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i

初心不变/ 随时跳坑/

Auf uns 第八十七章 星罗棋局



梦境里依旧是漫无边际的火海。浓烟像群山压在发稍,木炭和塑料烧焦的味道比汽油还要难闻。哈利的嘴唇因滚烫的气流儿开裂,皮肤像久经曝晒的广袤大地,土壤的缝隙间露出岩浆般腥红的血。
惨白的十字架镶嵌在灰色的天幕里,黑压压的人群在水波般扩散的光晕中肆意狂舞。皮囊褪去了生命的机理,转化为黝圌黑的余圌烬。他们嘶吼着、挣扎着,像垂死的肉虫在炼狱里徒劳地扭动身形。
一道道绿光是从极地赶来的使者。陌生的声音在不远处的高地上清晰地呐喊“阿瓦达索命”。哈利看见詹姆和莉莉在他的面前倒下,母亲火红的长发与背景里的火舌交织在一起。
接着是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
接着是邓布利多、斯内普。
接着是赫敏、罗恩、卢娜、纳威、金...

#今天份的断章取义#
#齁甜齁甜的原著#

Auf uns 第八十六章 引狼入室

    “什么?!沃洛克要让麻瓜的军队入驻魔法部?”午后三圌点,布莱克宅邸地下一层的餐厅里,罗恩拍着桌子噌地站了起来。整理到一半的遇圌难人员资料还在他的手边,羽毛笔滴落的墨水在纸张上晕开一大片,“太荒谬了!麻瓜对抗Purified Cross?他难道不知道地球是圆的吗?” 

    “很好的比喻,韦斯莱。”德拉科瘪着嘴讽刺道。他刚从魔药间上来没多久,此刻正坐在哈利旁边,手里捧着一杯冷掉的咖啡。由于今天早上的谈判,他和麦克莱恩平分了女巫的工作时间,从昨晚十点到现在,斯莱特林一直守在冒泡的坩埚旁,睡眠的缺失...

Auf uns 第八十五章 一木难支

每一位部圌长在职期间,魔法部门厅的装潢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若是不刻意观察,人们很容易忽略掉这些细节,甚至会在习惯之后,说不清那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由哪位部圌长添加的。毕竟魔法部没有一本像《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之类的记载类著作,更新换代的政治像奔腾的沙河,转眼就将主圌宰者的“伟业”颠覆。

当然了,还是有些物品让哈利印象深刻的。比如那尊被毁的魔法兄弟喷泉,巫师、马人、妖精和家养小精灵簇拥在一起,脸上刻划着浮夸而虚伪的崇敬;比如福吉在位时常常悬挂的条幅,圆圌润光滑的大脸印在几十英尺长的绸缎上,故作潇洒地朝所有拜访者点头致意;再比如傀儡部圌长皮尔斯•辛克尼斯时期,食死徒的标记被印在了墨绿色的地砖上,...

Auf uns 八十四章 阴雨伦敦


清晨六点过的布莱克老宅仍旧沉睡在它的梦里,陈旧的木制结构清晰地传递着每一寸微弱的声响,像是个睡梦中的老人在哈利的头顶咿呀呓语。再过不久,金斯莱就将按照计划叫醒楼上的傲罗。这些人会接替罗恩和哈利这两个星期以来的信息收集工作,五人一组地前往圣芒戈医院、霍格莫德、霍格沃茨以及魔法部地面入口附近,盯紧任何可疑的身影。同时,金斯莱还将亲自带领一支小队潜回对角巷。虽然事发地点已被全面封圌锁,包括破釜酒吧在内的大多数入口也遭到紧急关闭,但他们还是找到了废弃的博金・博克商店里的飞路网,并决定从那里溜进对角巷内部。
哈利躺在床上,忍不住一遍遍回想几十分钟时前在圆桌上的争论。无论是关于沃洛克还是关于逆转魔药,大的分...

Auf uns 第八十三章 圆桌会谈

(这是新章节~)


包括金斯莱在内,一共有四十三名傲罗被转移到了格里莫广场,再加上下午救回来的巫师,布莱克家族的老宅已经很久没有招待过这么多人了。万不得已,赫敏勉强同意向霍格沃茨借几名家养小精灵——当然,前提是付给它们佣金。同时,既然哈利已经决意筹建己方组织(他还不愿意称其为军队),凤凰社的成员们也被悉数通知。

傲罗队员们以小组为单位被分到不同的楼层参与整备,而哈利则借着这个空挡领着金斯莱来到了地下室的餐桌前。德拉科和麦克莱恩等在那里,他们决定在正式露面之前,先取得前部圌长的信任。

在最初的震惊和怀疑之后,哈利发现金斯莱正以职业化的态度迅速消化着扑面而来的新信息——Purified...

Auf uns  第八十二章 对角巷之役

(注意:这是老章节!)


诡异的吟唱在冷风中包裹住巫师的皮囊,不明其意的咒语似乎是祭奠的挽歌。半空中遮天蔽日的白雾如同从陡坡上滚下的山石,以极快的速度砸向动弹不得的人群,空地上的巫师们似乎被看不见的线捆住了手脚,连眼都不敢眨一下。

哈利的耳边又回响起那首熟悉的歌谣:

“……

昔日的荣光不再神秘,

未知的恐惧荡然无存。

纯洁的血液指引着路,

小偷、强盗、泥巴和土。

他们被推进了熔炉,

在十字架的光芒里,

没有了眼睛、没有了颚骨。

魔法得到肃圌清,

我们终于迎来宁静。

……”

咿呀的歌声像加强了数十倍的扩音器,单调的歌词让哈利的胃里泛起一阵恶心。与此同时,刺鼻的气味像...

Auf uns 第八十一章 胜利宣言

(注意:这是老章节!)


像是命运故意开了个玩笑,在周二的清晨,他们居然还没有熬制出“净化之水”的逆转魔药。前期的顺利全卡死在一剂被轻视的原材料上。

作为“净化之水”中心药材的龙鳞粉末,它所对应的逆转药材则是龙心的切片——这个倒是好找,虽然价格不菲,但黑市上佳品却不少,德拉科和麦克莱恩更是有好些法子能挑出其中的顶级。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纰漏却出现在与阔叶山月桂的根和双丝兰的汁圌液对应的催化剂山月桂的花粉。不知为何,在熬制阶段,对它的不当处理致使药剂没能产生应有的性变。在屡次尝试屡次失败后,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从源头上讲,山月桂的花粉和根部的对应就存在错误。

随着时间越来越紧迫,众人除了心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