的领导人。她挥了挥魔杖,每个人的面前都出现了一份羊皮纸稿件,“这是我匆忙拟出来的一个行动计划和分工,还有很多内容需要我们讨论决定。”

“我们的时间很有限,因此必须加快进行。”说着,她坐回了位置上,大声宣布,“那么,我们开始吧。”

 

——

 

这次临时会议一共持续了两三个小时。他们首先分享了各自手中的情报,主要是关于魔法部、霍格沃茨和对角巷。

金斯莱将魔法部内部的情况做了个大概的梳理。东窗事发之后,很多官员都为了保命离开了。但沃洛克部圌长和他的特遣队还留在了那里,并将整个魔法部从内部封圌锁了起来。目前还不清楚对方有什么打算。

对角巷那边,乔治的说法是乱成一锅粥。他离开的时候,还没有人敢靠近下午演说的场所,至于那些尸体有没有被清理掉,他也无从得知。霍格沃茨目前倒是很安全,但麦格教授决定立刻提升防备指数,严防Purified Cross转移目标。

金妮在交流中也拿出了理智的态度,她将预言家日报内部的情况以及与其他媒体的关系网贡献出来,决定利用这些交情,尽快将Purified Cross的危险性公布和扩散出去,提醒所有巫师注意安全。

接下来,他们又花了很长时间去讨论与沃洛克的谈判。当漫长的梳理和探讨结束时,窗外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这个漫长的夜晚如同其他逝去的时间一样,初升的太阳提醒他们,新的战争已经打响。


30 Jul 2017
 
评论(24)
 
热度(84)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