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 「Auror」

       今年夏天出奇的热。

      街道两旁的绿植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头,地面上砖块与砖块间的泥土早已没了水分,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土白色。夏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像是民间传说里求雨的祷告,可天边的烈日就像恐龙毁灭时的巨大火球,沿着既定的轨迹翻滚。

      哈利站在Holborn地铁站斜对面的交叉路口,瞪着黑压压的人群不断从地底涌出来,地铁口就像个常年堵塞的排污管道。他站的地方,几个小时前还在格林...

10 Feb 2018

德哈 「Everglow」

So if you love someone

you should let them know


Autumn


伦敦的秋天总是来得很早,仿佛一夜之间,人们就从短袖换成了长衬衣,魔法部的正装制服也由夏季的清凉着装变成了风衣高帽。来不及回味炎热的气流和闷闷的穿堂风,骤降的凉意便舔舐着肌肤,让人时不时打个寒颤。


德拉科是在秋分的傍晚见到哈利的。傲罗的入职训练持续了整整三个月,把青涩的黄金男孩磨成了小麦色皮肤的青年。即使被浅米色的制服包裹,肌肉的轮廓也在举手抬足间清晰可见。哈利变得挺拔而强壮,像根笔直的钉子扎在魔法部墨绿色的大厅里,眉宇间的神色...

26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五章 给予帮助的男人

格雷站在帕丁顿葛林警察署里某间戒备森严的观察室中,蹙眉打量着单向玻璃窗后那个陌生的青年。对方看上去和他儿子差不多岁数,可脸上却没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该有的那股活力。他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绿色帽衫,米色的裤子膝盖上还磨破了一道口子。格雷注意到,那条裤子明显不合身,全靠一条有着骷髅头金属扣的皮带固定在腰上。

这个自称是维森特・克莱蒙的男人就是摩尔引荐的那名“巫师”,但仅凭肉眼判断,格雷认为他和街头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对方双手插进裤兜里,佝偻着倚在桌沿边,脖子向前伸着,嘴角藏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那双淡蓝色的眼珠子在刘海的阴影里转来转去,让格雷联想到反复被抓进看守所的流氓。

他小心地藏起脸上的失望,...

25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四章 后备计划

“那天克拉克教授过来,还提起另一件事。”在病床周围补了个静音咒,德拉科收起先前的调笑,认真地看向哈利的眼睛,“在和庞弗莱夫人商量完后,她单独找到了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她,但她却表现出对我很熟悉。”

“呃,是吗?”傲罗下意识地别开脸,“我的确常和她提起你。”

医生微微颔首,“克拉克教授问了你的情况,她说过去几年你的精神状况不太好,希望你有空去跟她聊聊。”

“其实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哈利更加心虚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和克拉克的心理咨询,现在被斯莱特林主动提出来,一时竟想逃开,“只是些烦人的梦魇,你知道,我从学生时代起就老做奇怪的梦,那并不稀奇。”

  “仅此而已吗?

18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三章 被孤立的角落

这是短短十天里哈利第二次撞见患者与德拉科发生矛盾了。似乎在疾病的困扰下,无理取闹是病患的特权。比如刚才那位妇女,忍心把生病的孩子扔在冰凉的地面,也要和医生争个高低。

结合上周发生的闹剧,一股无言的怒火涌上哈利的喉头。但他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只能闷闷地盯着德拉科的背影,任由医生默不作声地收拾地上的残局。房间里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盖过了人的气息,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指针朝数字八的方向前进。

比起刚从组织逃出来时那副瘦骨嶙峋的模样,现在的斯莱特林虽说不上强壮,但也健康了不少。白金色的长发被一条黑色缎带束在脑后,发尾懒懒地搭在墨绿色的长袍上,利落而整齐。奶银色的面具遮挡了左脸上的伤疤,也掩盖了大部...

10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二章 高歌的分院帽

这对多数人来讲,是一种折磨——哈利想。

满是补丁的分院帽已经絮絮叨叨地唱了快二十分钟,从一对姐妹的寓言故事,讲到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如何创办学院。吟唱听上去没有尽头,“……霍格沃茨蕴含着无穷的宝藏,本源是花蕊的露珠。荣光在黑暗里投下影子,漫长的旅途急转直下。知道危险,读懂征兆,历史的教训给我们以警告。点燃的山火将被扑灭……”

歌词里充满了奇怪的隐喻,那顶帽子就像是宾斯教授一样失去了它的重点。空气中鲜奶酪和炖牛腩的味道摧残着人们的味蕾,饥饿感偷走了哈利的耐心。罗恩精神涣散地趴在桌子上,似乎在祈祷这场枯燥的表演赶紧结束。只有赫敏格外认真,女巫伸长了脖子,修长的眉毛在额头拧成一个结。

“……前路...

06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一章 别样的开学典礼

第九十一章  别样的开学典礼


夏末的苏格兰高地赢得了大自然的青睐,充裕的雨水让低矮的苔藓覆满土地,季节性溪流随着起伏的丘陵在低洼处形成湖泊。滚滚流云低垂在灰蓝色的幕布上,随性而来的一场雨,把原本就残存不多的夏意彻底冲洗。傍晚时分,天际终于转晴,墨绿色的林地被火红的夕阳镶上一层鎏金。黑湖像是一面镜子,贪婪地吞噬着苍穹的色盘,古堡的倒影一并溶进绚烂的云彩中。

往年的今天是热闹的——新入学的年轻巫师们会在守林人兼神奇生物课教授海格的带领下乘小船来到学校,而老生们则坐在没有马匹拉动的木车里,边交换暑假中的新鲜事,边怀揣兴奋步入校园。即使战后第一年新生寥寥无几,霍...

02 Jan 2018

Auf uns 第九十章 一个赌注

    快到例会的时间,霍克・格雷坐在会议室左端的黑色扶手椅上,面无表情地扫过陆续入座的参会职员。他向后靠着椅背,双手抱在胸前。相比起几个月前的拘谨,他现在从容自在得多,已然适应了十一号情报所主人的身份。


    在他身前的桌面上,笔记本键盘的上方摊着几页加密的报告书,那是一个名叫凯瑟琳・摩尔的情报员递交的。这两天,格雷一直在思考这份文件的内容,他拿不准是否需要就此在例会上展开讨论。也许先上报帕尔默是更好的选择,毕竟文件涉及的事件太重大,最起码它的真实性就足以怀疑。...


30 Dec 2017
1 2 3 4 5 6 7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