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四十七章 白色十字

进入梦境的过程与冥想盆类似,但又不那么真切。身体像被一块铁石拖着不断向下坠落,在几秒钟的天旋地转后,哈利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黑暗之中。周围安静得如空旷的剧场,漆黑的舞台正等待上演为他量身打造的话剧。哈利抬起右手,皮肤被一层细腻的光晕笼罩,将他从背景里剥离出来。很快,克拉克也出现在他身边,梦的可塑性为这位心理医师重新定制了躯体,使她能够站在傲罗身边,客观地考量这里的细节。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哈利主导的梦魇之中了,可起始的空白和沉寂却依旧让人心生胆怯。傲罗调整着呼吸,试图让飞速的心跳慢下来。克拉克也不催促,她在几臂远的地方小心踱步,似乎在探索这片黑暗。

“我准备好了。”哈利轻声说。

话音刚落,黑色的幕布就被一簇刺眼的白光从中心撕碎,滚烫的烈焰如同突然爆发的山洪般倾泻而出,几秒间便填满了整个视野。张牙舞爪的火舌簇拥成巨浪,滚烫的气流似乎要将每一寸肌肤里的水分榨干。

他们置身于一片被火海吞噬的森林之中。头顶上的树枝在浓烟里烧得噼啪作响,无数粗壮的树干被拦腰截断,横卧在泥土和灌木丛间,将火焰从天空带到了林间小径。不远处人声嘈杂,男男女女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伴随着绝望奔跑。

“不,不是这里,那在更前面。”哈利嘶嘶地说,他的手臂防御性地护住额头,似乎在极力抗拒这些画面,“再往前。”

场景应声而变,炙热的火焰迅速被夜晚的尼斯街道代替。湿润的夜风带来远方的歌谣,发疯的喊叫也变成了兴奋而虔诚的歌唱。哈利缓缓睁开眼,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游行队伍中间,透明的身体正不断地被歌舞的人群和华丽的彩车穿过。

在手风琴演奏的《Odeà la joie》曲调里,傲罗找到了路沿上的另一个“局外人”——克拉克面无表情地站在游客的缝隙里,朝他点了点头。“我们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等哈利走到跟前,女巫淡淡地陈述道。

“是的。”傲罗回答。他探着身子朝街角的地方望去,不断有新的队伍从拐角处走过来,“这段记忆是正确的。”他肯定地说。

“嗯,我能感觉出来。”克拉克颔首。她的目光追随着队伍里一个穿着小丑服装的年轻人,他正一边跳着踢踏舞一边给围观的路人免费发放彩色气球。可是,当小丑的目光转向游行队伍的末尾,他却突然怔在了原地。手里攥着的气球线也纷纷溜出了掌心,相继朝着霓虹绚丽的夜空飞去。

“来了!”哈利厉声道。

只见人头攒动的街角,一辆白色十字架主体的花车摇摇晃晃地朝人群驶来。车子周围跟着七八个打扮诡异的人,他们戴着高高的尖帽,长及脚踝的白色外袍包裹着壮硕的身躯。神情呆滞的脸上,朱红的油彩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与衣服上笔直的竖线衔接。一条同样粗细的线条连接着左右手腕,与竖线在胸口处交汇,形成一个血红的十字架。

“就是他们!”傲罗说着向前迈了一步,“这些人就是这场袭击的制造者!”

说着,他径直走进队伍里,似乎想要伸手去拉住离他最近的人的肩膀。这当然做不到,哈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掌穿过那张陌生的脸,他沮丧地诅咒出声。但傲罗并没有放弃,他像是一个巡逻队员,快步走到每一个穿着白袍的人面前,仔细打量着那些诡异的面孔,不愿意放过任何细节。

四周白雾渐起,缠绕着游行者们迅速前进的脚步。越靠近与主路交汇的路口,雾就越浓,直到最后,它湮没了人物、景色和躁动的声音,留给哈利的只有一片沉寂的灰色。

“我们已经来到了梦的边缘。”克拉克低声说,“再追下去,也无非是意识为你构建的虚假宫殿。”

傲罗点点头,没有继续追下去。他转身望着来的方向,那里还是华灯初上的样子。“这里面没有他。”哈利轻声说,“我确信记忆是真实的,而那个人并不在这儿。”

身边的克拉克不置可否。

 

------------

 

哈利之所以能分清这个梦魇里记忆的真假,是因为他确信自己的大脑里被人植入了一段虚假的画面。就在悲剧发生的那天晚上,有人为了掩盖罪行,将他的记忆蛮横地篡改了。这也导致了梦魇被极端地撕成了两个部分,刚开始的游行如水般清澈,而结尾的业火却如淤泥一样浑浊不堪。每每到了那个时候,大脑就会发出警告般的疼痛,那似乎是真实的回忆与修改魔法间的斗争。

克拉克也认同他的观点,作为记忆重塑师,她能在一定程度上区分真实与虚假。但这并不意味着女巫赞成哈利一次次回到这个梦里。触碰记忆置换的伤口只会不断折磨哈利的意识,长久下去,他很可能会发疯。

但这一次,他们的探索还没有结束。

 

梦里的烟花依旧绚丽。

随着“啪”的一声炸裂,火树银花绽放在天鹅绒般深邃的夜幕中,划下一道道银色的光丝。哈利抬起头,心头泛起带酸的苦涩。他和克拉克已经回到了先前的街道上,无数烟火相继窜上房顶,在云层里留下火药爆炸后的硝烟。 

由于大多数的游客和市民都聚集到游行终点的广场上,哈利周围已没什么行人。路旁的超市老板从店内走出来,他的嘴里叼着烟,火光在海风中忽明忽暗。

“要开始了。”哈利忽然侧过身对克拉克说。

最后几个音节被接二连三的巨响吞没,那声音如同暴风雨中的落雷,震耳欲聋。傲罗猛地抬头朝广场的方向望去,发现东北边的天空已被映得一片火红。室内的麻瓜们陆续走到街上,疑惑地瞪着眼,面面相觑。

骚乱和尖叫声像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从远方袭来,与此同时,一道刺眼的光柱在房屋群后赫然腾起,冲破了浓烟混杂的云层。它的速度很快,足足升到十几层楼高后才渐渐停止,远远望去,就像一根刺进大地的铆钉,光亮将城市低矮的建筑和海滩打得惨白。当高度确定后,光柱顶端四分之一的位置分裂出两道新的光束,一左一右如同人体的双臂,不断与地面平行着向外伸展。交汇的中心隆起,端头的位置则如独角兽的犄角般尖锐无比。

夜空中的烟花表演还在继续,猩红的火焰为十字架镀上一层血染的光斑。

“这简直就是神迹……”

哈利听见超市老板由衷的感叹,他还没来得急回头,就感觉身体突然腾空,五脏六腑似乎要被一股外力捏碎。剧痛如病毒般在脑海里扩散开来,头部像是被车轮碾压进了泥土里,窒息和钝痛让他嘶喊着闭紧双眼。

而当傲罗再次睁眼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集会的广场上,那道不带温度的十字架光柱就在身前几英尺的地方。游行的彩车被火舌包裹,在海风的驱使下,烈火蔓延到不远处的树林,点亮了那些深绿色的阴影。

铺着石板的地面上除了一些烧焦的残骸和表演者的道具外,还躺着几名因踩踏而倒地不起的麻瓜。鲜血和尘埃混合在他们的脸上,远处撕心裂肺的哭喊夹杂在连续不断的爆破声中听不真切。在广场边缘,惊恐的人群高举着双臂,疯狂朝着海滩奔跑。然而,有几道人影却如同逆流而上的鱼,朝着反方向的树林走去。

那些人正是穿着白袍、戴着尖帽的游行这,他们的手里高举着魔杖,咒语像炮弹般轰向前方的目标。哈利赶紧迈开脚步想跟过去,但跑了没几步,身体就开始不听使唤。地方似乎长出了无数双手将他的腿拖住,让他寸步难行。

又是一击钝痛,仿佛有人拿着魁地奇的击球棒狠狠敲在了后脑勺上。哈利踉跄着倒地,视线因充血而模糊成一片。

“不……不……不要!”

他痛苦地喊叫着,直到最后一声呜咽。

 

————

 

虽然傲罗已经倒下,但梦魇并没有因此停止。具象化的场景转变成铺天盖地的影像碎片,在巨大的白色十字组建的背景之上争先恐后地上演。每一段画面都只有短短几秒钟,先后顺序混杂在一起,仿佛是个记忆的大熔炉。

克拉克背着手,面无表情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她看到年轻的哈利同一个金发少年相继出现在眼前,听到他大喊:“我必须把他们引开,不能让烈火毁了整个城市!”斜前方,几个白色长袍的巫师转移了火力,咒语的红光朝着格兰芬多的背部呼啸而去。

片刻后,克拉克又出现在梦开始的森林里,金发少年的魔法盾挡住了一道道烈火咒,四周繁复的树叶被悉数引燃。魔法的碰撞带有电流的兹兹声,在半空中推挤、碾压。哈利和少年背对背站立,在包围圈中奋力反击。一个白袍巫师从火海里跳了出来,他一边巧妙地改变着咒语攻击的路线,一边朝年轻人大喊。

克拉克听不见喊叫的内容,她只看见哈利的脸在对方的挑衅声里变得扭曲。

画面很快又变了。只见格兰芬多倒在地上,而金发少年被一记咒语甩开,重重地撞向一旁的树干。紧接着,男孩儿的胳膊、背部、小腿被锋利的咒语划出道道血口,她以为他就要败北。

   头顶的业火愈燃愈烈,哈利还在挣扎,他朝那个少年扑了过去,下一刻,死亡的绿光划破火焰,冲着二人扑来。

 “哈利!”

少年的声音被从天而降的树枝打断,火舌压在了他的肩上,白金色的发丝瞬间就被火红的光斑吞没。

   “不……!”

    黑发傲罗像个孩子般蜷缩成一团,肩膀大幅度地颤抖着。哽咽声从喉咙深处溢出,断断续续,每一下都伴随着身体剧烈抽搐。梦境像被火融化的蜡烛,最后的画面也分崩离析,视野回归到最初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

    

弥漫着松香的房间,混暗的光线给软榻披上一层朦胧的薄纱。一头乱糟糟黑发的青年合眼躺在软椅上,坚毅的脸部线条被光影刻得更深。家养小精灵科迪捧着一张冒着热气的湿毛巾,小心翼翼地踮着脚,为对方擦拭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就在十几分钟前,沉睡中的哈利突然发出一声哀嚎,身体不受控制地剧烈痉挛起来。他的主人也是在那个时候喘着粗气从傲罗的梦魇里挣扎着醒来。“压住他。”克拉克吩咐道,那之后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老旧的时钟在沉闷的空气里有规律地摆动着,时近黄昏,窗外的天空更加阴沉。低压的雨云横卧在山丘上,雨势又大了不少。科迪静静守在傲罗身边,手里的毛巾已经有些凉了。

小精灵能做的并不多,每次主人进入傲罗的梦魇后,结果都像今天这样糟糕。他不知道波特先生的梦里究竟有什么,但他敢保证,那让英雄都畏惧的东西,一定比当年的神秘人更可怕。想到这里,科迪不自觉地哆嗦起来,渐尖尖的大耳朵向后收拢。好在对方现在面色平静,看上去已经摆脱了那个噩梦。

把毛巾放在一旁的矮桌上,小精灵用魔法召来厨房里准备好的姜茶。他从托盘里取出一杯没有加糖的茶,轻手轻脚地朝主人的轮椅走去。对方冲他感激地眨了眨眼睛,白纸般的脸上写尽了倦意。

“夫人,请问我需要给波特先生盖上毛毯吗?”小精灵欠着身子轻声询问,他的鼻翼微颤抖着。得到主人的允许后,小精灵立刻打了个响指,储物室里的羊毛毯子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慢慢地将毛毯展开覆在傲罗身上,心理默默祈祷着对方能快点醒来。

科迪做到了最大程度的细心和周到。他喜欢这位特殊的病人,不仅是因为当那双绿宝石般的眸子睁开时会习惯性地跟他说谢谢,他像巫师界很多小精灵一样,对哈利・波特这个名字报以尊重和感激。小精灵希望他能在晚餐前醒来,这样就能品尝到自己做的酱汁牛排。雨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了,透过落地玻璃,阴暗的天空似乎已经匍匐在屋顶。

主人斜靠在轮椅上半睁着眼,默不作声。

 

 

 

 


03 Aug 2015
 
评论(8)
 
热度(92)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