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七章 魔药教授

 当翠绿色的火舌消失殆尽,暖色调为主的房间出现在哈利面前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进入了霍格沃茨。一路风驰电掣,流星追月,哈利和赫敏凭借各种特殊通道,仅用了两个小时不到便返回了大不列颠。也来不及提前告知,两人通过魔法部的专用壁炉,直接来到麦格教授的校长办公室。

然而,房间的主人并不在室内。哈利抬脚迈过壁炉前低矮的铁栏,也顾不上肩头的炉灰,迅速地扫视了一眼这间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在短时间内造访两所魔法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前后强烈的对比让他有些恍然。可好在这里看上去一切正常——错层式结构的房间内,半圆形的石墙边整齐排列着两米多高的木制书架,正前方的书桌上,精密的魔法仪器自动运转着,一旁的羽毛笔安静地躺在羊皮纸上,墨水瓶的盖儿还开着。

   看上去校长离开的很匆忙。傲罗敏锐地判断到,毕竟麦格是个严谨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她不太可能将笔就这么放置着。

“哈利。”一个苍老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傲罗闻声抬头,望向前方那面挂满校长画像的墙。相框里的邓布利多正对他露出慈祥的微笑,睿智的淡色眼睛透过半圆镜片,毫不掩饰地打量着他。“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的孩子。”

话音刚落,壁炉里又亮起一阵明亮的绿色火焰,接着赫敏的棕发就出现在绿光之中。邓布利多挑起眉毛,露出惊喜的神情。他张开双臂迎接到:“噢,还有格兰杰小姐!不,不,我该叫你韦斯莱女士!哈,世界上又多了一个韦斯莱,真是件让人鼓舞的事情!我听米勒娃说了你们的婚礼,我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呢?”哈利并不打算把寒暄继续下去,他快步走到墙边,看见一旁的斯内普也睁开了眼睛,此刻正用阴郁的表情盯着他。

“噢,他刚刚接到魔法部的一封加急信,也没解释就走了。”邓布利多回答,眼角像斜向上方扬了扬,“菲尼亚斯跟去看了,你知道的,他总是热心于知道这些小秘密,在魔法部里的画像也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

傲罗抬头仰视整面墙,发现除了少数几个空着的画像,剩下的人此刻都出现在画框之中,有的半闭着眼打瞌睡,有的则明目张胆地偷听他们的谈话。他立刻扔下一个静音咒,将赫敏和自己框在两幅画像周围。

看到这个举动,斯内普挑起眉毛,直白地问:“听说麦克莱恩被绑架了,你们回来是和这个有关?”

“是的,不过现在事情变得更糟,斯芬德尔特校长很可能已经死了。”哈利开门见山地说。在两名前校长诧异的表情里,他快速并简洁地交代了这几天发生在德姆斯特朗的事,包括麦克莱恩失踪当晚,布兰歇尔特教授和那个诡异的神秘人。同时,哈利还着重描述了德姆斯特朗校长的被害现场,他既提到了那具没有魔法循环的尸体就是他本人的可能性,也说明了那也可能是麻瓜的代替品。

“我们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在斯芬德尔特交给哈利的密信中,发现了斯内普教授的名字。”赫敏补充道,她急切地看向画框里的魔药教授,“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您的名字会出现在那一张纸上,但现在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而且,正如刚刚哈利说的,斯芬德尔特早就破解了羊皮纸上的秘密,如果他还活着,我们害怕您也会受到牵连。”

斯内普没有立马做出回应,他不置可否地看向傲罗,嘴唇抿成一条缝。边上的白胡子校长也托起下巴,过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话语里充满了担心:“现在德姆斯特朗的情况怎么样了? ”

“学校已经停办了。学生在前几天就被疏散,只有教授和各国的支援傲罗留了下来。斯芬德尔特死后,挪威魔法部又增派了傲罗过去。他们将消息封锁了,应该只有魔法部高层知道这个。”傲罗顿了顿,推断到,“我想欧洲魔法学校联盟的校长们也接到了通知,麦格教授应该是因为这个离开的。”

接着,哈利傲罗斗篷的内侧口袋里取出了那张被破解的羊皮纸,将写有斯内普名字的那面摊开画像面前,低声说:“这就是在麦克莱恩办公室找到的密信。”

斯内普扬起眉毛,问:“你说过这上面有保密魔咒,具体是怎么解开的?”他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那些字体。

“起初,这张羊皮纸上只有一个凝神剂的推导公式,和三幅奇怪的图形。我们尝试了很多方法,最后哈利在斯芬德尔特教授的书,那本《极光——最好的魔药催化剂》里找到了羊皮纸上的图形。”赫敏语速飞快地解释,“我们发现那些图形上的部分字母和书上的有偏差,整个模型图也被颠倒了。所以在对这些错误信息进行比对和排列后,我们得出了几个拉丁语单词。”说到这里,女巫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念到,“Aberdeen Cocincinus,draconem,Yucca,Lunacalx。”

话音刚落,魔药教授波澜不惊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惊慌的神情,而边上的邓布利多也皱起了眉头。他捋了捋胡子,歪头看向斯内普的方向,不确定地说:“西弗勒斯,我是不是记错了,这些单词不正是你的……”

“Aberdeen Cocincinus,阿伯丁长蜥,draconem,龙,Yucca,双丝兰,Luna calx,月长石。”斯内普喃喃地重复。他抬起目光,深黑色的眼眸直直望进哈利的眼底,声音像沉进了大海里,“这些,都是我当年研制的屈服性标记缓和剂所需的材料。”

 

----------------------------

 

“作为魔药学基本理论之一,任何一种药剂都有着自己的中心药材,并通过和其他材料的搭配,比如催化剂、减缓剂等等,在极其精密的计算和熬制之后,才能促进各类材料最优反应,从而达到魔药所需实现的最终效果。”看着年轻的巫师们认同地点点头,斯内普继续解释道,“由于各种原因,在很长时间里我都需要抑制黑魔标记对我体内魔法循环的压迫作用。因此,我研究出了这种针对黑魔标记的缓和剂。它所需的药材很多,推导方程也极其复杂。虽然熬制的时间不算是最长的,但工序却很繁复。可即便如此,它依旧是一剂魔药,需要遵循魔药学的基本理论。”

“也就是说,这剂缓和剂也有一个主心骨药材,那就是龙鳞粉末。”斯内普讲述道,“虽然根据取材的种类,以及出品环境、保存和加工的方式不同,龙鳞粉末的药性也会有些许差异。但它们的功效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破坏服用者体内的魔法循环。这类药材早在1766年便被划入禁止流通类,只能从黑市里以高价买到它们。”

“上个世纪,很多学者反对龙鳞粉末的研究,他们愿意将它与黑魔法联系在一起。但是,只要找到了正确规避过量伤害的方法,那么龙鳞粉末是可以用于部分治疗当中的。”说到这里,斯内普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骄傲,“几年前,德拉科从我这里拿到了缓和剂的研究资料,并在麦克莱恩教授的帮助下,进一步挖掘了魔药的价值。”

“可我不得不说,当他们在99年布鲁塞尔学会上公布这项研究时,我认为那有些操之过急。”斯内普评价,“毕竟其中有个参与者是麦克莱恩,据我对他的了解,那个商人随时随地都想着将研究的商业利益扩充到最大。”

“然而,当德拉科失踪后,麦克莱恩却收敛了不少,他虽然宣布将继续推进研究,但这些年对外发布的论文却寥寥无几,这着实让我吃惊。我以为他会夸大成果、四处天价叫卖……”说到这里,斯内普垂下眼帘,回忆道,“实际上,他曾拜访过我两次。当然了,我即使不想见他,也躲不了不是?”

“他来过这儿?”哈利皱起眉头,他才知道原来这两位魔药教授还有联系。

“是的,他可不像你这么疏于联络,波特。”教授收了收下巴,继续说,“当我问起麦克莱恩为什么会这么克制自己时,他回答说,这项关于压迫性标记的魔药,以及龙鳞粉末,正帮助他无限靠近对魔法本源的探索。为了利益最大化,他需要将它们小心藏起来。”他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讥讽道,“老实说,当他提到魔法本源的时候,我几乎怀疑那是不是他本人。要知道,麦克莱恩向来可不是保守派纯血主义的实践者。”

“魔法本源?那是什么?”赫敏抓住空隙问到。

但斯内普似乎不太高兴女巫将话题引开,他抿着嘴,只能由一旁的邓布利多为她解释:“在霍格沃茨,我们并不主动向你们宣扬这个观点。但是,在很多只招收纯血统的魔法学校里,教师却会向学生灌输寻求魔法本源这个理念。”

“本源与荣光同在……是吗?”哈利喃喃道,他想起曾经在德姆斯特朗,有人和他提到过这个。

“不单单是德姆斯特朗,在欧洲大陆,甚至是全世界,都有很多保守派纯血统家庭将这句话视为真理。他们认为,追溯本源能帮助他们获得至高的力量、荣誉。”邓布利多叹了口气,眼神有些酸楚,“在我成长的那一代人里,还有不少巫师为此着迷。魔法究竟是什么?巫师为何能拥有体内的魔法循环?魔法的力量究竟有没有尽头?人们需要怎样做,才能将其发挥到最大化?等等等等,从魔法本源这个巨大课题下,无数分支的研究错综复杂,我必须承认,那真的极具吸引力。”

说到这里,邓布利多透过半圆眼镜看向哈利,嗓音里略带沙哑:“当年,伏地魔对部分保守派纯血统的笼络,也是以这个为切入点的。”

“包括我。”斯内普突然坦然地补充道,“虽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但的确,关于本源的研究给阴谋裹上了糖衣。”

“可是我们并不能因为发生过这样的事,就否认人们对魔法本源的探寻。”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魔法就像浩瀚星河,充满无数的未知。”

“是的。”魔药教授点头认同了老校长的说辞,他随即把话题拉了回来,“继续说麦克莱恩,他的这种谨慎态度让我意外。在最近一次来访时,他提出龙鳞粉末对魔法循环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以往的认知。他声称自己已经找到了完全的打破压迫性咒语、标记的方法,并且可以凭借对龙鳞粉末的配比度,治疗所有B级黑魔法伤害。”

 “可是……”赫敏半张着嘴,惊讶地问,“可是他没有告诉我这些……临床实验的数据也……”

“看来他还是不够信任你,不是吗?你不是他的契约合作人,而且……没有冒犯的意思,韦斯莱小姐,但我想那还和你的血统有关。”斯内普淡漠地陈述,“在我的研究阶段,那剂魔药仅仅可以抑制黑魔标记的压迫网,从而使我能够使用守护神咒。但麦克莱恩,恐怕他走得比我要远得多。”

“可这封密信引导我们来到您这儿……”哈利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些模糊的推论,他急需得到魔药教授的肯定,“这个研究难道有什么别的意义,是吗?刚刚您提到的魔法循环,还有本源理论,您已经发现端倪了,是不是?”

画像用沉默的点头回答了这个问题。清了清嗓子,斯内普露出一个乖戾的笑容:“你带来的讯息的确为我解开了另一个谜题——关于麦克莱恩为何藏着掖着的原因。”他顿了顿,用授课的语气讲到,“事实上,无论是压迫性标记、还是B级黑魔法伤害的治疗,那个人都在不断挖掘龙鳞粉末的益处。但你们也明白,究其根本,他利用的是以毒攻毒的原理,使龙鳞粉末在无数药剂的限制下运作。”

 “在我写的那个原始魔药方程里,龙鳞粉末的毒性通过阔叶山月桂的根和双丝兰的汁液得到了很好的限制。但另一方面,我也使用了月长石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它的破坏力。形象一点说,我通过牵制和连横,在最小的空间里释放出龙鳞粉末最大的能量。”  

说到这里,魔药教授闭上了双眼,声音里除了冰冷,还有裹杂着一丝凄凉:“显然,麦克莱恩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通过改变其他变量药材的成分,进一步拓宽了龙鳞粉末的适用范围,从黑魔标记到黑魔法伤害,等等。”

“然而,这毕竟是一把双刃剑,光明背后总会潜藏着黑暗。斯芬德尔特校长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证明。”说着,斯内普将目光转向哈利,“波特,你刚刚说,他的尸体上没有任何的魔法循环,对吗?”

傲罗屏着呼吸点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大半。

“照常理来说,这的确不可能。但是,如果龙鳞粉末的研究已经迈过了那个临界点,那么……很有可能,已经有人成功研制出它的另一个作用……那个被我缩小的空间得到了释放,恶魔的潜能被增强了。”

说到这里,Snape居然干笑了两声:“我曾多次反省,当年将这个研究交给德拉科,究竟是不是太冒险。呵……真是没想到啊,无数黑巫师终其一生都没能制作出来的东西,居然在这个乱世诞生了。如果伏地魔还活着,他得有多不甘心?”

 

 

绝望像瘟疫般渗透在空气之中,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哈利瞪着双眼,几小时前哈瑟尔的话像魔音一般回响在脑海里——“找不到任何魔法循环”……“无论是外界强加在他身上的,还是他自己原有的”……“魔法从他的体内消失了”……紧接着,他的脑海里闪现出斯芬德尔特的死状,那被拔出的舌头上,猩红地十字架似乎在对他嘲笑。哈利想起之前审讯室里卡尔顿带给他的忠告——净化,死亡。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永远地陷进恐惧的泥潭之中时,邓布利多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哈利,赫敏,我的孩子,有人引导你们来找西弗勒斯,就说明我们还有希望。”他向来很乐观,此时也不例外。只见画像中的老校长抬起胳膊,似乎要探出来拥抱两个年轻人,“那个人肯定也料到灾难即将来临,但他相信,一定还有阻止的方法,所以才会提前告知你们,不是吗?”

说到这里,老校长挤出一个笑容,白色的长胡子一抖一抖地,“再说了,我听米勒娃说,你现在可是傲罗办公室主任,要你都被恐惧压倒,还有谁能带领我们的战士,保护这片祥和之土呢?”

哈利重重地点点头,他明白,责任现在压在他的肩上,现实决不允许自己倒下。

那个不苟言笑的魔药教授此刻也换上了安慰的语气,他柔声道:“我会提供给你们我知道的全部。”画像微微仰起下巴,“再说了,除了死咒以外,任何一种魔咒或者魔药都有逆转剂、缓和剂的存在,龙鳞粉末也不例外,毕竟……”

可就在这时,斯内普的声音被邓布利多厉声警告打断。

“有人来了!”老校长大喊,哈利敏捷地回过身,同时迅速抽出魔杖,防御咒已经在冬青木的顶端蓄势待发。但他却及时认出了站在门口的人,而对方也被这阵势吓得僵在了原地。只听她颤抖着声音说道。

“波特先生?”

 

 


21 Jun 2016
 
评论(11)
 
热度(77)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