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一章 劫持

   和隔壁的特派组不同,傲罗办公室的大厅里除了值夜班的卢瑟外空无一人。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午夜十一点,罗恩进来时,正巧看见那个年轻人微闭着眼睛打瞌睡的模样。他憋着笑,想起了自己刚成为傲罗那会儿,值夜班也爱犯困。无奈地摇摇头,罗恩借着过道上的警示灯勉强朝昏暗的内侧踱步。

经过大厅中央的黑魔法警报器,罗恩习惯性地驻足观察了会儿。魔法仪呈逆时针缓慢旋转着,巨大的椭圆形球面上时不时扑闪过几个五颜六色的小点。根据这些亮光颜色的不同,傲罗们可以判断出大不列颠国内是否有黑魔法事故发生。蓝色表示轻微的黑魔法波动,也许是有人施了个恶作剧的攻击咒语;金色则是代表有人释放了B级的黑魔法咒语,例如历火咒、一忘皆空等;红色则是A级及以上黑魔法咒语,包括不可饶恕咒。通常金色和蓝色的亮光最多,而当这些光点聚集在某个区域内频繁发生,其中还混杂着红色闪烁时,办公室就该派人朝那个坐标出勤了。

不过,由于这几年受到Purified Cross威胁,这个黑魔法警报器除了显示英国国内的黑魔法波动外,还与其他几个境外的巫师机构相连接。比如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巫师学术学会,以及在2002年通过《欧洲魔法学校联盟协议》缔结的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当这些机构出现剧烈的黑魔法反应时,魔法仪也会发出警报。

但罗恩巴不得这个球状物永远不要出现大面积的光斑。前些年这玩意儿简直像丧钟一样,驱赶着傲罗们前仆后继。虽然去年太平了一阵,但最近又再次变得频繁起来。一想到警报器红成一片,罗恩的手臂上就不自觉地起满鸡皮疙瘩。

 

    主任办公室在大厅的最里侧,被一扇毛玻璃门隔开。望着里面透出的淡黄色灯光,罗恩有些踌躇,他犹豫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嗨,哥们儿,听说你又毁了张审讯桌子?”还是委婉一点儿,旁敲侧击。

    正当他在门口磨蹭时,哈利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进来吧,我知道你在外面。”对方邀请道,“就算只听脚步声,我也能认出来。”

   “好吧,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怎么样。你知道,新来的那几个孩子老是有点儿夸张,听他们的形容,就好像你是一座刚喷发的活火山,恨不得把整层楼都炸了。”罗恩打着趣儿,侧身进了屋。但他即刻被这杂乱的光景吓住,“天啊,伙计,你到底多久没整理你的办公室了?”  他目瞪口呆地仰视着,“这书堆得,都要和天花板连为一体了。”  

   “噢,小心脚边,我的冥想盆在那儿。”哈利提醒道。

   “伙计,我是真心知道你为什么不爱回办公室了。这简直就要成了你的杂物间。”罗恩撅起嘴,小心翼翼地绕过又一堆书和纸箱混合搭建的“高山”,眉毛扬到了刘海儿上面。幸亏哈利的办公桌周围还处于可以落脚的地段,他赶紧把自己扔进会客椅里,调侃地笑着,“我敢保证,要是赫敏看了这儿,非给你一堆空间收纳袋,顺便把你也给塞进去。”

哈利也跟着闷笑了几声,灯光下他的脸上终于少了些阴霾。他低头从抽屉里掏出一盒开过的巧克力蛙,递给罗恩。

“谢谢。”罗恩也不客气,撕开包装就扔进嘴里,“我晚上吃了从家里带的三明治,没想到这么快就饿了。”

“脑力劳动伤神嘛。”哈利答道,“怎么样?金斯莱要的东西都找好了吗?”

阿纳斯和格瑞塔还在忙活呢,埃尔维去买咖啡了,你知道,他总觉得麻瓜的咖啡比提神剂好使。”罗恩说,“他们刚才跟我保证,无论如何今晚也要先把文件整理出来。至于纸质汇总稿,就明天上班再弄。”

“真是群上进的年轻人。”哈利笑着赞许道,“在培养新人方面,你比我擅长多了。”

罗恩得意地扬了扬眉毛,也不否认。他很快吃完了手中的零食,抹了抹嘴角问:“你那边呢?审讯有进展没?”他拿眼神示意对方手里摊开的记录文件,显然他进来前哈利一直在研究那个。

“要说完全没有,也不对。但总之没什么有用的就是了。” 黑发傲罗揉了揉眼睛,无奈地瘪瘪嘴,“那个卡尔顿跟个舞台剧演员一样,说了堆假大空的话。什么十字净化大不列颠、烧死混血巫师之类的。当然了,这正好解释为何最近国内外的骚乱有所增加。”说着,他把文件递给了过来。

“这也比我下午有收获,伙计!下午我整整审了他三个小时,但他什么都不说,跟前几次一样,从我家人问候到魔法部部长的家人,粗鲁得可怕。”罗恩接过来,匆忙扫了两眼,无奈地摇摇头,“这种威胁听得太多了,还十字架呢?哼,现在就是刚会说话的小孩儿都知道他们那个虚张声势的十字架。简直跟几年前的黑魔标记一样,都成了这群人的精神象征了。”

“的确,现在的公众也是怕极了在天空看见那个白晃晃的标志。”哈利按压着眉心,疲惫地说,“即使现在还没有在国内看见过,但他们都相信,迟早有一天,该来的总得来。”

“而我们一定能在那天之前收拾掉这伙人的。”罗恩挥了挥拳头,鼓励道,“明天下午我继续提审其他几个嫌疑人。总能有线索的。”

“还是我去吧,你先应付好金斯莱。”哈利叹了口气,“部长竞选在六月的话,也没多少时间准备了。”

“也对。”罗恩合上文件夹,把它随手搁在了一边,对哈利做了个鬼脸,“大选临近,一味被沃洛克排挤也不是个事儿。”他压低了声音,“说真的,金斯莱这一路太不顺利了。最开始他被调回傲罗办公室的时候,我还以为沃洛克随即就会赶他走,就像菲莱尔和沙菲克那样。还好时势造英雄,Purified Cross闹得沸沸扬扬的,沃洛克那种政治家哪行啊,也只有金斯莱能应付得来。”

   “是啊,不过这次他被调离傲罗办公室,表面上是全情投入准备竞选,但这实际上是抽离了他对实际权力的掌控。”哈利理性地分析道,“现在他在副司长的位置上,上有沃洛克的棋子任司长,下又没有对接的管理部门。一旦公众渐渐忘记他这些年的功绩,那所谓的支持就会失去根基。”

“赫敏和你的看法一致,我们都认为还是沃洛克连任的可能性较大。毕竟人家可是有麻瓜后台在撑腰呢。”罗恩比了个手势,挑起眉毛,“我听吉姆・克里根说,部长手下那支和麻瓜政府联合组建的军队,已经在什么国际战场上扬眉吐气了。那真的是支不得了的战斗力啊。”

“哼,克里根说的话你也信。”哈利哂道,罗恩也翻了个白眼。

“那人就是个沃洛克的马屁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部长大人的眼线。”

哈利瘪了瘪嘴,不再评价。他伸手把刚才的审讯文件重新拿回自己跟前。“哎,难啊。这几年的政策不但把纯血统旧势力剔除干净,就连凤凰社的发言权也越来越低了。沃洛克的手腕实在高明,他把我安在这个位置上,想法绝不单纯。说不定我和克里根一样,也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要我说,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政客们还在这里争权夺势窝内斗。”罗恩也无奈地拍了拍大腿,探出身子冲着哈利道,“现在这骚动跟雨后春笋一般,那些手段,看着比之前伏地魔时期还要可怕。即使还没烧到国内,但也不能这般作壁上观。你说,无论谁当政,就该一致对付恶势力才对,是不是?”

    哈利点了点头。“还好傲罗办公室相对独立,我们不会被卷进换届的政治洗牌中。总之,小心谨慎,踏实干事。”

话说道这里,黑发傲罗已经全神贯注地回到审讯报告里。罗恩用手抵着下巴,跟着安静了下来。

 

 

   直到罗恩推开椅子站起来准备告别,他们都没有更多的交流。但就在红发傲罗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时,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像颗炸弹一样响起,吓得他条件反射地掏出魔杖猛地转身,慌忙中碰倒了边上一座书山,差点儿顺势摔倒。

这样的警报已经快有一年没有响起了。只有重大事件发生时,才会以这样突兀而毫无防备的方式提醒傲罗。显然打瞌睡的卢瑟也被惊醒,只听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年轻傲罗猛地推开了哈利办公室的门,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波、波特主任!黑魔法警报响、响了!”

哈利已经站起身,与罗恩一道三两步跑出办公室。当他们来到大厅中央的警报器前时,特派小组的三名年轻傲罗也闻声赶了过来。与先前零星的光点截然不同,黑魔法警报器的整个球面已经被红色的光线包裹,伴随着重复的警报声闪烁。

哈利挥了挥魔杖,刺耳的声音停止了,只剩下赤红的光线映照得房间忽明忽暗。

“这不是来自国内的黑魔法波动。”罗恩伸手指着球面右上角的地方——本应显示事发地点坐标的地方依旧空白一片,“是国外的某个机构出事了!”

“罗恩、格瑞塔、阿纳斯,你们去集合特派组的人,让所有人立刻回到部里,随时准备出发。”被叫到名字的三人应了声,立刻朝门外奔去。哈利转过头,朝剩下的两人吩咐道,“卢瑟,去检查我们设在国外的几个安全站,联系他们,看是哪里有了问题。埃尔维,你去通知部里的安保和地牢的人,让他们不要慌,提高警惕!”

   傲罗们迅速行动起来,哈利则继续留在警报器面前,等着看是否有新的结果。红光还在闪烁,说明黑魔法波动依旧持续。他的右眼跳得厉害,嘴唇也被咬得发白。哈利在心里咒骂——该不会卡尔顿说的袭击这么快就来了吧?!但他努力保持镇静,耐心地等待着下属们的回话。

然而,哈利等来的却是一头陌生的守护神——银白色的北极熊从墙壁里钻了出来,跃然在虚空之中,一个男声焦急地响起。

“报告各国傲罗办公室,报告各国傲罗办公室,这里是位于德姆斯特朗的安全站,德姆斯特朗遭到了袭击!重复一遍,德姆斯特朗遭到了袭击!挪威魔法部已经出动了,目前具体情况尚不明确!”

   

----------------

 

这个早春的夜晚注定不眠。

在确认德姆斯特朗出事之后,罗恩立刻将傲罗办公室所有成员通通叫回了部里,一旦挪威方面请求支援,他们就立马通过门钥匙前往德姆斯特朗。午夜寂静的大厅又热闹起来。虽然大多数傲罗都是一副没有睡醒、胡乱套上外套就幻影移形过来的模样,但来自警报器持续不断的红光有效地让这些人恢复了警觉。

他们围在哈利身边,同办公室主任一起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个巨大的球型仪器。红光已经持续闪烁了快半个小时了,期间不断有来自德姆斯特朗安全站的急电,内容都是跟进学校的受损程度。

但挪威官方还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哈利只能干等着,束手无策。

事实上,根据《欧洲魔法学校联盟协议》,学校所在国,也就是英国、挪威以及法国达成联盟,一旦有学校受到袭击,那么其他两国可以直接跳过政府,直接向遇袭学校提供支援。但现在的哈利却不敢贸然行动,刚刚沃洛克部长和金斯莱纷纷发来了指示,要求他们在没有收到挪威傲罗的求助信号前,绝不能出击。

他能理解这两位长官的考虑,毕竟是此跨国行动,英国方面太过积极很可能让人质疑挪威方面的执行能力,从而落下口实。可这股黑魔法波动持续的时间也太久了,对学校的损伤也在不断恶化,这几乎算得上史上头一次。哈利攒紧了拳头,心急如焚。

“波特先生!沙克尔副司长来了。”卢瑟的喊声从电梯口传来,接着就看到金斯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大厅门前。

“情况怎么样?”他大步走了过来,目光集中在警报器上。

   “挪威方面还没消息。安全站那边,距离上次收到回复也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如果再过五分钟还没有回音,我想我们必须出兵支援。”哈利保持着冷静的语调,朝金斯莱点点头。

   “也只能这样办了。沃洛克部长也在赶过来的途中,我去他办公室等着,你们以不变应万变。”金斯莱简单地交代后,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便转身匆匆离开。他不敢在这里久留,毕竟现在他已经失去傲罗办公室的实权,要是被沃洛克看出他还在派兵遣将,那又会变成一篇腥风血雨的大文章。

目送走金斯莱,哈利抬手看了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一刻。他吩咐着下属立马拿来门钥匙,由他和罗恩先率领一群人过去再说。但就在那时,闪烁的红光熄灭了,黑魔法警报器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半分钟后,安全站再次发来信息:

 “报告各国傲罗办公室,报告各国傲罗办公室,这里是德姆斯特朗安全站。德姆斯特朗的x击者已经撤离!重复一遍,德姆斯特朗的x击者已经撤离!学校受损严重,具体情况尚不清楚!”

紧接着,又是一只银色的金丝雀从虚空中窜了出来,这次是一个凛冽的女声:

“英国傲罗办公室,英国傲罗办公室,这里是德姆斯特朗的丽芙・布兰歇尔特,他们劫走了尤利西斯・麦克莱恩教授!重复一遍,他们劫走了尤利西斯・麦克莱恩教授!”

   声音在颤抖中消失了。一时间,哈利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眼睁睁地看着守护神在空中消散了神形,黑发傲罗呆滞地站在原地,任凭疑虑如乱麻般将他缠绕窒息。

 

   


02 Sep 2015
 
评论(18)
 
热度(88)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