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 Erinnerung 「番外」

CP:Dracox Harry

炖肉+部分剧情推动(为第二部埋线)

清纯如我也要开车了!希望不要过弯儿太急翻进山沟沟里!

关键部分会放进微博-w-

食用愉快。


PS:晚到的生日祝福,Draco大叔叔生日快乐。送上【霸王洗发水x2】【成龙微笑.jpg】


-----------------------------------

1.

Harry时不时还是会感觉到胸闷,虽然不严重——就像暴雨前黏糊空气,只不过多了不少烦躁。据医生解释,两个月前那场咒语反噬重创了他的魔法循环,需要半年至一年的调养才能完全康复。医生还说,还好他及时就诊,如果再拖得晚些,体内的魔法气旋就会被诅咒完全侵蚀,让人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哑炮。

 

 “但那也不是阻止我正常上班的理由啊!什么不能有刺激和剧烈运动,全是鬼扯!我已经好了,我保证,现在的我足以阿瓦达任何人。”黑发傲罗像要证明自己似的,一口咬掉大半个三明治,让嘴塞得满满的。

 

 “伙计,你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桌子对面的Ron一脸愁容,“如果你期待上班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案子,那简直大错特错。”他摇摇头,“全是Carlyle案子的善后,全是!关键还不能深度往下查,看似有不少新鲜的料,没查几下就碰壁,被上头拦了下来。”

 

 “呜呜恩啊?(这么夸张?)” 

 

“我跟你说,Jess女士被气得都老了十岁,忙活来忙活去,最后我们几乎就扳倒了Carlyle一个人。其他啥好也没捞着。”说着,他又瞟了眼周围,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说,“我们初步猜测,这背后肯定有大的利益集群,关于洗钱,说不定跟古灵阁那群妖精们还扯上了关系。”

 

“那Carlyle呢?没从他口里套出点儿啥?”好不容易咽下嘴里的,Harry把手里剩下的三明治往盘子里一扔,表情认真了起来。

 

 “不是我们不问,是现在真心不好办啊。你知道么,感觉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了那人的命,光是拦截暗杀我们就不知道拦了多少波儿了。”Ron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叹了口气,“哎,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你还处于工伤休假中,医生说你少操劳的好。”说着他还重复了一遍,“不能有剧烈运动,不能受刺激。”

 

这话让黑发傲罗翻了翻眼睛,身子往后一躺,半窝在软椅里咕哝着,“什么医生啊,这么杞人忧天的,哪儿有那么严重。”

 

“还不是被那个该死的雪貂给逼的。”Ron最后的声音不知为何小得像蚊子呓语一般。

 

Harry眯了眯眼睛,脸上突然有点泛红。 是的,这就是困扰Harry的又一个问题——和Malfoy的关系。不知道在他昏迷不醒的那半个多月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结果就是,几乎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接受了他和Malfoy在一起了这个事实,就连Ron,表面上诸多不满,但实则对那个斯莱特林多了不少信任,还有远在法国的Luna,居然专程寄信来恭喜他。 

 

What??? 好吧,事实上他们甚至还没有任何的,表示,或者说是仪式性的话。连句——我们交往吧,都没有!但为什么每个人都以一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来对待他。

 

 “哎呀,你别脸红啊,我又不想知道你脑袋里想的那些细节…咳咳。”Ron突然变得有些局促,他掩饰性地喝了口水,把注意力回到自己的盘子里。

 

 “Merlin,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细节好么!”Harry嚷道,“我们甚至连…” 

 

“啊啊啊!我不要知道!!!” 

 

 

由于Draco现在还处于东躲西藏的龟缩期,从奥尔哈洛丝回来后, Harry和他的见面机会就大大减少。再加上Blaise那边不断催促Draco赶紧去国外避避风头,强调什么时间紧急生不由己,要为了长久的钱色双收做出牺牲,Harry都要被他那一套套的说辞弄烦了,也就这么含含糊糊的,被对方带着节奏。

 

 他们大概一星期能见一次面,通常是Malfoy光滑的大脑门儿突然出现在Harry的壁炉里,用他那拖长的尾音汇报着身边的情况——托斯卡纳的腌奶酪超难吃啊,佩斯卡拉风景很美麻瓜很少啊,生活琐事侃侃道来。比起恋人,那更像是一种朋友关系,礼节里带着Malfoy特有的调侃,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毕竟你不能奢望隔着明亮的火焰来个法式热吻啥的吧。

 

 但Harry真的很想他,从来没有那么想过。他渴望来点儿,那些,一想到虽然会让他害臊到不行,但却能勾起烈火的东西。即使在梦里,他们已经无数次肌肤相亲,留下一床单令人遐想的痕迹,但现实里傲罗却还如同处子,在期待和等待里煎熬着。

 

 关键是他还不能承认,不能当先开口的那一个。 ——要不你悄悄回来,或者我去找你,我们来一炮。亲爱的你知道,我要忍不住了。纵使他的脸皮被几年的傲罗工作经验练就得再厚,也说不出这话来啊。 那就只能憋着咯。

 

自作自受,怪不了谁。 

 

----------------- 

 

“哟,Potter先生。” Muspelheim的酒保Chris一眼就看到了推门进来的黑发傲罗,他赶紧放下手中擦拭的玻璃杯,热情地招呼着。Harry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熟人后,便径直走到吧台,坐进了自己的老位置。

 

 “漫长的一天?给你调点儿带劲儿的?”Chris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但Harry却摇了摇头。 

 

“老样子就行了,谢谢。” 

 

“Potter先生,您都在我这儿喝了快小一个月的黄油啤酒了,说真的,不打算尝尝我的手艺么?”Chris的话语里有些委屈,仿佛对方不信任自己。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傲罗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固执地谢绝,反而轻描淡写地说了句那就交给你吧后,就望着Chris身后的酒柜发呆。 

 

而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宣告着要进攻就趁现在。

 

Chris赶忙背过身,小心地收拾起自己快要拦不住的微笑——他等这天等了太久了,自从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走进了他的这间小酒吧,他就疯狂地爱上了这个早就名扬四海的救世主。当然,他早就对Harry情迷不以,但以前只能把其作为遥不可及的存在,最多也就买些照片收集进自己的小本本里。

 

现在可不同了。 他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Harry的信任——至少对方愿意把今晚的点酒交给自己,这足以使Chris雀跃好长一段时间。 但他还想要更多。成为朋友?不,不仅仅是这个。

 

 预言家日报在不久前关于某个黑魔法物品走私商的报道中,放出了一张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的照片,那之后就有传言说伟大的魔法部新星是个Gay。而这正中了Chris的下怀,他甚至想亲吻Merlin的袍脚来感激。

 

 不不不,此时此刻,他必须按捺住自己。精确,酒不能太烈——深海炸弹是万万不可的。他必须掌握好威士忌和伏特加的比例,他要撩起Harry的欲火,却又不能让它太快地将其烧尽。 

 

反观Harry,他似乎没有看出Chris的那些小算盘。一如既往地,他陷入了自己的思考里,安静地,不紧不慢地等待。

 

 ---------

 

“来,品尝下我的杰作。”挑起一丝自认为迷人的微笑,Chris把手里的调酒瓶翻了个转儿,淡金色的液体欢快地跳跃进Harry面前的玻璃杯。 

 

“看上去很不错。”傲罗扯出个微笑,也没多想,一口就喝下去大半。

 

 “噢,这可不行,这种酒喝多了可是上头的。”Chris想拦,但却被Harry挥开。

 

 “没事,你可以多给我调几杯。”他咕哝道,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乐意效劳。但我不得不问一句,Potter先生今天心情不好?是什么事儿把你给烦成这样?”Chris手里花样儿变个不停,嘴上也没闲着。

 

Harry憋着嘴,耸了耸肩,“没什么,一些杂事,一些混蛋。”

 

“如果你需要一个听筒,或是树洞。”酒保微妙地凑近了一点儿,压低声音说,“我在这里恭候。”

 

 “额,其实真没什么。”傲罗并没有发现这些细节,他又端起酒杯,这次一饮而尽,但酒味还是有些冲,Chris见机赶紧拿出一盘水果,并送上另一个乳白色液体的酒杯。“这个味道温和一些,椰奶调制的。”他推荐到,又暗自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作为一个小酒保,Chris这几年也是见多识广,练就了一身撩人的技巧。压低了嗓音,他轻声道,“你可以告诉我的,Harry,我乐意听你说的任何事。” 

 

也不知怎么了,Harry居然真的有一种想要倾诉的欲望,而那在酒精的催化下更加无法阻挡,“好吧,哎。我只是很拿不定主意,我是说,我想以我的节奏去办事,快速、准确、充满激情。但目前却很被动。”他喝着酒,断断续续地,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但是,Merlin,我真对恋爱没什么技巧和经验,也没做过那些…”他顿了顿,吞咽着,润了润像着了火的嗓,“可他却很有经验,难道他故意欲擒故纵?还是说不懂?但怎么可能,我们都经历了那么多。天啊…” 

 

Chris当然没有忽略到这个“他”,而这也成功地挑起了些微嫉妒。看着Harry又灌完一杯高强度酒,他决定不再拖延,举起魔杖打开了吧台的自动服务模式,便提起一瓶86,绕道了傲罗身边。 他知道他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噢,这真让人难过。哎,作为朋友,舍命陪君子,走,我陪你喝上一回。”Chris故作豪放,挽起Harry的胳膊将他带进边上的隔间。酒吧整体的布置虽然很儒雅,但还是在深处设立了一排私人雅座,分别用帷幔和静音咒隔离。隔间里有独立的音乐和魔法熏香,而Chris当然知道,在哪个时间,用怎样的调配最为催情。

 

----------



剩下的点我食用

第一个点不开的点我


那么Baby们,我们第二部再见


07 Jun 2016
 
评论(23)
 
热度(256)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