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七十二章 中部陷落


但到了第二天早上,境况却急转直下,让女巫为自己前一天夜里的决定懊恼不已。她猜对了预言家日报会报道科尔切斯特一事,却没料到,现实远远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报纸头版的正中央,一幅大不列颠地图十分显眼——以科尔切斯特为中心,阴影标注的扇形辐射区横贯英格兰的中东部,最北至剑桥郡,最西直逼伦敦郊区的伊尔福德。区域内数座城镇上方,十字架标志闪烁着,边上的配文这样写道:昨天傍晚至今日凌晨四点,包括科尔切斯特在内的九座城市夜空,出现了Purified Cross的行动标志——白色十字架。它们如同接连成串的烽火台一个个被点亮。城镇重点区域,如医院、学校等也随之遭到了历火咒的攻击。目前,巫师和麻瓜的伤亡人数尚不明确,但这规模之大,范围之广,足以让所有人恐慌。

记者的笔调里充斥着害怕和胆怯,他甚至没有引述魔法部官方的回应,只将冰冷的事实摆在读者面前——肆虐欧洲大陆的Purified Cross终于向大不列颠出手了,而且一来就是如此宏大的规模,多座城市同时遇袭,不仅仅对麻瓜来说是一场浩圌劫,对于巫师界来说,也如一场噩梦。这些人的行动没有任何预警,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在极短时间内席卷了整个中东部地区。

袭圌击者的人数究竟有多少?他们到底如何做到如此迅速的转移?傲罗为何没有作为?——无数个问题经过记者的笔问了出来,恐惧一波接着一波,将巫师们脆弱的神经拉伸、绷紧。

而这还不是最糟的。依旧是在头版,底端用黑色线条分隔开另外一篇报道——《哈利・波特和韦斯莱夫妇行踪不明》。

“他在这里提出来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们还能和Purified Cross有关了?”哈利草草地扫了几眼,“太荒谬了!”他气愤地说道。

“……据魔法部内部人士透露,哈利・波特于4月11日下午被沃洛克部圌长宣布革职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部里。同时,他学生时代的好友,罗恩・韦斯莱及赫敏・韦斯莱也先后失去了联系……”赫敏大声读着报纸的内容,声音盖过了男巫的牢骚,“此外,据我报社员工、罗恩・韦斯莱的妹妹金妮・韦斯莱证实,她没收到韦斯莱夫妇的消息,也联系不上他们。她很担心家人的安全,因此向哈利・波特求助,却还是没有回音……”

“噢!金妮!她联系不上我也就算了,没理由联系不上赫敏把?”罗恩不可思议地说道,他转身望向妻子,“她真的没有联系到你吗?”

女巫摇了摇头,继续将头埋在报纸后面。

“我倒是收到了她的猫头鹰,在科尔切斯特的时候,但我没有回信。”说着,哈利皱起眉头,“金斯莱说部里将伊普斯威奇港的事情整个隐瞒了下来,就连你失踪的事,还有其他傲罗殉职的事,都没有向外公布。所以我当时没办法给金妮透露太多。”

   “所以我就不懂了!这又什么好隐瞒的!”罗恩冲着空气大声斥责道。哈利移开目光,继续听赫敏的读报。

“……目前,傲罗办公室由金斯莱・沙克尔全权负责,自从波特离职后,他就亲自率领傲罗队员,积极应对着Purified Cross带来的灾难。”

到这里,首版的文章就结束了。女巫赶紧翻看其他版面,寻找更多的信息。纸页翻动的声响听得罗恩十分烦躁。“所以到底有多少事情是被瞒着的?你离职后难道不是克里根那个混圌蛋当的主任吗?在这里就直接被忽略了?” 他再也坐不住,猛地拍案而起,“不行,我得回一趟部里!证明给他们看,这一群骗子!嘴里没有一句是真话!”

 “罗恩!”哈利拉住他的袖子,示意他先坐下,而对面的女巫又找到了新的线索,她的声音从报纸后面飘了出来。

“找到了,这里是接的第一版!我看看……”她快速浏览着,“这里!……沃洛克部圌长通过秘书珀西・韦斯莱先生告知预言家日报,目前已经确定卢修斯・马尔福就是Purified Cross的领导人……还有这里,他们已经获得关于Purified Cross成员的重要情报,并有信心,在极短期内逮捕以马尔福为首的所有袭圌击成员。”

“但他已经死了!我亲眼看见的!”哈利惊呼,“他们怎么能逮捕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赫敏点点头,她的目光又快速地往下扫了几行,“噢,不,哈利,他们这是要……”女巫的声音里带着绝望,她指着一行小字说,“他们拿出了你的一份报告书!上面写着,写着你认为卢修斯・马尔福并非领导者,而是被陷害。”

傲罗瞪大了眼睛,他记得自己的确写过类似的,但是……

“如上文所示,哈利・波特在从事傲罗工作期间,曾不止一次通过报告宣称卢修斯・马尔福或为受害者,组织背后另有他人指挥。相当一部分傲罗成员也证实,他的确在马尔福的事情上存在异圌议……”读到这里,女巫嘭地把报纸拍在餐桌上,冲着男巫们嘶嘶地说到,“这听上去完全就是暗示你在包庇他!梅林!没想到他们不惜放出内部信息,也要把这黑锅往你头上扣!”

    “可金斯莱为什么不为你作证呢?”罗恩也急得眼睛发红,“你们知道的,金斯莱去了伊普斯威奇港,他是少数几个知情者!”

“因为他不能。”赫敏抢先回答道,她用指甲戳着报纸,声音急促,“现在公众不知道发生在伊普斯威奇港的事情,所以昨天这九座遭受袭圌击的城镇是毫无预兆的、不可提前防备的!针对这样一次类似宣战的举动,沃洛克除了迎战外,还必须安抚巫师们的情绪,他必须找到一个责任对接点,告诉公众——这不是由于魔法部无能造成的,而是在我们的内部有阴谋。”

“而我就是这个阴谋……”哈利补充道。

“对!”赫敏的回答斩钉截铁,“想想看,他们隐瞒了伊普斯威奇港,伪造卢修斯的行踪,甚至有意地把我们三人、尤其是哈利给牵连上,就是为了把我们树立成一个临时挡箭牌。而如果我是金斯莱,也会选择忍着。否则,势必会落得被驱逐的下场。那样一来,我们在魔法部内部就真的没人了!”

“但沃洛克也不能当大众傻圌子吧!哈利平时为人正直,这脏水泼的也太……再说!Purified Cross先前还在国外,如果事件是从昨天晚上才开始,那怎么解释着一大群人这么突然地就全部涌圌入了国内,难道没有人会怀疑吗?毫无防备……怎么可能?!”罗恩喷着鼻息,脸上写满了讶然。

“你又说到重点了。你看,正常人都会猜测——为什么远在英吉利海峡对岸的Purified Cross能有如此迅捷的行动力?仅仅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拿下了九座城镇,就连伏地魔在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猖狂。”赫敏顿了顿,声音里充满了对阴谋的冷峻,“人们会思考——为什么他们能那么迅速地打起闪电战,让人无从防备?难道他们真的有那么厉害,可以躲开魔法部设下的所有监控网吗?”

“所以这就是我们出现在头版的原因!”哈利恍然大悟,“虽然通篇文章没有明说,但明里暗里,就是在说我们引导了Purified Cross进行袭圌击!我们是帮手!”

“混圌蛋!”罗恩的脸气得绯红。

哈利握紧了拳头,胸口因生气而剧烈起伏。倒不是因为这深思熟虑的诽谤——事实上,他早就适应了这些。但他仍旧想不通为什么沃洛克不惜做到这一步,也要隐瞒魔药的存在、以及Purified Cross的真正目的。既然紧张情绪扩大化无可避免,那魔法部就应该趁机警告他们,迅速建立防御、启动全国战时预案才对。

他把这个观点提了出来,赫敏迅速地找到了一个说服力很强的理由。

“不,哈利,这其实也是对大众的一次警告,只不过隐瞒了最关键的魔药。你忘了沃洛克早就拿出了他的那支特遣队了吗?我猜测,在伊普斯威奇港事件发生后,他就料到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而借着这次机会,在人们渴求保护的心理下,他的特遣队就能变得名正言顺。”赫敏的声音变得更急促了,“这支属于沃洛克的军队,看来是要跨进魔法部的大门了。”

“那魔药呢?沃洛克打算无视那个吗?”哈利反驳道,“在港口发生的事,还有卡尔顿的审问,他不可能不知道魔药的凶狠之处的……所以有军队又有什么用,只要不是纯血统,就等于是去送死!”说着,傲罗猛地站了起来,气愤得在房间里来回跺步。

“你冷静点,我也不知道沃洛克到底怎么想的。或许他有武器呢?”赫敏皱起眉头,目光又回到报纸上。三人不再交谈,焦虑的沉默扩散在空气里,坐以待毙的心理逼得每个人都直想挠墙。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罗恩忍不住了,他愤怒地拍着桌子,来回看着赫敏和哈利,“要我说,我们就该拆穿他们的阴谋!立刻把整个事件都曝光!”

“可是恐慌之中,大众只会听信官方,现在已经没有平台留给我们了。”赫敏叹了口气,否定了这个提议,“再说,我不认为有人会相信我们的话,无论是在港口的袭圌击,还是马尔福夫妇的死亡……龙鳞粉末的事,我想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

这一席话像盆冷水,让本就无计可施的傲罗如同泄气的皮球般窝在餐椅里,沮丧地抱起胳膊。但赫敏拍了拍丈夫的肩,并朝哈利使着眼神,让他们把注意力都集中起来:“现在,你们听听我的想法。”

“虽然魔法部决定掩盖魔药和袭圌击目的,但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对麻瓜世界造成的危害可不容小觑。既然有《麻瓜保护法》在,那沃洛克肯定会花更多精力去同英国政圌府周旋。说实话,我并不认为麻瓜那边会善罢甘休,这事件因巫师而起,沃洛克要是给不出一个好的交代,那后果真是难以预测。”她的语气变得更加肯定,“你们想想,现在两个问题摆在沃洛克的面前,一个是非纯血巫师,一个是人数众多的麻瓜。我推测,他把我们三个推出去也只是做个引子,转移注意力。真正会作文章的地方肯定是卢修斯身上。”赫敏说得有条有理,分析完沃洛克后,她话锋一转,“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肆意妄为。眼下我们能做的其实还有很多。”

“说来听听。”哈利冷静地点点头。

“首先,我们需要从麻瓜那边入手,看看麻瓜媒体对这一系列事件的报道,以及民众、官方的态度。”赫敏说,“这个很简单,我们只需要小心谨慎地出趟门,搞到一些麻瓜的报纸就行。这样不仅能把握到目前事态的严重程度,还可以从中推测沃洛克和麻瓜政圌府周旋到什么地步。我认为,麻瓜政圌府不会堂而皇之的把巫师界供出来,他们肯定会利用媒体来传播风声,引导舆论。”

“第二,我们需要联系上金斯莱。无论如何,在魔法部内部的眼线及其重要,如果他还信任我们,那是最好,如果不,那我们也必须说服他。”

“第三,则是关于Purified Cross手里的魔药。虽然没有什么依据,但我觉得沃洛克也对那剂魔药束手无策,他的想法应该是先发制人、用武力解决问题。可是风险太大了,龙鳞粉末直击的是沃洛克政治体圌系的死穴。所以,我们必须要着重研究龙鳞粉末的逆转魔药,将敌人的杀手锏化解掉。”

说到这里,女巫径直看向哈利的眼睛:“我们需要德拉科,有他在我们这边至关重要。”

“但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罗恩立刻提出抗议。

“他不是!我确定。”没想到,赫敏居然抢在了哈利面前否定了丈夫,“他会是个伙伴。”她的语气不容置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只跟你提了大概,但你要相信我的判断。他值得信任。”

“可是……”罗恩还想说些什么,但女巫不再给他机会。

 “德拉科说过他会回来,但没说具体什么时候。”黑发傲罗说道,“我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眼前事态发展实在太快,我猜如果他想要阻止对方,那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找我们。他带走了Heddi,所以联系应该不成问题。”

  这个消息让赫敏面露喜色,但她随后又严肃起来,坐直了背看向窗外,语气里充满担忧:“此外,我认为我们还有个当务之急,就是换一个藏身之地。”她扫视着房间,“虽然这里的防御堪称完美,但我担心,通信防护网作用在送报猫头鹰身上,那早晚可能暴露我的行踪。”

说到这里,三人互相交换着目光,在来回的眼神交流之下,心里有了一致的答案。

“也好,虽然那里荒废了很久,但防御等级比这里还要高出好几倍。”哈利点头说,“地方也更大,作为安全屋再合适不过。”

“是的。所以,现在我们先分头行动。我负责麻瓜的报纸,然后回去取书房里的魔药和研究资料。我猜公寓已经被魔法部的人监控了,所以我需要借用你的隐身衣。”得到了哈利的点头许可,赫敏微微一笑,继续说,“而罗恩和哈利,你们先去到那边,做好防御。我很快过去和你们会和,接着再一同去找金斯莱。”

“我们的时间紧迫,今晚上很可能还有袭圌击。”说到这里,三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互相拍了拍肩,鼓励到,“所以抓紧吧!一会儿见!”


03 Aug 2016
 
评论(7)
 
热度(84)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