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六十章 噩梦的开始

沃洛克走进校长办公室时,哈利正背对着房门,将科尔特寄过来的刀口数据和照片与画像墙上的痕迹比对。冬青木在半空中灵巧地跃动,羊皮纸上的数字被咒语转化成泛着金光的图案,与肖像上的刀痕一一贴合。

“进展如何了,波特先生?”部长的声音让哈利吓了一跳,他立刻回过头,发现对方正站在办公桌前方,左手顺势翻开了案台上的报告书。珀西・韦斯莱站在他的后面,此刻正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盯着自己。

“沃洛克部长,我没想到您会过来。”哈利诚实地说。他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检测咒的光芒从杖尖源源不断地涌出。

“我当然得过来了,我的得力大将、傲罗办公室主任,从德姆斯特朗回来后也不来向我汇报,现在霍格沃茨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只能亲自上门了。”沃洛克拖着音节说,傻子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悦。

哈利说了一声抱歉,注意力却仍集中在检测咒的结果上。金色的图案开始向深红色转变,颜色越深,就说明重合度越高。

“斯芬德尔特校长死了,霍格沃茨的画像又毁了。波特先生,你现在告诉我,当初你执意要去德姆斯特朗支援究竟有没有意义?”魔法部长的语气咄咄逼人,显然是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怪到哈利身上。傲罗咬了咬牙,侧过身朝沃洛克欠了欠身。

“我很抱歉,的确是我判断失误。”哈利重复了一遍,他知道在兴师问罪的时候,反驳只会带来更多麻烦。

“哈利,你应该感到抱歉。”这时,边上的珀西终于开口了,他像是个中立的调停人,语气柔和地劝导道,“现在国内还不知道斯芬德尔特校长被害的事,霍格沃茨这边也被暂时压了下来。但我们并不能保证到底能瞒多久。”

“所以,傲罗必须抓紧时间把凶手给我找出来。”沃洛克接过珀西的话,厉声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加多少班,都必须给我调查清楚!究竟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混进学校做这种事!”

哈利点点头。检测咒已经进入了尾声,墙上的刀痕变成了近乎黑色的红。他已经可以肯定,杀死德姆斯特朗校长的凶手和毁坏画像的是同一个人。傲罗召唤来一支速记笔和一卷羊皮纸,把眼前的证据悉数记录。

“是说,校长的画像都被毁了吗?”沃洛克走到他的身边,语气里已少了几分恼火。他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由上至下地打量着。额头上灰白色混杂的发丝往后梳着,露出泛着油光的发根和皮肤。

“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幸存者’。”哈利回答,“虽然很多位校长都有数幅画像,比如邓布利多。但遗憾的是,自从校长办公室的这幅被毁后,其他的也都变成了空白的油纸,只剩下画中单调的背景。”

“那你现在这些检测,结果是什么?”沃洛克皱了皱鼻子,伸手指着离他最近的暗色光团。他的句子变得简短而直接,哈利知道,这是对方已经逐渐恢复冷静的信号。在通常情况下,沃洛克对待部下都爱使用短句,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则将由他的秘书帮他补充。

“这个证据告诉我们,发生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事,和斯芬德尔特的谋杀是有关联的,至少他们所使用的凶器应该是同一把。”哈利耐心地解释着。他没有透露魔法循环和龙鳞粉末的事,毕竟,那只会让眼前的部长恢复暴躁,“不过,部长先生,我想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件事可能和Purified Cross有关。”

提到这个组织的名字,沃洛克明显动了动眉毛,脸上飞快划过一丝畏惧。“证据呢?”他大声问。

“在斯芬德尔特校长的尸体上,我们发现了十字架的标志。那和Purified Cross的一样,是中间成星状鼓起,四周细长的造型。”傲罗压低了声音,“不过,我们也不能否认有人故意混淆视听,强行把它们关联起来。”

沃洛克抿紧嘴,绷着下颚没有说话。作为秘书组的一员,珀西赶紧识时务地走到哈利另一侧,两方都不得罪地建议道:“要不你写一份报告上来,把德姆斯特朗的事、以及眼前这些统统梳理清楚,方便部长先生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哈利颔首,正想回答,却见沃洛克叹了口气,扭头回到了办公桌附近。“之前抓到的那几个人,审问怎么样了?”他突然问,“我记得有一个是丽斯・菲莱尔的儿子,是吗?”

“是的,在德姆斯特朗事件发生前,我们的确在全力调查此事,只是由于后来我的离开、以及外部舆论压力,让审讯稍有滞后。”哈利顿了顿,“抓到的四名成员并不配合,得到有用信息很少。”

“现在这个时期,波特先生,我建议你最好使用更强硬的手段。”沃洛克沉声道,他移开目光,显得心不在焉地说,“找出真相才是重要的,你知道。”

哈利自然是明白对方的意思。只不过《傲罗行动纲要》里明确标注禁止使用吐真剂或者摄魂取念,而威森加摩也不会认可在被迫的前提下审讯出的证言。他抿了抿嘴,选择用沉默回避这个问题。

“总之,主动权还在你这里。”沃洛克清了清嗓子,伸手整理起外袍的领子,“傲罗办公室毕竟是魔法部的一杆枪,在你们能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不希望动用别的武力。”

“明白,先生。”哈利读懂了这点到为止的威胁。

“既然如此,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沃洛克向后退了一步。

“部长先生接下来还要去慰问霍格沃茨的师生,替你们掩盖事实,安抚大家的情绪。”珀西立刻补充道,这似乎是他准备了很久的措辞,“波特先生自然不用担心,都是部长该做的。”他假装不在意地强调了对方的官职。

哈利再次欠身,目送着两人离开。在他们推开办公室的门,正往外走时,沃洛克忽然转过身,对傲罗冷笑一声,道:“周末前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给我,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合作下去,不是吗?”

 

——

 

混迹职场多年,哈利当然能猜到沃洛克此行的目的。他专程来见自己,肯定不是单纯地倾泻不满,或来场上对下的施压。魔法部换届大选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现在出了这样一件事,对沃洛克来说,既是一次展示实力的拉票机会,也是一个风险不小的挑战。对方话里想传达的意思很明确,要么好好干尽快查出凶手,要么就收拾好包裹滚蛋。

事实上,从哈利入职的时候起,沃洛克就默认将他归为金斯莱的人。要不是国内环境危机四伏,民众需要英雄主义压场,恐怕部长并不愿意让他一路顺风顺水地晋升。在金斯莱还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哈利的出色表现无疑是为金斯莱拉票。

但现在金斯莱已经被架空,傲罗办公室直接听命于霍顿・埃德加司长,而这又是沃洛克的亲信。这样一来,如果哈利做的好,那么就成了埃德加、就是沃洛克的正面宣传,但要是他们迟迟拿不出成绩,那势必让大众对整个魔法部失望。

所以,沃洛克给了他一个时间节点,在本周内查明真相。若是失败,对方必定会及时止损。到时候,他极有可能派出那支神秘的私人部队,自然而然地将势力从台下引到台上。而无论是哈利、金斯莱还是整个傲罗办公室,都将被彻底打入冷宫。

想到这里,哈利叹了口气,他讨厌这些表面的东西,却又深陷其中,身不由己。

 

——

 

罗恩在下午四点左右回到了霍格沃茨。他手里抱着一大堆硬纸壳文件,从校长办公室的壁炉里钻出来时,险些绊倒了干燥的木材。“噢!哈利!”对方像见到救星般大喊,“还好你没有离开,天啊!我实在太着急了,没有事先通过守护神联系!”

“发生什么事了?”哈利赶紧从会客椅上起身迎了过来。此时房间里还有几名傲罗,正围在整理出来的办公桌前,盯着几张羊皮纸研究。见罗恩来了,他们齐刷刷地抬起头,先后朝他问好。

“嘿,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就几分钟。”红发傲罗嚷嚷道,也顾不上礼节。哈利点点头,将这句请求变成了命令。

“怎么了?”等最后一名叫格瑞塔的特派小组成员走出房间,并带上了门后,哈利在周围布下静音咒,疑惑地看向罗恩。对方正胡乱地将办公桌上的垒在一起,并把自己怀里的文件一一摊开。

“关于格林格拉斯的东西我找到的并不多。”罗恩将一份五英寸长短的羊皮纸递了过来,上面是手写的笔迹,“重点我都摘抄下来了,主要是关于达芙妮和阿斯托利亚的。他们的父母在伏地魔时期是支持食死徒的。为人比较刻薄和偏激,在99年沃洛克部长上台后没几个月,这两个人就和达芙妮一起离开了英国。”

“但阿斯托利亚却没有,她并不像她的家人那样。事实上,她在魔法部登记的住址位于格拉斯哥的一处麻瓜社区,在00年和01年的时候还活跃在格拉斯哥当地的报纸上,撰文为血统平权声援。”罗恩指着羊皮纸上带有引号的一句话,“你看,这是她写的。巫师应该团结起来,不能让极端的血统主义扰乱我们的内心。看上去她并不是一个仇视麻瓜或者混血巫师的人。”

“那她失踪前后呢?有什么记录吗?”哈利皱起眉头,很快就在纸上找到了答案。

“这个消息其实也不准确,你看,在02年三月就有一次她的报案记录,称有人闯入了她的房子行窃。但由于她是纯血统等原因,巡逻组的人并没有引起重视。”罗恩叹了口气,“她在当地应该也没什么朋友,至于她的失踪,是因为房东在那年八月份去收房租时,发现那里早就没人了。她的租金是每年一缴,所以事实上,从三月到八月间,都无法证实她是不是住在那里。”

“这真是,太奇怪了……”哈利盯着手上的纸张看了一会儿,“其他的呢?关于他们在国外的亲戚,安东尼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罗恩摇了摇头,沉声道:“除了之前那次失窃案的记录外,我们手里没有其他资料。我已经让阿纳斯去向挪威魔法部提出申请了,最快明天能拿到答复。”

哈利说了声好,随即又望向桌子上的文件夹,歪着头问:“那这些又是什么?也是关于阿斯托利亚的?”

“噢!这些才是我来找你的重点,我自己也拿不准。”说着,罗恩咽了咽唾沫,十分不确定地继续道,“这是我们查资料时,我突然想到的。记得吗?之前我帮金斯莱整理过关于Purified Cross的文件,当时有些麻瓜死亡的案宗混在了里面。”

说到这里,红发傲罗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畏惧,似乎对接下来说的话感到惊恐。“你记不记得,除了阿曼达・休里斯这类明确的麻瓜死亡案件外,还有十几起无名碎尸案?”他顿了顿,“我们最开始以为那是麻瓜自己的凶杀案,与巫师关系不大。但后来调查时发现,尸块出现的地点附近,定居的巫师也跟着消失了。由于怀疑是巫师杀害麻瓜后逃跑,所以才重视起这些尸体来。”

“可是,你现在想想,那些残肢、面部损害严重的头颅……我们之所以判定那是麻瓜,是因为上面没有任何魔法循环。而有没有可能,我是说,这很疯狂,但那些尸体会不会是巫师呢?”

罗恩露出见到巨型蜘蛛阿拉戈克时那种恐惧的表情,他的面色应恐惧而发白,这使得满头红发更明亮了。

哈利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掌心,疼痛让他保持住理智。“按照这个推论。你是说,在前年德姆斯特朗失窃案发生后,就有人研究龙鳞粉末的破坏作用,并在去年开始大范围地进行人体实验……并且成功了……”他浅浅地吸了口气,“而这次,他们绑架麦克莱恩、杀死斯芬德尔特、毁掉斯内普的画像,目的就是清除一切阻碍……”

“他们一直潜伏在英国,而这次,才真正地开始行动了……”

哈利的脑海里回响起鲍恩・卡尔顿的警告。

——净化非纯正的巫师血统,吞噬带着罪恶出生的泥巴。

——还有所谓的天罚。


24 Jun 2016
 
评论(17)
 
热度(118)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