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六十二章 隔墙有耳

一扇铁铸的安全门将圣芒戈医院大厅里的喧闹挡在外面,广播中尖细的女声正不断重复着几分钟前发生的暴动,警示病人和医生在疏散人员的指引下有序撤离。而在门内这片与楼梯连接的狭小区域里,两名巫师维持着剑拔弩张的攻击姿势,定格在了原地。

谁也不打算率先打破沉默。

哈利抿紧了嘴,山楂木的杖尖抵在他坚实的胸前肌肉上隐隐发疼。在刚刚落地的瞬间,他双手顺势揪起对方的领子,勒紧了兜帽下手感粗糙的衬衣。他们离得很近,近到足以感受对方呼吸的潮气扑散在自己的脸旁。傲罗直勾勾地望向那个高他半个头的男巫,在微弱的应急灯下,冷漠的淡色眼眸仿佛极地的寒冰。

而白金色发丝的下面,对方的左脸又让哈利惊心——烧伤的皮肤仿佛被大风吹拂过的干燥沙漠,千丘万壑,深浅不一,从额头一路向下蔓延到嘴角、到喉头、径直消失在白色的领口之下。它吞没了原本孤高而硬朗的轮廓线,像爬山虎般缠绕在高高突起的颧骨之上,而那只应如右眼般冷淡的灰色眼眸消失在了布满疤痕的眼皮之下,只剩下凹陷的眼眶和同样骇人的伤疤。

傲罗的手指不住地颤抖,他想要抚摸那道道倾诉着业火的伤痕。但理智硬生生地将冲动压在胃里,恐惧和委屈梗在喉头。他不敢出声,害怕只要稍稍松口,呜咽和哭泣就会如洪水般倾泻而出。

“来不及了,放我走。”沙哑的声音用命令的口吻说。对方加重了手上的力气,用山楂木抵住傲罗的肋骨威胁道。

然而,这口吻却再次激怒了哈利。放弃了更多思考,他将原本停留在空中的手掌握成了拳,猛地发力击向了对方完好的右脸。他再也忍不住,咬着牙齿压住嗓音咆哮着,像只受尽折磨的困兽,宣泄着不满和失望。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向对方的颧骨,但他并没有还手,甚至还稍稍往后收了收魔杖,怕杖尖真的刺伤傲罗。在又吃了一拳之后,他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嗓子嘶哑得像破掉的手风琴。“让我走。”他重复了一遍,拧着脖子居高临下地低吼。

可哈利怎会听从。内心里的疑惑、不甘、担心和谴责杂糅在一起,而安东尼惨死的画面则一遍遍刺激着紧绷的神经。他怎么能用简单的逃离来命令自己,满脑子的困惑又该由谁来负责?!想到这里,傲罗伸手猛地将对方推到墙角,撕扯住哪黑色衣襟,迫使他低下头来与自己对视。

“德拉科・马尔福!你为什么要杀死安东尼・格林格拉斯!?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哈利的声音低得可怕,怒火像一个透明罩子般隔绝了空气,让他每说一句话都仿佛会窒息,“你为什么会消失不见,现在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

傲罗的声音渐渐变成哀嚎。但他仍不愿意停止。

“告诉我,你是不是PurifiedCross的人,斯内普是不是你杀的?还有麦克莱恩、斯芬德尔特……这些事是不是你做的?你回答我!”

德拉科没有说话,灰色的眸子里仿佛卷起了一场狂风暴雨。他的手妥协般地抵在傲罗的胸前,任由对方发泄着压制太久的愤怒。

“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抓到了卡尔顿,他已经招供了!”哈利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上的力气,脸几乎要触碰到对方的鼻尖,“卢修斯是背后的主谋,是不是?所以你跟你那该死的父亲一样,加入了这个天杀的组织,对吗?又找到了新的主子,舔起了新的袍角,是不是?”

  德拉科的脸上终于露出温怒的表情。他忽地一用力,将毫无防备的哈利从自己身上推开,同时猫腰迅速挥动魔杖,一个锁足咒击中了对方的脚踝和手腕。失去重心的傲罗狼狈地向后退了几步,重重地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但德拉科并没有就此停手,他单膝半跪,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居高临下地扬起手,似乎准备还以一记直拳。

哈利也毫不退缩,虽然手脚失去了控制,但他仍用手肘支撑着上半身,最大可能地仰起脖子直视面前的黑衣人。“你为什么不解释、不否认!?德拉科,你一直在骗我,是不是?你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他像个自暴自弃的孩子,无法抑制般地将所有恶毒的语言劈头盖脸地砸在对方的脸上,并为言语激起的愤怒和失望感到得意。

他也许是疯了。但他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解释。

正在僵持不下之时,楼道里却再次响起鼓点般的脚步声,回音将它们无限放大,如重锤敲击着地表。也正是这一瞬间,蓝灰色的眼眸里重现了冷静。德拉科警觉地向上瞟了一眼,迅速直起身子,不再理会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傲罗。苍白的手指将黑色兜帽重新带回头上,遮掩住扭曲的伤疤。

“后天夜里,做好防备,波特。”

留下这句话,黑衣人在哈利愤怒的注视下拉开了门。任凭他如何咒骂、低喊、甚至是带着乞求,德拉科走得干脆。

只是最后那匆匆一瞥里,诉说了太多。

 

---------------------------------

 

    从楼上赶下来的是罗恩,对方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无助挣扎的哈利,急忙跑过来扑跪在他的身边,解开了锁足咒。“你还有没有别的伤?他还对你做了什么?!”傲罗慌忙地用检测咒在他身上过了一遍,又抬手捏了捏肩膀,确保没有任何伤口。

哈利没有回答。他死死瞪着铁门的方向,张嘴喘着粗气。指甲在掌心留下深深的痕迹,失落和绝望在脑海里咆哮着。他知道德拉科肯定早就趁着疏散的混乱逃走了,而要再次抓住那个斯莱特林,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对方冷漠的话语仍旧回响在耳边,脑海里无数个阴暗的猜忌让他沮丧不已。傲罗咬紧牙齿,愤怒地用拳头锤击着坚硬的地面,硬是将指关节磨出道道血痕。

“发生了什么?哈利!你遇到了谁?”罗恩赶紧用力按住他的肩膀,“嘿,冷静一点,伙计!无论怎样,先停止这愚蠢的行为,好吗?”说着,对方凑得更近了,几乎是对着哈利的脑门急切地吼道,“你现在可不能这样!那个格林格拉斯已经死了!中了阿瓦达索命,他被杀了!”

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淋下,哈利终于松开了拳头,抬眼望向好友,冷冷地说:“我知道。我看见他杀了他。”

“谁?你看见凶手了?那究竟是谁?”罗恩追问道。但哈利只是推开他的手,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说不出对方的名字,那几个音节就像鱼骨一样梗在咽喉处,势必要带着血和痛才能将其吐出。

“我们的人到了吗?”哈利走到安全门边,侧身问。

罗恩的脸上写满了诧异,显然他不能接受对方的敷衍。但他还是回答:“我让凯恩斯带了十个人过来。他们应该已经到门口了。”

“好的。我现在回部里,你负责这里的事。”哈利顿了顿,补充道,“让赫敏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东西放好。至于格林格拉斯,尽快查出他这几天的行踪以及藏身之处。”

“可是……”眼看着哈利就要推门离开,罗恩赶紧上前一步,想要阻拦。

“我清楚现在要做的事,罗恩。那个人……既然他决心当一个罪犯,那我就会亲手将他送进阿兹卡班。”

哈利的声音像浸泡在深海里。他的脸上蒙上一层青灰色的阴影,仿佛什么东西正在死去。

 

------------------

 

魔法部大厅里空荡荡的,光滑明亮的墨绿色地砖倒映着傲罗的影子,风衣在他的身后随脚步摆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除了傲罗在内的少数几个部门还在加班外,其他员工已悉数离开。

一回到部里,沃洛克的存在便时刻被环境提醒着。哈利不得不开始思考圣芒戈医院的事情应该如何向部长汇报。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大不列颠最重要的学校和医院纷纷遭受攻击,前者的事也许还能瞒下来,但在圣芒戈这个公开的场所里,杀人事件定会在发生的瞬间就传得沸沸扬扬。

径直走到电梯口,傲罗按下向上的按钮。电梯发出叮的一声,箱门却迟迟不肯打开。他在金属的圆形团上戳了好几下,胸口那股难言的焦躁又死灰复燃。“这该死的电梯!”他小声诅咒着,终于在门打开的瞬间钻了进去。

他得尽快写一份报告出来,把这几天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以及推理和证据都罗列清楚。他可以忽略掉德拉科不提,毕竟只有他真正见到了对方。但关于龙鳞粉末的事,如果猜想是真的,那么恐怕部长将做出更激烈的反应。

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安东尼会突然出现在医院里,而德拉科又下狠手杀了他呢?哈利皱起眉头,靠在电梯里侧的扶手上思考着。目前来看,这不像是一次巧合事件。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格林格拉斯正是那天闯入校长办公室的人,而马尔福……难道他是那个留下密信的人?

哈利突然想起对方最后那句警告——后天夜里,做好防备。

电梯的门在冰冷的女声播报下缓缓打开。哈利走了出去,正好遇见阿纳斯从办公室里出来。对方在短暂地吃惊后迅速迎了上来。“波特先生,我们收到了圣芒戈医院遇袭的消息,十多分钟前已经派人过去了。”她负责任地做着简报,语速飞快,“目前除了一名外籍巫师外,没有人员伤亡。”

“我知道。你通知押送员,我要提审卡尔顿。”傲罗并没有停下脚步。

“明白,先生。”阿纳斯点点头,显得有些犹豫,“但刚才韦斯莱秘书传来消息,说沃洛克部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他说回来后要立刻见您。”

哈利停下脚步,略微判断后厉声决定:“总之,我先审卡尔顿,你让人去部长那儿解释一下。说我随后就到。”

女巫应声离开了。不好的预感拽着傲罗的胃往下拖,哈利抬手按住眉心,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抬脚往走廊尽头走去。

 

------------

 

     阴冷而狭窄的审讯室里,桌上的油灯成为唯一的照明。昏黄的光打在哈利脸上,睫毛的阴影和眼睑上的淤青重叠,让憔悴又加深了几分。押送人被他留在了屋外,给自己和卡尔顿营造出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

他并不急着说话,而是用手撑着下巴,冷冷地打量着眼前的犯人。对方和上次见面并没有什么变化,仍然翘着个二郎腿,神色懒散。两人默默地对望了片刻后,卡尔顿咧开嘴,摇头晃脑地打了声招呼。

“哟,波特部长,心情不好?”他露出布满黄斑的牙齿,也模仿着哈利的动作,用手掌托着脸颊,探着身子咕哝道,“这几天傲罗可够忙的,在地牢里可无聊死我了。”

“摄魂怪没和你聊聊天?”哈利挑起眉毛。

卡尔顿咯咯地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一个完美的笑话。他的头有节奏地上下晃动着,过了半天才重新开口。“说吧,波特。你把他们都叫出去,想单独跟我聊些什么?”他停顿了片刻,判断着哈利脸上的表情,“怎么?你有求于我?伟大的哈利・波特遇到什么大难题了?”

见傲罗不说话,卡尔顿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接着将双手抱在胸前,像老板一样身子往后仰着,用沾沾自喜的口吻说:“我早就警告过你嘛,十字架的光辉将吞噬那些带着罪恶出生的泥巴。”

“所以这就是你们绑架尤利西斯・麦克莱恩的原因?”哈利用肯定的语气说。

“噢?”卡尔顿歪着脑袋,眼珠子夸张地转了转,“原来剧情才发展到这儿啊。我真是高估那帮人了。”他耸耸肩膀,把手搭在膝盖上,语气里带有责备,“组织得到了麦克莱恩,那说明准备工作才到尾声。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到这里,卡尔顿突然伸长脖子凑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期待吧,波特,好事儿就要发生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哈利的眼皮不自觉地抽搐起来。他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沉声问:“这是和麦克莱恩的研究有关,对吗?”

“知道得不少嘛。”卡尔顿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哈利看不出那是不是假装,“可是,提前打开圣诞礼物可不好啊,波特,坏孩子是会从名单上剔除的,和那些混血的杂种一样。”他伸出大拇指在脖子缓缓划过后,大声笑了起来。

这份狂妄终于逼急了哈利,他猛地站起来,一把拎起卡尔顿的衣领,冬青木抵在对方突起的颧骨,嘶嘶地威胁道:“我知道你们弄出了那个玩意儿,也知道这几年你们的实验。你们的确很厉害啊,哈?把巫师体内的魔法循环清除掉,还伪装成麻瓜的尸体,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卡尔顿诧异的表情哈利勾起嘴角,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所以,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崭新时代,对吗?”

“噢,波特先生,真没料到你居然知道我们的计划。”卡尔顿眨了眨眼睛,竟伸手覆盖住傲罗的手背,温柔地抚摩着,“是不是你的小马尔福偷偷告诉你了些什么?我早说他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可谁让他的父亲是我们的头儿呢?”

哈利怔住了,嘴巴张张合合,像一条缺水的鱼。但卡尔顿并不打算停下,他怜悯地笑了笑,阴阳怪气地说:“不,其实那并不重要了,对不对?现在的问题是,即便你知道了真相,知道我们手里有摧毁所有非纯血巫师的武器,但你又能做些什么呢?你阻止得了吗?”

说完这些,卡尔顿忽地抬了抬眼,示意傲罗看向身后。

杰森・沃洛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审讯室的门口,在背光的阴影里,他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恐惧。只听他迟疑地问道,

“波特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01 Jul 2016
 
评论(6)
 
热度(83)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