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六章 重返霍格沃兹

       

第五十六章 重返霍格沃兹

 

清晨七点,德姆斯特朗曲折幽长的回廊里,一阵鼓点般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哈利披着傲罗的深灰色斗篷,神情严肃地快步走在前面。赫敏穿着风衣外套,紧随其后。两人飞快穿过东侧的天井,目标直指斯芬德尔特所在的校长办公室。

傲罗的大脑里还在就如何措辞而烦恼——他把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名字放在一边,决定优先找到斯芬德尔特对质。感性上讲,他并不希望这位老校长与麦克莱恩绑架案扯上不好的联系。他甚至在担心,如果他和赫敏的怀疑只是场误会,那该怎么做才能把这种冒犯化解到最低。但这样的侥幸心理是不切实际的,脑海中另一个声音像丧钟般敲醒了他的理智。从逻辑上讲,斯芬德尔特很可能早就揭开了这封密信的内容,可他却像演戏一样表现得无助和委屈,在傲罗们忙碌的这几天时间里,说不定对方早就在暗中筹划着什么更可怕的阴谋。

“如果他不在办公室怎么办?”

步入通往办公室的最后一个拱顶里,赫敏警觉地问道。哈利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缩在身旁的拳头,下颚的线条更加明显。

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等到门把上阿尔瓦克和阿尔斯维嘹亮的问候声。起初,哈利还以为是守卫的雕塑跟画像一样需要睡眠。可当他走近了才发现,那两皮铜制的骏马竟然真的变成了空洞的雕像——正如其字面意思,它们和麻瓜门锁上死板的铜制品一样,眼眶里空空的,失去了任何生气。而那扇由它们看守的桃木门,此刻正以微妙的角度向内敞着,油墨般的黑从缝隙中伸出爪牙来。

多年的职业训练让傲罗条件反射般迅速从腰间抽出魔杖,左手下意识地将赫敏保护在身后。他将重心放低,身体微微前倾,摆出标准的防御姿势。手指在唇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哈利扔出几个检测魔咒,同时敏锐地观察着周围的情景。

室内安静得可怕,哈利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皮鞋踏上办公室里柔软的地毯。黑暗在一片死寂里蔓延,他很快察觉到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诡异的气味,像是果肉腐烂后发出刺鼻的酸味。傲罗刚想捂住嘴,身后的女巫就支起了魔法屏障,将室内的空气隔绝开来。

“荧光闪烁。”

伴随着无声咒,皎白的光团出现在冬青木的顶端,让狼藉的房间清晰无比。校长办公室比前几天拜访时更加凌乱,倾斜的书架横靠在墙上,掉落的书本和纸张在没有风的室内四散开来。厚重的窗帘依旧包裹着那几扇落地的玻璃窗,墙壁的间隙上,悬挂的精致油画被利器划破,画布像藤蔓般卷曲着下垂。哈利低头看着脚底,他发现地毯上有一行深色的脚印,在鞋底的纹路上,似乎沾染着凝固的血迹。

傲罗不安地咽了咽唾沫,变得更加谨慎。他沿着脚印的方向朝房间深处走去,当魔杖的光晕终于反射在校长的办公桌前时,就连久经沙场的哈利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校长!”赫敏的尖叫声刺痛傲罗的耳膜,女巫惊恐地捂住了嘴,牙齿发出明显的碰撞声。

白色光团刹那间绽放出更加刺眼的亮光,在两人不断放大的瞳孔里,映射如地狱般骇人的场景:

斯芬德尔特四肢极度扭曲地被固定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头向后仰着,像被人整个儿从后面翻折了过去。像具破碎的提线玩偶一般,骨头与肌肉的连接失去了原有的张力,生硬地弯折成后扣的形状。老人的嘴部张开到一个几乎快要撕裂的角度,乌梅色的舌头从口腔里伸出来,一直耷拉到喉结。一道十字交叉的刀痕贯穿了整个舌面,暗红的鲜血染湿了胸前雪白的衣襟。

哈利强迫自己从震惊之中拉回神智,他抬手挥动魔杖,银色的守护神从荧光咒的光晕里昂首冲出,在几句叮嘱后,又风一般消失在了墙壁的另一侧。顾不得浑浊的空气,傲罗快步走到办公桌内侧,用颤抖的手尖按住了斯芬德尔特的颈部——老人的皮肤还带着些许余热,但标志着生命的脉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德姆斯特朗的校长死了。

一股恶寒沿着脊椎攀上哈利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恐惧像巨蛇的毒素般浸进他的血液里,周围冷得仿佛置身冰窖。在不可抗拒的晕厥面前,他只能撑住身旁的桌面,在耳膜里数着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噗通。

 

----------------------

 

“波特部长!波特部长!”

一股力量在摇晃着他的肩膀,顺着猛烈的推搡,傲罗猛然从眩晕里挣扎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心跳依旧很快,耳朵里嗡鸣一片。下意识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终于看清科尔特欣喜和焦虑参半的脸。

哈利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校长办公室门前的走廊上,背靠着坚硬的墙壁,四肢莫名地使不上劲儿。他揉了揉太阳穴,声音沙哑地向科尔特要了一瓶提神剂。直到冰凉的药水顺着喉咙一直浸透到肺,他才感到思维重新活了过来。

勉强沿着墙撑起身子,哈利决定再缓缓,等药剂完全驱散身体的不适后再行动。看着这位神色凝重的青年,哈利的胃沉到了底部,他低声问:“现在什么情况?赫敏呢?”

“哈瑟尔队长在接到您的守护神后立刻发布了集合令,我们就都赶了过来。但是,我们在房间里找到你们,两个人都晕过去了。倒在地板上。我被吓坏了,赶紧几个人合力把你们抬了出来。”紧张让科尔特的语序组织有些混乱,但他还是尽量把每一点都说全,“韦斯莱女士比您先清醒过来,她现在已经在里面协助调查了。”

“我昏迷了有多久?”哈利皱眉。

“从我们发现您到现在,大概十分钟左右。”科尔特苦着脸,“医疗翼的人用治疗咒检测过,可他说你们一切正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失去意识。”

“是吗……”哈利面色凝重。他动了动恢复力气的四肢后,示意科尔特将他扶起来。当两人再次进入校长办公室时,两侧的落地窗帘已经被拉开,杂乱不堪的地面在冰冷的阳光中一览无余。十数名傲罗四处分散在各个角落,细致地勘察着案发现场。

哈利抽了抽鼻子,先前那股刺鼻的味道消失了,只剩下尸体散发出的血腥味。穿过忙碌的人群,他直接来到房间深处的办公桌前。斯芬德尔特还跟刚才那样,躯干摊在座椅上向后拧成一团,一名傲罗正从他的嘴角提取出一些深绿色的黏液放进玻璃瓶里,另外几名则用魔咒检测着这具尸体。

“还是没有吗?”哈瑟尔站在桌子左侧,朝另一名正挥舞魔杖的傲罗问道,对方苦恼地摇了摇头,又举起魔杖,换了一种吟唱咒。

“有什么发现吗?”冲着回过头来的赫敏点点头,哈利冷静地走到她身边。

“波特先生。”哈瑟尔也快步迎了上来,但他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尖锐地反问,“您和韦斯莱女士是最先发现现场的,当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还有,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么早的时间到这里来?”

“当时跟现在没什么差别,我们也对情况一无所知。”黑发傲罗沉着地回应道,他略过了关于密信的原因,只是撒谎称自己接到部里紧急通知,需要立刻赶回英国处理事务,所以才前来道别。

“原来如此。”哈瑟尔点点头,看上去接受了这个理由。他接着背过身去,冲校长的尸体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初步检测了,具体的展开要等部里的支援部队到达后才能进行。目前能基本肯定的是,斯芬德尔特教授的死亡时间大约在今天凌晨两点前后,从现场来看,他似乎是受到了残酷的折磨后,被人用魔药杀害的。”他指了指尸体嘴角的部分,那些粘稠物看上去的确像魔药残留,“我们会将这些提取物尽快送检,同时,还会在征求家属同意后对尸体进行解剖,究明教授所受到的所有伤害。”

说到这里,哈瑟尔把手指移到扯出来的舌头上:“这个伤口应该是在死亡后被留下的。”他看向哈利的眼睛,僵硬地说,“是的,又是十字架。”

“你觉得是Purified Cross干的吗?”哈利问,但对方却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哈瑟尔用手撑着下巴,分析道,“鉴于这件事与麦克莱恩的失踪先后发生,我有理由认为这它们之间是有关系的。而且,我敢保证,德姆斯特朗的封闭网没有任何问题,这肯定是次内部作案。”

哈利却没有这样的自信。他无法否认有外部人员通过其他方法进入学校的可能性。

“我已经安排人将留在学校的所有教授都集中起来挨个询问,并且全面地封锁了校长遇害的消息。”哈瑟尔冷峻地说,“虽然我不想怀疑他们,但现在……”

傲罗点点头。“只不过,要能够杀死校长,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可小觑。”他转身扫过凌乱的房间,“两人之间一定发生了打斗,而且……”哈利顿了下,目光追着地毯上的脚印往门边望去,“这些带着血迹的脚印……”

“我们检查过了,脚印到入口处就消失了。走廊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哈瑟尔嘶嘶地说,“对方很狡猾,在室内大摇大摆,到了外面却如此谨慎。我也怀疑这是他故意留下的痕迹。”他顿了顿,接着补充道,“还有,办公室门上的锁也很奇怪。之前我们来的时候,那上面是有阿尔瓦克和阿尔斯维这对雕像的,来人必须通过它们那关房间才会打开。可现在,它们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我们甚至不清楚,这个凶手是在进入时解决了它们,还是在离开时解决的。”

这时,一旁沉默的赫敏突然问:“说起来,你们进来的时候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吗?”但在场的人除了哈利外,都莫名地摇了摇头。哈瑟尔疑惑地回答:“我们只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

“这很奇怪……”女巫垂下眼帘,“在我和哈利进房间的时候,这里的确有一股刺鼻的酸味,我怀疑那是一种魔药。可现在却消失了……”

“罗蒂,校长嘴里发现的黏液有气味吗?”哈瑟尔厉声问道,但斯芬德尔特身边的检测人员却否认了。

眼看着事件越来越扑朔迷离,哈利习惯性地拨弄着头发,尝试一条一条地捋清线索。这个凶手究竟是谁?动机又是什么?他或是她如何进入到办公室,又用了怎样的方法杀害了校长?最后又如何离开?……哈利不得不把这件事情与那封密信联系起来,难道说……

“对了,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波特先生。”

哈瑟尔打断了黑发傲罗的思考,语气里全是不确定。他沉吟片刻,似乎在揣摩自己的用词,好让接下来的话不那么荒唐:“虽然目前为止,我们只用了常规的咒语检测,因此可能会出现偏差,但……”他的声音卡在喉咙里,脸上像附了一层冰霜,“但我们在检测校长所遭受的魔法伤害时,发现他的尸体上更本找不到任何魔法循环。”看着赫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哈瑟尔抿了抿嘴,叹了口气,“我知道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可事实就是,魔法从他的体内消失了,无论是外界强加在他身上的,还是他自己原有的。”

“可这不可能!”赫敏反驳道,“每一名巫师身上都有独自的魔法循环,它们是魔法的来源,就像人体的神经和血液一样不可或缺。而且,即使在主体死亡后的一定周期内,魔法循环还会继续运转,通常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才会彻底消失!”

“我当然知道这些。”哈瑟尔有些不耐烦,“魔法循环在谋杀等罪案现场也常常给我们提供重要的证据。所以……”

“可在目前的研究里,还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完全摧毁并清零巫师身上的魔法循环系统!”赫敏不死心地说,“即使很多魔药和咒语会伤害它们,甚至把巫师变成哑炮。但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的!完全摧毁什么的……”

“不可能。我知道,理论上来说那不可能。”哈瑟尔摇摇头,咕哝道,“但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就是这样。”他抬手打断了赫敏的辩驳,“不过,在进一步检测结果出来之前,我不会妄下结论。所以这件事你们先知晓便行……”

“那有没有可能,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是斯芬德尔特教授本人?”哈利兀地将目光转向在惨不忍睹的尸体,他想起了老人之前的隐瞒,“既然你们认为摧毁魔法循环不可能,那么,会不会是有人用麻瓜伪造了他……”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尸体边上的傲罗最先反应过来,急忙用咒语检测起哈利提出的可能性。可几道金光下去,斯芬德尔特的脸上并没有明确的改变。

“的确,我们不能忽视这一点。”哈瑟尔咬着下唇答道,“等会儿部里的人来了,我们会彻查这个可能性的。毕竟,比起抹去巫师的魔法循环,把麻瓜伪装成巫师更符合逻辑……”

这句话像是点醒了哈利,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老校长,那真的斯芬德尔特会不会早就离开了,并且,很有可能在进行着某种行动……

西弗勒斯・斯内普!

这个名字像一道闪电般劈开脑海里混杂的信息,并迅速占据了所有思维通道。哈利暗道一声糟了,急忙朝赫敏的使了个颜色。接着,也不顾周围人的疑惑,他简单地向带来的队员交代好后事工作后,顺水推舟地利用刚刚撒下的谎,向哈瑟尔提出了撤离的申请。

    



20 Jun 2016
 
评论(5)
 
热度(78)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