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二章 密信

 

  

第五十二章密信 

 

    长达半年的极夜终于结束,冰冷的阳光回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的这片土地。距封冻海面几百英尺高的峭壁上,深色岩石垒砌的古堡显得异常孤单。即便是在久违的阳光里,黑暗也丝毫没有放过它的猎物,恐慌让一切变得更加严寒。

哈利站在积满冰雪的德姆斯特朗中庭,肮脏而湿滑的地面上遍布瓦砾和尘埃。前天深夜的袭击让这个门钥匙传送点成为学校受损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到处都是激斗的痕迹。入口处的弧形拱门被炸毁了一半,德姆斯特朗的校徽横卧在雪地里,金色文字勾勒的校训碎成好几块,只能勉强辨认出“荣光”的字样。

他们之所以晚了整整一天,最大的原因就是魔法部内部决策出现了问题。以沃洛克部长为首的七大司长不愿意哈利在这样一个敏感期离开,就连金斯莱也认为,傲罗办公室主任应该坐镇国内。

毕竟,新一轮的恐慌已经像瘟疫一样在大不列颠四散开来。在记者悲观和夸张的描述下,德姆斯特朗的袭击被形容成一次新世纪最惨重灾难。这导致很多巫师都怀疑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学校,接下来霍格沃茨很可能也会发生同样的惨剧。危言耸听者层出不穷,大众脆弱的神经已经在一次次恶报中岌岌可危。

但哈利并不愿意妥协。在连续的通宵达旦后,他将傲罗办公室的布置做了个应急调整,让罗恩担上了压制大众恐慌的担子。同时,他还将特派小组的大部分成员都留在了国内,与办公室里其他傲罗一并堵在每个潜在的危险口上。哈利只挑了五名傲罗随同自己来到德姆斯特朗,配合挪威方面的调查。

在哈利看来,德姆斯特朗的遭袭绝对不单纯。由于天空中没有Purified Cross的标志,因此他们也不知道这次事件的发起者究竟是谁,目的是什么。仅从结果来看,袭击给学校造成的损害极大,这群人炸毁了入口的中庭以及城堡东侧的一座塔楼,还劫持了一位重要的魔药教授。虽然没有学生在这次事件中受伤,但给孩子们心灵造成的伤害也不可小觑。

哈利不由得回想起两年前德姆斯特朗发生的一次失窃案,那次案件也与麦克莱恩教授有关。虽然不能排除这位魔药教授在商业上树敌、被人报复,但就这两起案件的高调性来说,袭击者别有企图的可能性更高。

 

 

“这比我想象的糟多了。”隶属威森加摩常设立法办公室的赫敏放开了手中的门钥匙,她捂着呢子大衣的领口走到哈利身边,用担心的口吻说。

“是啊,真糟。”黑发傲罗轻声回答。他们停留在原地,等待同行人员的集合。“多洛斯女士还是放你来了?”

“我用三英寸长的报告证明了此行的理由,她不得不答应。”赫敏心不在焉地道,她的目光流连在眼前的狼籍之上,“罗恩也被我说服了,他本来就只是担心而已。有你在,他就同意了。”

“好吧。”哈利点点头。身旁的女巫蹲了下来,正用手拨弄着地上破损的德姆斯特朗校徽。

的确,赫敏的理由足够充分。自从七年级末,德拉科和麦克莱恩在欧洲巫师学术学会上就屈服性标记缓和剂发表小论后,赫敏就持续关注着该项课题的进展。她很高兴德拉科能在圣安娜医院的格罗斯柯兹・图代克的指导下,将龙鳞粉末的有效利用推广到黑魔法损伤的治疗上,而当对方在杂志上声明龙鳞粉末的确对遗忘咒的损伤有效时,她几乎要高兴得晕过去。

只是,在德拉科失踪后,图代克医生单方面终止了这项研究,并将现有的成功通通交还给了麦克莱恩。那之后,赫敏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打通与德姆斯特朗的关系,终于以完全自愿、不计任何报酬的形式参与到这个项目里。这几年,屈服性标记逆转魔药和龙鳞粉末的有效利用成为学术学会上的两大热点词,但最核心的东西只掌握在麦克莱恩一个人手里。他这一失踪,赫敏当然着急。

毕竟,那可与女巫的父母息息相关。

 

——

 

    确认队员们悉数到齐后,哈利率先朝着门廊的方向走去。魔法专精教授布兰歇尔特裹着厚厚的斗篷站在城堡的入口处,面无表情地望向这边。等一行人走近了,女巫才干巴巴地说。

“感谢你们的到来。”她冲哈利点点头,“很久不见,波特先生。”

“你好,教授。很抱歉我们来晚了。”傲罗欠了欠身,他希望对方没有因为支援的滞后而责怪。

“不,不,你们算早的了,除了瑞典和芬兰的傲罗小队,你们是第三支抵达的支援力量。”布兰歇尔特声音急促却冷淡,之前那个热情洋溢的女巫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欧洲各国人人自危,我猜他们并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分散注意力。” 

   哈利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能跟着教授沉默地朝着学校内部走去。装饰着油画和雕像的走廊依旧温暖,可见善后工作已经展开。他注意到布兰歇尔特正领着他们拐进左侧的门洞,朝楼梯的天井走去。

“支援部队被安排在主楼西侧,我会带你们过去。”走到楼梯口,女巫简单地说明情况。她接着看向哈利,指了指另一条路,“波特先生,我想你可以先去斯芬德尔特校长那里,他会回答你的问题。还有,韦斯莱小姐,也请你一同前去。”

   

----

   

通往校长办公室的走廊同哈利记忆中的一样,悠长而深邃。这里离受损严重的魔药办公室比较远,因此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只是由于入侵者炸毁了塔楼,这使得墙上的油画多少有些歪斜。一路上,两人没有碰见在校的学生,空荡荡的古堡里回响着他们匆忙的脚步声,和因紧张而加速的心跳。

当哈利和赫敏陆续穿过四五个挑高的拱顶,走到办公室门前时,门把上的那对骏马雕像争先恐后地睁开了眼睛。“哈利・波特先生!噢!您终于来了!”它扯着嗓子喊着,也不知是阿尔瓦克还是阿尔斯维。但它们都兴奋地伸长了脖子,“斯芬德尔特校长把自己关在里面,老天,他已经好久没合眼了!”

   “他没有从里面出来过吗?”哈利问。

“不,没有,先生,没有。”另一只雕像沮丧地垂着脑地爱,喷着鼻息回答,“校长除了在事发当晚安置学生们时出来过,之后就一直独自呆在房间里。这两天倒是有几名傲罗过来,但他们都在办公室里面交谈。”

“总之,您快进去吧,校长吩咐过,等您来了,马上给您开门。”

说着,厚重的红木门缓缓向内打开,露出宽敞而阴暗的房间。原本采光用的落地玻璃窗被帘子包得严严实实,室内全靠墙壁上几盏微弱的油灯照明。哈利在雕像的催促下走了进去,他看见斯芬德尔特正双手撑在书桌前,皱着眉头盯着案上的羊皮卷出神。

显然对方没料到会有人进来,只见他神色惊慌,下意识地用手掌压住了正在阅读的东西。“噢,波特先生,韦斯莱小姐,你们来了。”看清来人后,校长明显松了口气,冲两人招了招手,“快进来,呃,抱歉,有些乱。”他疲惫地扫视着四处散落的书本,表情有些无奈。

   “早上好,先生。”哈利弯腰捡起脚边的书,朝校长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斯芬德尔特状态并不太好。老人的脸上尽显疲态,眼睑下藏着深色的阴影,花白的头发油腻而凌乱地向后扒拉着,露出额前那道深紫色的淤青。

“噢,这是那天晚上弄的,撞到了墙上,忘记去医疗翼拿点儿药。”察觉到傲罗打量的目光,校长用手按了按额头,不太在意地说,“这几天那里人满为患,小精灵也忙前忙后的,我这边的烂摊子顾不上也罢了。”说着,斯芬德尔特理了理不太规整的衣领,似乎在努力保持礼节。

“您没事吧?先生。”赫敏担心地问,“我们刚到学校,对这里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但从中庭的受损程度看,对方下手不轻……”

“你说的没错,韦斯莱小姐。不过,我还算好的。你知道,他们这次的目标并不在我。”说着,他像才发现来客还站着似的,连忙从书桌后走出来,引着哈利和赫敏到沙发前坐下。“抱歉,我实在没准备黄油小饼干。”

哈利礼貌地笑了笑。斯芬德尔特也不再客套,开门见山地描述起当天晚上的场景。

   “那天的袭击太突然了。没有任何预警,什么都没有。我们甚至没来得及启动学校的防卫系统,塔楼就被炸掉了大半截儿。”他顿了顿,故意压低了声音,“事实上,傲罗们怀疑入侵者们有内应。因为,在之后清点学生人数时,我们发现有三名七年级的学生失踪了,后来尝试联系他们的家人,也无果。”

“但这件事我们……”赫敏皱起眉头,可斯芬德尔特眼神躲闪地打断了她。

“是我要求学校保密的,这事情传出去,德姆斯特朗的名声恐怕又要回归谷底了,上次就是这样……”校长为难地说,“两年前的那次失窃案,我们也失去了两名七年级学生,那真的很糟糕,大家都说我们是养虎为患。”

哈利点点头,他记得那次失踪的学生,其中一名自己还在当年交换生时接触过。“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两年前那两个人,是吗?安东尼・格林格拉斯和摩里斯・修。”

“是啊,连他们的家人都一并消失了。”斯芬德尔特垂下眼帘,显得很沮丧,“可即使是现在,我们也拿不出证据证明那两个孩子有问题,我担心他们很可能发生意外,说不定已经被入侵者杀害了……”说着,他猛地抬起头,下巴的山羊胡子随着激烈翻动的嘴唇一抖一抖地,“所以这次我更加不敢随便把学生失踪的消息扩散出去,外界对德姆斯特朗的偏见,很可能把这些无辜的受害者描写成十恶不赦的黑巫师!”

“可是,校长先生,这次失踪的三名学生,他们间有什么联系吗?还是和上次一样,是随机的吗?”看着对方愈发激动,赫敏连忙冷静地把话题拉扯了回来。

斯芬德尔特摇了摇头。“还是随机的。他们三人虽然是同一个年级,但却来自不同国家,跟着不同的导师。况且,他们还都不是麦克莱恩负责的学生。”

“那他们的家庭呢?”哈利追问。

“挪威的傲罗们做了调查,的确有人称他们的父母都是保守派的纯血统,对待混血问题可能比较偏激。但你们也知道,现在这个大环境,说不明白的。”斯芬德尔特再次重申,“无论如何,我绝不会主动去怀疑我的学生。”

    三人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老人再次开口。

“话说回来,我认为这次事件的确和两年前的失窃案是同一帮人所为。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从魔法监控网的记录看,炸掉塔楼和中庭似乎只是为了声东击西,一开始他们就分成了好几个小队,而其中一支一进入学校就直奔尤利西斯的魔药办公室——他们清楚那个时候他就在办公室里。”

   “已经知道他们从哪里进到学校了吗?”哈利问,但对方却摇了摇头。

   “他们就像幻影移形一样,十来个人,突然就出现在了学校的几处走廊里,并闪电般迅速展开了攻势。” 斯芬德尔特打断了傲罗的质疑,“可学校的封闭网至始至终都没被破坏,波特先生,他们不可能有办法幻影移形,或是用门钥匙的。”

   哈利锁紧了眉头,换了个问题:“那麦克莱恩教授的办公室有什么发现吗?”

   “不,现在那里全毁了,只剩下一个烧焦的大窟窿。等会儿你们可以去看看。”校长再次摇了摇头,这让灰白的发丝更加散乱,“爆炸几乎摧毁了所有魔法踪迹,这两天的调查及其缓慢,傲罗们也很头疼。”

说到这里,斯芬德尔特忽然沉默地将目光投向书桌。他搓了搓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不过,波特先生,我想有样东西,你有必要看一看。”

哈利扬起眉毛,顺着对方的目光追过去,一张被压皱了的羊皮纸还安静的躺在那里。

 

------------------------

 

   那是一张两英寸长的羊皮纸,上面布满了折痕,显然曾有人把它粗暴地揉成了一团。纸张边缘参差不齐,还带有火舌舔过的焦黑和大面积污渍。其上内容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一些没有规则的数字和单词潦草地布满了整张羊皮纸,中间还穿插着几幅类似于算数推理的几何图。一眼看去,那更像是学生无意间丢弃的草稿纸。

   哈利不明白为何斯芬德尔特要郑重其事地给他看这个。

   “我们在麦克莱恩的办公室里发现了它。在灰烬之中,这团没被烧毁的羊皮纸显得异常突兀。”说着,校长抽出魔杖,轻轻点了点羊皮纸的表面,顿时虚空中闪过一道耀眼的蓝光,像触到了什么屏障。

   “保密魔法?”赫敏惊呼。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继续问,“所以您猜测这是有人故意留下的?是麦克莱恩教授?还是说,入侵者?”

   “我想是这样,韦斯莱小姐。但这个字迹不像是尤利西斯写的,我比对过,根本对不上。所以,应该是另有他人。” 

“但您没有把这个交给傲罗。”

哈利的陈述句换来了校长的沉默。昏暗的灯光下,斯芬德尔特的面部表情明显地绷紧,他似乎疲于应付这个问题。

   过了足够久的时间,他才颤巍巍地开口,声音突然苍老了许多。

   “我猜测,这可能是那边人给我们的密信。”



27 Jan 2016
 
评论(16)
 
热度(91)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