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五十章 来自地狱的忠告

 

魔法部的审讯室原本和地牢一样,设置在最底层。那里由数十只摄魂怪严密看守,房间里阴冷潮湿,透着腐烂的空气中看不到任何希望。但后来,考虑到傲罗审讯时的心理环境,再加上最近愈发频繁的提审,金斯莱决定在地下二层,也就是办公室所在的这条走廊尽头单设一间审讯室。这间审讯室内有一部专用电梯,直接连通了最底层的地牢,让囚犯在押送过程中无处可逃。

哈利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双手抵住下巴耐心等待。他刚刚翻看完罗恩给他的那份审讯记录——的确,下午的审问没有什么实质性收获,除了用默认来对证罪行外,卡尔顿只是一味地嘲讽魔法部和非纯血统巫师。

幽幽地望着面前漆黑的天井,哈利设身处地地猜测着卡尔顿的下一步棋。既然对方明着翻了自己的牌子,想必是早就准备好了应对招数。但他并不畏惧,审讯的技巧早就在多年实践中烂熟于心,只要不失去主动地位,那情况都是对哈利有利的。

   随着电梯橘红色的灯光亮起,铁门背后的三个人影鱼贯而入,让这一丈见方的房间瞬时拥挤起来。哈利朝着两名护送的傲罗点点头,目光最终落在了那个穿着破烂、却一脸哂笑的卡尔顿身上。对方似乎已经把这间审讯市当成了自个儿家,只见他大摇大摆地拉开另一方的座椅,翘着二朗腿坐了下来,还冲着黑发傲罗招招手。

   “注意你的行为!”一名年轻的押送员怒斥道,但哈利抬了抬眼,示意他没必要和这种人置气。

   “哼,年轻人,跟你们家老大学学,待人有点儿气度。”见此,卡尔顿得意地扭头冲着对方呲牙,黄黑色的牙斑在脏兮兮地胡子间别外凸显。他晃了晃那头蓬乱的棕发,将视线拉回到哈利身上。“噢,亲爱的哈利・波特!”他夸张地张开双手,做出欢迎的姿势,“我们又见面了!”

    哈利沉着脸没有吭声。卡尔顿似乎料到了这点,他天真地眨眨眼睛,继续咧开嘴说:“自从尼斯一别,我可一直盼着能和你坐下来谈一谈呢!波特。你不知道,一直远远地看着你,那感觉,真让人心痒难耐。”说着,他掰起手指,“海德堡、加莱、那不勒斯……噢,我们之间的缘分也真够源远流长的。”

    “你不是来叙旧的,卡尔顿。”黑发傲罗厉声道,他微低着头,透过镜片看向对方,就像之前霍格沃兹那个白胡子老校长,“你指名道姓地点我,而我也应邀而来。说吧,你想要什么?”

“噢,别那么凶狠,波特,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卡尔顿憋着嘴,装得格外委屈,“伟大的混血救世主可不能如此语言凌虐一个手无寸铁的囚犯。”

他的声音很嘶哑,嗓子像块烂掉的渔网般破碎,配合着秃鹰一样阴郁的眼神,让哈利再次被记忆里传来的熟悉感击中。但他并没有示弱,傲罗保持着声音的沉稳和严肃:“看来你在地牢里住得还不错,依旧有这么多油嘴滑舌的功夫。”说着,哈利抬起右手,心不在焉地转着手中的魔杖,“不过我的耐心也快用完了,卡尔顿。”黑发傲罗微微勾起嘴角,用熟练的狞笑威慑着。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危险的怒火,整个审讯室里的空气也跟着骤降。

“噢,不,波特,这可不是对待一个可爱的信使应有的态度。”卡尔顿并没有示弱,他把双手放在桌子上,往前探着身子,“我一直想做一个在灾难发生前传递善意忠告的人,但你这态度真让我伤心。”

说着,他垂下目光,怪声怪气地补充:“我手里有你需要的情报,波特,所以你才是有求于我的那一方。”

“噢?是吗?”哈利脸上的冷笑更深了,他抬了抬手中的黑色文件夹,扬起眉毛,“也许你离开大不列颠太久了,不知道现在我们的程序。你看,现在这上面的罪名已经可以把你送上绞刑架了。你的面前只有死路一条,但多给我们一些信息,说不定还能救了你的小命,让你有机会继续你所谓的‘传递忠告’。”

卡尔顿愣了一下,随即耸耸肩膀,假惺惺地难过起来:“那真是遗憾。”他顿了顿,接着又裂开嘴,嘶嘶声从喉咙深处发出,“哈哈哈,不过波特,你也不剩几天好日子过了!我怀疑我们两个谁会先下地狱!”

说着,他猛地一拍桌子,整个人似乎要朝哈利扑过去。还好押送的傲罗们反应快,赶紧上前压住他的肩膀。“蠢材们,你们给我听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都给我一字不差的记好了!”

    像舞台表演一样,卡尔顿做作地清了清嗓子,声音变得浓厚起来:“就在不久的将来,一个不确定、却很快就会到来的日子,十字架的光辉将接连不断地在英国大大小小的城镇亮起,净化所有非纯正的巫师血统,吞噬那些带着罪恶出生的泥巴,小偷、渣滓、强盗,统统都将接受圣光的洗礼!”顶光在他的眼脸处投下阴影,他的瞳孔无限放大,嘴几乎要裂到耳根,“没有人可以逃过天罚,你们知道的,没有人可以!”

    

然而这些一本正经的威胁并没有达到卡尔顿意料中的效果。

“真是可惜,你说的这些我都听了无数遍了。”哈利给了他一个假笑,身体向后靠回椅背上,不以为然地说。

“可是……!”

“可是什么?你想强调你说的是真的?”傲罗歪了歪头,“我不需要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卡尔顿。这又不是在游行,喊喊口号可救不了你的小命。”

   “你……!你不信就罢了。我只是个的信使,其他什么也不知道。”对方也耍起了无赖,他挣脱出傲罗的桎梏,换了个更加懒散的姿势躺在椅子上。 

“这样吧,我来问,你来答。你知道,你最好说实话。”哈利换了个思路,他翻开下午的审问记录表,随便挑了个问题,“告诉我,你们在威斯巴登到底谋划着什么?”

卡尔顿把头转到一边,哼了一声表示拒绝。

“之前在汉堡的纵火事件是不是你们做的?”哈利继续问。

“……”

“你不是核心成员,那你能接触到的Purified Cross上层是谁?”

“……”

“组织真正的领导是谁?”哈利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瞪着对方,“你最好给我一个除了老马尔福以外的答案。”

“那可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说过了,卢修斯・马尔福是我们的头儿。”卡尔顿撑着颧骨,干巴巴地说,“他主导了一切,他是Purified Cross伟大的领导者。”

“这不是真……”

“不,这是真的,波特。”他粗鲁地打断了傲罗,“崇高的马尔福!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子,也要带领我们净化这个世界!”

“德拉科没有……!”

“小马尔福他死了,波特,你亲眼看见的。你怎么能忘了呢?”卡尔顿脸上浮现出一丝荒唐的笑容,“不过别担心,亲爱的,你也快和他相见了,我保证……”

话音未落,横在傲罗和疑犯之间的案桌就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碎成了无数片细小的木屑,尘埃在气旋中打转,在卡尔顿的脸颊上划出道道血痕。对方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吓得从椅子上翻滚到地上,像窜头老鼠一样蜷缩着。而哈利,则在魔法的保护下,如雕像般俯视着他。

强大的魔法让空气像带电的云,刺得人的皮肤生疼。傲罗的黑发也更加凌乱,它们似乎挣脱了引力,彰显着主人不可掩盖的愤怒。但哈利什么也没说,只是朝同样吓得不轻的押送人员点头后,一言不发地捡起躺在地上的审讯笔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狭小的房间。

    

-----------------    

 

   罗恩在接到同事传来的简讯条后,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有些绝望地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资料,想着今天午夜前回家是不太可能的了。他得去找自己的好友谈谈,毕竟如今的哈利已经很难被人惹怒了。但如果他真的生气,那一定得好好处理才行。

   就罗恩对哈利的了解,以及这几年为数不多的几次爆发来看,他猜测这次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卡尔顿故意牵扯到了那个同样该死的马尔福。作为哈利・波特公开的怒点之一,全傲罗办公室的人都避免在他面前提起德拉科・马尔福。即使像罗恩、赫敏一样的好友,触到哈利那根底线后,结局也会很惨。

   你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梅林在上,他当然肯定,而且还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是最最清楚后果的人。其次估计是金妮,噢,可怜的妹妹。

想到这里,罗恩的表情突然变得惨兮兮的。他依旧清晰地记得几年前,自己和好友的那次惊天动地的争吵,差点掀了圣芒格医院的屋顶盖儿。即使是现在,他仍然感到委屈。

设身处地的想想看吧,他原本愉快地和赫敏以及家人在陋居庆祝圣诞节,结果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居然是自己最好的哥们儿同自己最讨厌的人的“亲密合影”,还配合着媒体那好死不死的八卦腔调。当时罗恩只觉得两眼一黑,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哈利身边把他臭揍一顿,顺便再给马尔福一个去他妈的死咒。

   那年的圣诞假期同头一年一样,一直被低气压笼罩着:金妮整天以泪洗面,赫敏神经质地担心,各大报纸没日没夜登门采访,以及哈利那再搪塞不过的解释信!——他说他们是朋友!天啊,他才不要和马尔福成为朋友的朋友!

   就在罗恩一心等着好友回国跟他干上一架的时候,等来的却是噩耗:哈利在骚乱中昏迷不醒,德拉科在大火中死不见尸——当然,罗恩认为后者毫无疑问是个喜讯。心底的愤怒转变成担心,在等待好友从昏迷中苏醒的日子里,罗恩几乎就要原谅他。

   然而,哈利在睁开眼后第一句话居然是问德拉科在哪儿,这简直要了罗恩的命。他们开始大吵,罗恩咆哮着那个混蛋白鼬已经死得骨头都没了!而哈利则用更大的声音反驳道他没有。必须承认,赫敏说的很对,他们的争吵就像小学生拌嘴,直到哈利的魔法失控毁掉了病房里所有能毁掉的部件。

   罗恩讨厌马尔福,但他也不得不认识到,那个斯莱特林在好友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好吧,他举手投降。

   毕竟活着的人怎么都赢不过死者。


28 Aug 2015
 
评论(11)
 
热度(88)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