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五章 错误与颠倒

关于2002年5月发生的德姆斯特朗失窃案,哈利算是为数不多的几名外籍知情人员之一。那时他正好被金斯莱调去欧洲魔法联盟傲罗办公室[1],负责整理来自欧洲各国的安全站信息。那一年春天,Purified Cross的活动频率明显放缓,各国魔法部陆续采取战略内收,减少了派驻在傲罗办公室的人员。

哈利记得自己刚到那里不久,就接到了设立在德姆斯特朗安全站传来的消息。他即刻启程到访了学校,与他同行的还有法国魔法部的傲罗巴斯蒂昂・克莱蒙。斯芬德尔特校长接待了他们,并介绍了失窃的具体情况。事实上,失窃案发生时学校内部的封闭网并未遭到破坏,而对方也巧妙地避开了所有巡查的老师和学生,就连被盗的办公室,门锁和监控咒语也都完好无损。因此,就算斯芬德尔特反对,哈利和克莱蒙也认为这是一次内部人员作案。

从受害者的名单来看,除了魔药教授麦克莱恩外,魔法专精教授布兰歇尔特、占卜学教授卡恩,以及麻瓜研究学教授桑切尔的办公室也悉数遭窃。其中,麦克莱恩的损失最大,对方偷走了他的几项机密研究,其中还包括常年为他赚取巨额买断金的逆向催眠剂熬制方法等。

这件事让魔药教授很不高兴,那时他刚在欧洲学术学会上声明继续屈服性标记研究没多久,办公室就遭遇了盗窃,因此他怀疑是有人觊觎他的学术成果。不过,好在他防范心强,将屈服性标记和龙鳞粉末的研究资料都装进了暗房中那个带着精密锁的箱子里,对方最终也没能找到。

老实说,在那时哈利就怀疑德姆斯特朗的封闭网是不是出了破绽,他也曾直白地对老校长提出过检测防御系统的建议。但那时外界指责声不断,想必斯芬德尔特的心也不在这上,这才将隐患留到了现在。

 

——

 

第二天早上,德姆斯特朗的巨轮运载着学生离开了这片还未解封的海面。教授们大多留了下来,打算配合家养小精灵,开展城堡外部的修复工作。下午时分,奥地利和德国派来的傲罗小队抵达了学校,这让人手增加了不少。

挪威傲罗特派组组长哈瑟尔随即决定,在探明事件发生原委的同时,将对学校的封闭网进行一次彻底的排查。他把来挪威和瑞典的傲罗小队留在了麦克莱恩的办公室,继续魔咒检测的工作,而剩下的人则在他的带领下,开始地毯式搜寻。即使身为英国魔法部傲罗办公室主任、官职在哈瑟尔之上,哈利也不得不听从指挥,把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全花在枯燥的排查工作上。

即便到了夜里,哈利也不能闲下来。正如窗外的极昼,地平线的阳光将焦躁和忙碌无限延长。在临时安排的房间里,他和赫敏彻夜研究着那张施有保密咒语的羊皮纸,试图找到解密的突破口。

然而,进度却不尽人意。万事通小姐找了她知道的所有方法——咒语、魔药、魔法阵,甚至是奇怪的诅咒,但都一无所获。无论通过什么手段,只要魔法气旋和羊皮纸的表面接触,那层淡蓝色的光晕就会像钢铁一般将密信紧紧包裹,不给任何可趁之机。

“要是这学校的安全防卫能有这东西一半儿厉害,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儿了。”在又一次失败的沮丧之中,哈利气馁地把自己扔进软椅里,冲还未消散殆尽的光芒咕哝道。赫敏站在书桌对面,双手撑在打磨光洁的桌面上,脸上也写满了失望。

“看来这个咒语也不起作用,还是说我念咒的方法有问题?”女巫皱着眉,又把头埋进了那本厚重的《保密咒语解析》中。

傲罗叹了口气,撑着座椅扶手探向羊皮纸。早在第一个晚上,他就将上面的草图和信息做了整理,罗列在一张新的笔记上。其中有效讯息并不多,除了一个被赫敏钦定为凝神剂方程式的推导步骤外,就是三幅标有字母的图形。文字的部分就像乱码一样,既不符合英文的拼写规则,也不是卢恩文字或古代魔文。而那些图形又缺乏线索,出处找起来如同大海捞针。

“好吧,我再去翻找下那些书,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看着赫敏认真的模样,哈利咕哝着给自己打气。他顺势站起身来,低血糖让身体出现了短暂的头晕。一边想着要再向小精灵要些热巧克力补充糖分,哈利一边走到椅子背后的书堆中,蹲坐在地毯上翻找起来。

这些书是从德姆斯特朗的图书馆里搬过来的,其中包括不少已经绝版的、或是价值连城的孤本。它们被分成两堆书山,左边较多的一堆是赫敏标注的重点书单,在前几天的夜里,哈利已经将他们大致翻完。而右边的则是万事通小姐认为只有一点点联系、但可以碰运气找找看的书目。好吧,他们现在的确需要运气,傲罗有些沮丧地想。他随手挑了一本放在最上面的,盘着腿快速翻找起来。

太阳像一颗珍珠般紧贴着地平线缓慢移动。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硕大的房间里只有笔尖在纸上的摩擦声,以及书页翻动的声响。两名巫师埋头在工作中,气氛随着黎明的到来而越发焦灼。

这很可能又是一个没有收获的夜晚,而哈利能呆在这里的时间已所剩不多。他无法避免地变得焦躁起来,可越想加快阅读的速度,字母就越像跳跃的音符,在眼中毫无意义地疾驰而过。

——德姆斯特朗停学的消息传回国内后,霍格沃茨的家长们炸开了锅。连续好几天,预言家日报上登满了忧心忡忡的读者来信。甚至有的家长赶到学校,强行带着学生离开。沃洛克已经亲自派出猫头鹰命令他回去,对方担心这场风风雨雨的舆论抗议会演变成更大规模的游行。

哈利揉了揉眼睛,尝试把这些无关消息赶出脑海。他顺手拿起一本新书,匆匆扫过封面上鎏金的标题。他认出来这是自己曾在作为交换生时读过的、斯芬德尔特的著作《极光——最好的魔药催化剂》。叹了口气,傲罗像完成任务一般翻开书的扉页。“荣光与本源同在”的字样映入眼底。

说实话,哈利并不认为这里面能找到什么突破点——毕竟赫敏把学校老师们的著作搬过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极光效应和保密魔咒又能有什么联系?

“再说校长本人还看过这张羊皮纸。”


想到这里,哈利变得漫不经心起来。一页页的翻查变成了选择性浏览,脑海里尖锐的评论如同吼叫信般冲着他大喊大叫,焦急的情绪迫使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差点撕破薄如蝉翼的页面。

但在几十秒后,傲罗却像突然中了一记恶咒,几乎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差点踢倒了一旁歪斜的书山。也不顾赫敏抱怨的呵斥,哈利像头饥饿的猛兽般扑向躺在桌上的密信,毫不犹豫地把它颠倒过来。

是的,他轻易地就找到了其中一个金字塔型的草图,而那正是斯芬德尔特在书的第二章第一小节,概述极光催化原理的主要分支时用到的模型。只不过羊皮纸上的图画不但潦草,而且还把分支树状图颠倒了过来——也就是说,它上面那五个作为节点的文字标识虽然是正方向的,但整个图却反了。

再仔细对比,哈利发现节点上的文字也和书本上有些细小的出入。在单词的拼写上,有好几处前后字母错误的情况。赫敏此时也看出了其中的玄机,她赶忙凑过来,拿起边上的空白纸张,在上面抄写下那些与原文不同的地方。

一阵无声的忙碌后,女巫放下笔,看着纸上的内容倒吸了口冷气,“哈利,这……”,她神色复杂地看向黑发傲罗,从绿色眼眸里确认着对方是否有和自己一样的打算。而哈利当然读懂了女巫的意思,他点点头,深呼吸之后再次翻动了那本五百多页的巨作。

 

----------------------

 

    也不知道梅林抛给他们的是橄榄枝,还是潘多拉的魔盒。虽然哈利顺利地在《极光——最好的魔药催化剂》里找到了羊皮纸上的三幅图,但心中的困惑却不减反增。放下这些图与解密咒语间的关系不说,单从校长本人的著作里找到了那些草图这件事,就在傲罗心里种下了无数个怀疑和猜忌。

“斯芬德尔特果然有问题!”赫敏看着纸上那些墨还没干的单词,斩钉截铁地说,“他不可能没认出这些草图!即使是有些出入,但他肯定认得出来。”说罢,她又用手指圈画着那些有出入字母,嘴唇跟着轻声念叨起来。

“的确。虽然他有提到这看上去像学生的草稿——事实上从这些草图看的确很像。但他没必要隐瞒我们这些图形的信息,更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那些错误和颠倒。”说到这里,哈利像突然想明白什么,他猛地抓住女巫的肩,声音也跟着高昂起来。“错误!颠倒!赫敏!你说有没有可能……”

“这些字母是故意写错的!” 

“而把它们倒过来就是解开密信的咒语!”

他们几乎是同时兴奋地大喊。一阵窃喜涌上喉头,哈利赶紧抽出自己的魔杖,在虚空里飞快而潦草地写下赫敏找出的那些单词。

“L……M……A……D……E……”

金色的光丝随着不停挥舞的魔杖在空气中彤刻出一道道锋利的线条,它们组成的字母如同蜉蝣般悬浮着,在巫师的眼底灼烧出炽热的斑点。哈利不自禁地念着这些充满魔力的字,大脑里玩儿起了小时候接触过的麻瓜填字游戏。

可几十个字母能延伸出的组合太多,再加上解咒魔法一般是由古拉丁语或卢恩文字为基础的,除非对词根非常了解,否则很难将这些散乱的零件拼接起来。哈利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在学生时期对古代魔文课的漠视,不过还好他有赫敏。想到这里,傲罗偷偷瞄了一眼边上的棕发女巫。

“把它们颠倒过来,说明至少在同一个单词里出现的字母的顺序应该是倒着的……”女巫单手托着下巴,轻声呢喃道,“这样的话,我们能在这儿得到……Una……Yuc……Aber……”女巫洁白的手指在金色线条间来回拨动,新的词根在不断地重新排列中接连诞生。哈利难掩内心的兴奋,他小心地屏住呼吸,心情就像魁地奇赛场上快抓住金色飞贼的刹那。

“Aberdeen Cocincinus,draconem,Yucca, Luna calx”

随着这几个拉丁语单词接连被赫敏清晰的声音吐出,布满折痕的羊皮纸竟瞬间腾空,表面变得平滑而崭新。先前出现的淡蓝色光芒像烟花般绽放开来,流转的光絮如同阳光折射在海面上,渐渐由明转暗,变得如绸缎般柔和。几秒钟后,它们定格为一种晨曦般的淡金色,像夕阳下奔腾的川流,泛起活跃的溢彩。

在光的魔法中,先前那些杂乱的文字和图画也渐渐汇聚在一起,笔墨从四面八方聚拢在纸张的中心,随后又向周围散去。黑色的点滴像被糖浆引导的蚂蚁,在羊皮纸上有条不紊地移动奔走。当柔光归于沉寂,纸张缓缓落回傲罗的手中。细腻的纤维面上,赫然勾勒出一个新的单词。

那是哈利和赫敏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西弗勒斯・斯内普[2]。

 


[1]介绍欧洲魔法联盟的成立过程,但由于各种原因显示不了orz

[2] 此处为英文,SeverusSnape。



17 Jun 2016
 
评论(10)
 
热度(83)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