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DH]never see you again

前排:

 

昨晚上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被以前的一个梗击中了,于是趁热打铁花了几个小时把它们变成了文字。

 

梗来源于一个zoro x sanji的同人漫。大概是我高中的时候看的了,虽然是个很小的短片,但却让人记忆深刻。

 

试着把它用在了德哈身上,发现意外的搭?

 

写的很随意~所以大家也就随便看看就好啦!

 


 



 

never see you again

 

 

 

1.

 

Harry没有在新学期里见到那个尖脸的斯莱特林。

 

 

 

最后一面还是在大战时,看着那个落魄的家族匆忙逃亡的场景。当然了,预言家日报上还是偶尔能听到他们的消息——比如Lucius怎么靠着手段为自己和家人开脱罪名,并成功的把儿子送到了国外读书;再比如他怎么利用权势夺回Malfoy庄园,即使那里已经被食死徒毁的早已没了模样。就连Ron也会不时的提起那个让他深恶痛疾的白鼬,他会在早餐时分享Weasley先生给他的消息,诸如魔法部又去清查Malfoy家啦,或者Kingsley又错失了逮捕Lucius的良机什么的。

 

 

 

起初,Harry对此并不怎么在意。没有那个处处找他麻烦的斯莱特林,他的七年级过得及其闲适,每天和Ginny黏在一起——像所有情侣那样,无时无刻的靠在对方身上,尽可能多的身体接触让两人都极其愉悦。女孩儿火辣而主动的态度在这段感情中一直起着主导作用,她常常计划好多浪漫而温情的小活动,让Harry尝到了热恋所有的甜蜜。

 

 

 

要说他的霍格沃兹最后一年一定是所有学年中最顺利的了——没有Voldemort,没有Malfoy,甚至那群可恶的斯莱特林也不再找他麻烦。当然,这一年里,学校里关于救世主的个人崇拜也达到了顶点,他们在走廊里、大厅里、甚至是课堂上,抓住每一个机会去拍Harry的马屁——就连那头如鸟窝般不忍直视的黑发也被狂热的粉丝们誉为巫师界新的性感标志。

 

 

 

于是,在极端推崇的环境里,Harry倒还怀念起了那个喜欢讽刺和嘲笑他的男孩儿。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确在听到有关Malfoy的消息时会比平时更加上心。有次晚餐时,Ron无意间说道他父亲今天又带人去抄Malfoy家在伦敦的一处房产,埋头喝汤的Harry立马抬头专注的听着,甚至忘记吞下嘴里的南瓜汁——又一次,男孩特没形象的将南瓜汁吐了出来,引来满堂哄笑。

 

 

 

噢,我才不想那个家伙呢。

 

 

 

男孩儿翻了翻白眼,在脑海里那个铂金色的脑袋上划了把大大的红叉。

 

 

 

2.

 

情人节的时候,Harry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情书、还有奇奇怪怪的精致礼物。自从他在魔药课课下被一群四年级的女生堵在墙角献礼后,Harry就再也不敢离开朋友们身边了。他可受不了成群结队、还磨磨蹭蹭的小女生,再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Ginny还是个时时刻刻都在宣示主权的性感派——不知道这些人为何还是那么热衷于对他表白。

 

 

 

然而千躲万躲,他还是再次被一个女孩儿堵住。那时候Harry正从魁地奇球场回来,晚餐时间,他估摸着所有学生应该都在大厅里,因此就放心大胆的扛着扫帚出现在霍格沃兹城堡的正门前。谁知道,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女孩不知从哪儿冲出来挡住在了他面前。不,与其说是拦住,对方更像是猛地扑进了Harry的怀里,吓得他措手不及,差点就这么朝后边倒下去。

 

 

 

“啊,抱歉!Potter先生!我我我…..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先生。”

 

 

 

女孩儿慌乱的说着,她声音很小,语速快的让人怀疑她会咬到自己的舌头。只见她深深的低着头,双手捂着脸,看上去就要哭了。Harry尴尬的把手举在空中,不知道应该握住对方的肩膀安慰她没事,还是冷血的哼声走开。

 

 

 

正在他两难之际,女孩儿突然从背后掏出一个绑着金色蝴蝶结的精致小盒子,高高举过头顶,直接递到了Harry的鼻子下面。她的头依旧埋得很深,让人看不清面容。但她的双手剧烈抖动,苍白的指关节紧紧握住盒子,简直是一副紧张得随时可能吐出来的模样。

 

 

 

“请…请Potter先生一定收下这个,这是我自己做的巧克力,我…我不确定它好不好吃,但请你一定要吃掉它。求求您,先生。”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请求过,这样恳切的态度就像那些祈求自由的家养小精灵,卑微而虔诚。Harry一时间有些懵,他想起了那个老喜欢弯腰鞠躬,让鼻子触到地板的小精灵多比,眼前的身影与记忆一重合,更是让他无法拒绝。

 

 

 

Harry颤巍巍的接过巧克力时,听到对方明显松了口气。女孩儿终于抬起头,一双明亮的蓝眼睛饱含无限的期待和情愫,她激动的仰头看着男孩儿,似乎想要对方现在就尝尝自己的手艺。

 

 

 

Harry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询问般的指了指巧克力,又指了指自己。噢,好吧,对方用小狗一样的眼神拼命点头,看来自己必须当场吃下无疑了。他无奈的笑了笑,一心想赶紧结束这场尴尬,在那样热情的注视下,Harry任命的拆开了包装,随便挑了粒巧克力就往嘴里塞。

 

 

 

嗯,还不错,至少可可香十分纯正,当牙齿咬开松脆的外衣时,一股甘甜的酒香溢满口腔,甜蜜而迷醉。他满意的点点头,而女孩儿也开心的鼓着掌跳了起来。她兴奋的冲Harry留下一个挑逗的微笑,转身小跑着朝楼道跑去。好吧,至少这算完事儿了,男孩儿瘪瘪嘴,把那盒巧克力夹在腋下,朝格兰芬多塔楼的方向走去。

 

 

 

他可得把这些巧克力好好藏起来,要不Ginny一定会生气——她可是个格兰芬多,还是个韦斯莱,生气会让她的脸蛋儿像头发一样红。

 

 

 

3.

 

这几天,Harry发现那天硬塞他巧克力的姑娘老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无论是在席间,还是课后的走廊上,那股带刺的目光总黏在男孩儿的后脑勺上。尤其是当Harry和Ginny亲密的时候,对方脸上直白的写满怨恨的情绪。

 

 

 

“唉,亲爱的,又一个眼红的追随者?看来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他人之物。”

 

 

 

Ginny不满的说道,她狠狠的瞪了眼那姑娘,然后一把用手勾住Harry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无比火辣而带有占有性的舌吻。男孩儿在脑里反驳着他该死的不是物品,但还是被这缠绵而激情的吻给迷得晕头转向。

 

 

 

可惜,这样露骨的宣言并不起作用。那孩子还是像个影子一般跟在Harry身后,远远的躲在一个小角落,阴郁的脸庞让她看上去与血人巴罗无异。她坚持不懈的跟踪让Ron和Hermione也有所察觉,万事通小姐在忍无可忍之后,决定指点Harry正确的拒绝方法。

 

 

 

“首先,你得找那孩子谈谈。你看看,现在你连她是几年级的都不知道,噢,赫奇帕奇的校服,看上去一定是个脑回路有问题的人,爱你爱的无可救药?所以,Harry,行行好吧,跟她说清楚,你已经和Ginny在一块儿了,最好唬她说你俩毕业就结婚,让她趁早死了这颗心”。

 

 

 

Hermione说着,翻了个白眼。因为Ron在听到结婚两个字之后向看到怪物一般大声哀号起来,并喊着“不行Gin必须在我之后结婚!她是我妹妹!”

 

 

 

噢,这个妹控。

 

 

 

Harry暗讽,简直想把Ron的嘴用一大块牛排堵住。

 

 

 

4.

 

 

 

Harry终于知道了那个亚麻色头发的赫奇帕奇的名字——Ariana Cornwell,五年级,混血家庭出生,母亲是巫师、父亲是麻瓜。平时的风评还不错,是个聪明而勇敢的小女巫,最擅长魔药学,即使是看重名望和出生的斯拉格霍恩,也在课堂上破例表扬了她好几次。

 

 

 

此外,Ariana还是Harry狂热的粉丝之一,在Harry五年级被大多数赫奇帕奇的学生公认为骗子时,女孩儿坚持活下来的黄金男孩儿不可能撒谎,为此还和同宿舍的另一个女生闹得特别不愉快。

 

 

 

“看来她早就喜欢上你了”——Hermione轻描淡写的总结道,而靠在Harry怀里的Ginny用手肘狠狠顶了下男友,吃醋的抱怨着。

 

 

 

“我可是从小时候就喜欢上Harry了,谁也比不过我,是吧?亲爱的。”

 

 

 

在占有欲方面,Ginny强过任何人。她甚至因为秋张的事情和Harry爆发过长达一个星期的争吵。可那简直是无中生有的猜测,战后Harry连正经话都没和那个贴着前女友标签的女孩儿说过,又怎么可能对其旧情复燃 。

 

 

 

虽说Ginny在这方面的任性是黑发男孩儿最讨厌的,但他总把对方当成一个小妹妹去包容。按照Hermione的话来说,Ginny是太过珍惜他了,生怕出现一个人把他从身边抢走,尤其是在救世主成为巫师界呼声最高的英雄后。

 

 

 

5.

 

 

 

再一次,Ginny出面找到Ariana摊牌。具体的情况Harry并不知道,女友也没有跟他说。但是按照以前的经验来看,这免不了是一场充满火药味的交涉。Harry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里见到Ginny时,她的脸色比什么时候都要难看,简直像有谁死了一样,吓得男孩儿慌慌张张的连声安慰,生怕对方又哪里不对劲和他大吵大闹。

 

 

 

噢,肯定是Ariana说了什么空穴来风的话。Harry简直欲哭无泪,眼前的红发女孩儿只是黑着脸,闷声发呆,任由自己怎么哄也不见改观。

 

 

 

这又是一场长达一星期的冷战,当然,是Ginny单方面宣布的。虽然她还是时刻贴在Harry身边,尤其是在公共场所,她老疯狂的抓过Harry就是一阵意乱情迷的亲吻,或是恨不得全身都贴在男孩儿身上,霸占着,无声示威。

 

 

 

Fine。

 

 

 

Harry想,女友那么没安全感一定是自己的错,所以只要女孩儿高兴,他什么都愿意做。更何况,他还能从中捞到甜头。

 

 

 

6.

 

 

 

最后的学生时光就在粘粘糊糊的亲吻和抚摸中结束。N.e.w.ts考试完毕后,Harry终于迎来了与人生中第一个温暖的家告别的那一天。就像要配合他的悲伤和不舍,毕业典礼的那天下起了小雨。在静如止水的黑湖边上,麦格教授在雨中宣读着毕业的祝语,冰冷的雨滴模糊了视线,但也很好的掩饰了男孩儿脸上的两行清泪。

 

 

 

他是在吃饭的时候才从Dean口中听到Malfoy也出席了毕业典礼这件事,可惜对方站在七年级的最末尾,而Harry却被斯拉格霍恩安排到最前列,因此没能有机会看到那个金光闪闪的大脑袋——噢,要是在阳光底下,Harry保证他一定能注意到对方。

 

 

 

不过Malfoy貌似在毕业宣示后就立马离开了,因此晚宴上并没有他的身影。也是,毕竟前食死徒的身份让他再也不能招摇过市,而那堆老喜欢围在他身边拍马屁的斯莱特林学生们也死的死,逃的逃。这么一想,连Harry都开始为那个趾高气昂的Malfoy感到难过。

 

 

 

再一次,他对自己说,我可没有去在意那个该死的苍白的混蛋!

 

 

 

即使当天晚上的梦里,他看到Malfoy满脸悲伤的在雨中哭泣——就如同自己为了离别而惋惜一样。

 

 

 

7.

 

 

 

Harry和Ron一起参加了暑期的傲罗培训,作为秋季入职的一批职员,他无疑是最受关注的那个,就连负责管理和训练他们的傲罗也常常指名让他出列做示范。由于特训是全封闭式的,他和Ron住进了傲罗训练基地的宿舍,并且被要求不得私自与外界通信。

 

 

 

清淡的苦行者生活可憋坏了这群年轻的小伙子,天天被关在这个隐蔽的培训中心,千篇一律的体能训练和格斗技巧演习让他们都有些吃不消。最重要的是没了最基本的消遣娱乐后,精力旺盛的少年们就像困兽一般,恨不得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找乐子。

 

 

 

好在八月初,他们迎来了第一次实战练习,目标是突击一群秘密勾结的食死徒余党。据傲罗的眼线报告,十来个伏地魔前任手下大将正在秘密集结,预谋一次针对麻瓜的恐怖袭击。而傲罗们则需要在犯罪分子们实施计划的途中抓他们个正着,好让那群狡猾的不法之徒心服口服的被送进阿兹卡班。

 

 

 

“要是那个该死的Malfoy也在这次名单里就好了。”

 

 

 

Harry听见身边的Ron小声嘀咕着,也跟着点点头。并不是说他希望那个愚蠢的斯莱特林还在趟这潭浑水,但不知为何,他只是很想再见那个男孩儿一面。

 

 

 

可惜的是,不,应该说万幸的是,Malfoy并没有出现在那次追捕里。Harry同期的这批新人凭借着出色的战斗能力和现场情报分析能力,一举端了这窝谋反分子,让他们的名气大振。就连预言家日报,也发社论称这一界的傲罗新人是最有潜力、最出色的。

 

 

 

而Harry更是在战斗中发挥了超于常人的领导决策能力,深得Kingsley的赞赏。人们都说,不加多日,这个万千功名于一身的救世主一定会成为魔法部最出色的傲罗。甚至有人都开始计算他什么时候能获得梅林勋章了——而那毫无疑问,必定是一级功勋。

 

 

 

8.

 

 

 

Ginny毕业后当了一名记者,就在Hermione正式考进了魔法部法律执行司之后。昔日的好友们又聚在了一起,他们常常约在对角巷里一个偏僻的法式餐厅共进晚餐,Ginny会在下班后跑来和他们会面。由于她比Harry晚一届毕业,两人算是过了一年的异地恋生活,这也很好的治愈了她的占有欲和多疑症。现在,就算是放男友一个人在魔法部那个云集万千情敌的地方,女孩儿也依旧能有自信说出——“没有人能抢走Harry,他可是我的男孩儿。”

 

 

 

这天,四人照常在这家名为Blue的餐厅吃饭。在享用完烤蜗牛之后,Harry满意的摊在雅座的靠垫上,百无聊赖的听着Hermione又在为他的S.P.E.W发愁。忽然,身后的座位传来了一段对话让男孩儿不由自主的开始分神——当然不是他有偷听其他客人谈话的毛病,只是其中一个声音,让他太过熟悉。

 

 

 

“第一天工作怎么样,亲爱的。虽然圣芒戈真不是我喜欢的地方,药味儿太重了,我可受不了在那里呆上那么久。”

 

 

 

一个甜的发腻的女声关切地询问着。

 

 

 

“还行。他们没有怎么为难我,真是万幸。我想糟糕的运气终于该离我而去了。”

 

 

 

正是这个不温不火,却习惯性拖长语调的男声让Harry莫名的觉得熟悉,但他一时也不能同记忆里的某张脸对上。

 

 

 

“真好,Merlin祝福你,我想我们这些纯血统家族也终于能从那该死的战争里走出来了,不是么。”

 

 

 

“是啊,你说的对,唉。”

 

 

 

Harry皱着眉头,因为对方在叹气后就久久没有开口。还有一点,他在心里喊着,还有一点他就能叫出这个声音主人的名字,一个声音在喉咙里呼之欲出,男孩儿闭紧了双眼,努力抓住脑海中那一丝连着答案的细线。

 

 

 

“Harry,亲爱的,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Ginny担心的摸了摸男友的额头,可对方却像触了电一般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转身就往后面的雅座跑去。

 

 

 

可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Damn it。Malfoy。

 

 

 

9.

 

 

 

Harry Potter成了圣芒戈医院的常客,就连接待处的小护士都能在他开口询问前,开玩笑的跟他打招呼——“噢,Potter先生,您又受伤了对么。但是可惜,今天Malfoy大夫依旧不在。他被临时派去支援卡迪夫突发的一场魔药事故了,可怜的他,我听说现场情况可不乐观。”

 

 

 

听到这个,Harry想着[又一次],挥挥手说那随便给我找个医生吧。

 

 

 

是的,自从那天无意间听到Malfoy进了圣芒戈医院后,Harry就隔三差五的以一些小擦伤为理由来医院找这位新大夫。但不知怎的,他竟然一次都没有堵到那个斯莱特林。

 

 

 

现在,就连小护士都认熟了这个每次都落空的傲罗先生。从最开始怯生生的回答他“不好意思,大夫不在”,到如今熟门熟路的打趣。说实在的,最开始护士小姐还觉得是不是大夫故意躲这位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但在好几次紧急情况出诊后,她只能无奈的承认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

 

 

 

又一次,在Harry的找人计划落空之后,他愤怒的握拳砸向咨询台的桌子,气急败坏的喊着“我要在这里等那个该死的混蛋回来为止。”

 

 

 

但可惜的是,Malfoy这次出诊的地方疫情一直得不到缓解,圣芒戈派他常驻前线,不解决问题不准回来。一天两天Harry能等,但一个月两个月他可等不起。救世主郁闷的咒骂着,在心里把那个记忆中十几岁的少年撕了个粉碎。

 

 

 

固执如他,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后,也渐渐放弃了这个愚蠢的主意。拜托,对方可是自己学生时代的敌人,是个狡猾奸诈的Malfoy,这种混蛋不出现在身边最好!Harry不断用这些话给自己洗脑,但依旧填补不了心中那股莫名的失落。

 

 

 

10.

 

救世主的婚礼在金秋十月举行。这年Harry25岁,Ginny24岁。

 

 

 

这场盛大的婚礼成了2004年英国巫师界的盛事之一,轰动和受关注程度几乎达到了魁地奇世界杯时的水平。大伙儿谈论着这个幸运的男孩儿终于变成了幸福的男人,抱得娇妻归。

 

 

 

而救世主,魔法部史上最年轻的傲罗指挥部头把交椅,巫师周刊上连续5次最迷人微笑奖获得者,不善交际的Harry James Potter,却反常的邀请了几乎所有他认识的人,就连那些只有一面之交的工作伙伴都在受邀名单中。自然,当年霍格沃兹的同学们也都悉数接到了邀请函。

 

 

 

“老兄,说实话,我真不懂你为啥要邀请那群斯莱特林,Pansy Parkinson?Draco Malfoy?天啊,你真是疯了。”

 

 

 

Ron一边给猫头鹰的腿上绑上信件,一边不理解的哀号到。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爱憎分明的格兰芬多依旧没有放下年少时的对立和争执。Harry耸耸肩,笑笑不说话。他甚至邀请了当年那个硬送给他巧克力的女孩儿——Ariana Cornwell,虽然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赏脸出席。未婚妻Ginny对他的决定并没有太过的反对,女孩儿只是抿着嘴,若有所思的盯着这些写满名字的请帖。

 

 

 

婚礼当天,老天爷给了他们一个最美丽的晴空——要知道,英国这个常年阴雨不断,气候变化多端的国家可不是轻易放晴的。Weasley一家热心的帮忙布置着他们的后院,就像当初比尔和芙蓉结婚时那样,Molly变出了很多白色的椅子和开放式帐篷,还找来好多人帮忙准备餐点。

 

 

 

现场很棒,百合花点缀着每一处空白,George变出好多飞舞的蓝色蝴蝶,让他们围绕着花朵洒下点点星光。而Hermione则帮Harry整理好着装——今天可是他的重头戏,为了塑造一个玩完美形象,女孩儿几乎把一整盒发油都倒在了他的黑发上。

 

 

 

可当Harry站在红毯的这头,看见美丽的妻子在Weasley先生的搀扶下朝自己走来时,才猛然有了一种真的就要结婚了的觉悟。他娶了这个世界上最正确的人,那个爱了他一辈子的女人,此刻终于要成为他的合法妻子,陪着他走完接下来的人生。

 

 

 

眼看着未婚妻带着笑容越走越近,Harry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搜寻着台下的人群——当然,那个被标明是Draco Malfoy的位置依旧空空如也。男孩儿目光黯淡,心口那个被迫开出的洞疯狂的吞噬着所有愉快的情绪,就像那个空座位一样。那一瞬间,Harry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所以他麻木的接过妻子的手,麻木的交换对戒,麻木的说着I do,麻木的亲吻,麻木的,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成为人夫。

 

 

 

11.

 

“没想到啊,Potter最后还是和你结婚了。你一定开心的要死,对么?”

 

 

 

此刻,宾客们都在外边用午餐,边欣赏前来助兴的古怪姐妹的表演。Ginny为了方便祝酒回房间换上了一条短款的小礼服。没想到正在她准备好回到会场时,被Ariana堵在了陋居的起居室里。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女人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看上去喝了不少酒。她恶狠狠的瞪着新婚妻子,眼里写满了嘲讽和不甘。

 

 

 

“你不过是钻了个空子,你知道的,Ginny Weasley。”

 

 

 

她满意的看到红发女人脸上露出的不安,甩了甩头发,又向前走了一步。

 

 

 

“但别担心,我不会告诉Potter的。我只想要提醒你,你不是他的soul mate,不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哈,可悲的女人,你不过是个心甘情愿被困在婚姻枷锁里的囚犯。你知道他不爱你,至少不是像你爱他那么爱你,对么。”

 

 

 

“更可笑的是,你居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对么?哈哈哈,诅咒你,诅咒你永远得不到你最想要的!诅咒Potter永远得不到他想要的!”

 

 

 

Ariana疯狂的捂着肚子大笑着,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娱乐。她撕心裂肺的声音震得Ginny耳膜有些疼,她猛地将对方推到一边,在怨毒的嘲笑声中,稳住情绪往屋外走去。

 

 

 

在欢呼声中,她优雅的朝丈夫微笑——至少,此时的她已经是Mrs. Potter了,这已足够。

 

 

 

12.

 

Harry现在的人生里多了三个新的小生命——James、Albus和Lily。

 

 

 

他想,这是Merlin给他的最好的礼物。看着三个小家伙从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会抱着他的腿撒娇的小孩儿,再到已经会玩儿魁地奇的少年,Harry欣慰的感叹道时光匆匆,自己果然说老就老了。

 

 

 

人们常说,四十而不惑。走过盛年的Harry也和所有同龄的中年男人一样,惋惜的看着爱情与激情在麻痹的心里死去。但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也让他满足——Ginny最终变成了他最重要的家人,即使在男人眼里,对方依旧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妹妹般的存在。

 

 

 

对着镜子,Harry常常将目光锁在脸颊上的那道伤疤上。那道刻进肌肤、神锋无影带来的魔法伤害被他保留了下来。他时常会回想起那天,当他在一次任务中被恶徒的咒语击中后,立马幻影移形到了圣芒戈医院时的场景。

 

 

 

他像个无赖一样大喊着这次一定要Malfoy医生给他治疗,否则就算流干了血,伤口感染化脓,他也不会接受治疗的。

 

 

 

他逼着医院院长都出面劝解——“Malfoy医生现在在谢菲尔德处理一起滥用麻瓜制品而引起的伤害性事故呢”。对方跟他着急的说着,眼看Harry伤口处的鲜血沿着脖子往下淌,染红了雪白的衬衣。

 

 

 

血迹从鲜红变成暗红,Harry感觉头有些晕。好几个护士和医生将他重重围住,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要是再不处理会失血过多的,还有什么这样的黑魔法伤口脱久了是会留下疤痕的。

 

 

 

哼,Harry冷笑,说得他在乎一两道伤疤一样。他一定要逼那个Malfoy出现,无论是用什么方法,他就不相信这诅咒一样的巧合会一直一直发生。

 

 

 

模糊中,他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还有说着“太好了,终于敢到了”的声音。下一秒,一双大手就捧起了他受伤的脸。

 

 

 

然而,自己已然睁不开耷拉下来的眼皮。内心里的困兽狂啸着,可表面上,Harry只是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便一头倒进那个坚实的怀抱里。

 

 

 

13.

 

 

 

Ariana Cornwell死了,她把自己的生命结束在了一棵大树枝干上,自杀。

 

 

 

两天后,Harry收到了一封对方留给自己的信。这是他第二次被迫接受来自那个赫奇帕奇女孩儿的东西,第一次是巧克力,第二次是遗书。

 

 

 

白纸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甚至连开头都没有。Ariana 字体娟秀,但落笔却很重,羊皮纸被笔尖压出铬手的笔痕。她写道:

 

 

 

我这辈子就后悔过两件事。

 

 

 

一件是像个疯子一样的爱上了你。

 

 

 

一件是给你吃了那盒巧克力。

 

 

 

Navi——魔药的名字。

 

 

 

nunquam animadverto vositerum

 

 

 

请指责我毁了你吧,就像你毁了我一样。

 

 

 

我得不到的,就算是你,也永远无法得到。

 

 

 

 

 

14.

 

 

 

又是一年9月1日,Harry带着妻子和孩子出现在国王十字车站9又四分之一站台上。今年是小儿子Albus上霍格沃兹的年头,他们约好和Ron、Hermione一起送小家伙启程。

 

 

 

Albus是三个孩子里最不像Weasley的一个,他继承了父亲的黑发,以及Harry小时候沉默寡言的性格。James曾悄悄威胁Albus说他一定会是个斯莱特林,因为他并不像自己一样热爱冒险,并且常常耍小聪明——这在哥哥眼里可不是什么好品德。

 

 

 

但Harry柔声安慰着Albus——斯莱特林是我知道得最好的学院之一。那里有我很多重要的人,不仅有那个勇敢的校长——你知道,那是你的中间名。此外,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故人。

 

 

 

在小儿子疑惑的注视中,Harry坦然的笑了笑,他直起身,望向特快车头冒出的白色烟雾,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那个铂金色的脑袋出现在人群中,心中的那根弦再次一紧。

 

 

 

然而当烟雾散去,却再也不见踪影。

 

 

 

15.

 

救世主被葬在了格德里克山谷,在Potter家族的墓里。冰冷的石板边上总能有新鲜的百合和雏菊。

 

 

 

据小镇上的居民说,有个老人几乎每天都去打理那座坟墓,比他的妻子和子女还要勤快。

 

 

 

从老人考究的打扮和快要掉光却依旧梳得整齐的头发来看,大伙儿都猜测他应该很有修养,至少是个大户人家。然而对方并不屑于跟周围人打招呼,他只是默默的往返于墓地和住宅之间,捧着还带有露珠的鲜花,背影孤独而寂寥。

 

 

 

他们活了一辈子,却终究没有再见面,一次也没有。

 

 

 

但现在,他躺在这片土地里,而他,则永远的守在了他身边。

 

 

 

 

 

end

 

 

 

---------------------------------------------------

 


 

解释一下:

 

Ariana给Harry的巧克力里边加有一种名叫navi的魔药,跟爱情魔药作用相反,喝下这种魔药的人,将一辈子不能和自己的true love/soul mate相见。

 

Ariana最开始以为哈金是一对,因此给harry下药主要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但她没想到这样反而促成了harry和ginny在一起。这也是为何后来她嘲讽ginny说对方不过是钻了空子。

 

ginny早就知道了,当她在学校找Ariana摊牌的时候就被告知Harry被下了药,因此她那时候就明白自己不过是个路人甲?但站在她的角度,她太爱Harry了,即使付出和回报不对等,但至少能得到肉体上的陪伴,那也不错。

 

最后说回到Harry,他在收到Ariana的遗书后才对一切恍然大悟,只是时光已然匆匆老矣,留下的也只有惋惜。

 

(拒绝刀片从我做起!

 


 

                

 


10 May 2015
 
评论(59)
 
热度(207)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