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四十二章 接二连三

德拉科・马尔福,圣安娜医院新一届见习治疗师,专攻解咒和黑魔法损伤治疗。在九月的这批新人里,他最为受重视——这并不是因为他糟糕的前食死徒背景。作为麦克莱恩的得意门生,在圣安娜医院著名解咒师格罗斯柯兹医生的指导下,德拉科结合暑期在布鲁塞尔的收获,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加工润色,就发表了一篇关于缓解黑魔法损伤的研究小论。

他在文中大胆地提出设想,将龙鳞粉末的有效利用推广到黑魔法损伤的治疗上。相比起四月份在欧洲巫师学术学会上的研究成果,这次德拉科更有经验。他在总结阿伯丁长蜥片魔药特性的基础上,将屈服性标记缓和剂中龙鳞粉末这部分的魔药方程进行演算,并在理论确立了其对B级以下诅咒类黑魔法伤害的治疗作用。由于格罗斯柯兹医生在圣安娜医院的专业领域是遗忘咒治疗,德拉科也利用她的研究数据,以遗忘咒[1]为例,证明了龙鳞粉末在理论上的有效性。

这篇小论再次掀起了新一波学术探讨的热潮。虽然大多数治疗师和学者认为,在实际临床试验结果出来之前,这样的理论并站不住脚。但还是有不少人认为,如果该项研究可以顺利通过临床试验,那将是所有黑魔法损伤患者的福音。由于此篇论文涉及的黑魔法损伤范围更广,导致外界的关注也持续升温。除了学术媒体外,不少欧洲国家的纸媒也对此进行专题阐述。

 

这无疑让格罗斯柯兹医生大为兴奋,同僚们纷纷祝福她捡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人才。这是自然,毕竟这个马尔福是麦克莱恩和布兰歇尔特推荐来的,同时又是那个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学生,这些奇人手把手带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差?当然,格罗斯柯兹也很庆幸男孩儿选了这门偏向于实践的学科,她确信自己能把这颗宝石打磨出来,有朝一日,亲手将他的名字写进魔法医疗发展史中。

作为研究界不成文的规定之一,任何一项理论模型在初期都需要从一个小的切入点探讨。因此,格罗斯柯兹医生说服德拉科就以遗忘咒为切入点,先拿出成绩来。为此,她组建了一个专门小组,一方面要求成员们继续对魔药方程进行细化,将理论和实际药品熬制结合起来;另一方面,则马不停蹄地着手临床实验,从动物再到患者——要知道,圣安娜医院五层的病房里可是住了好几位“保守治疗”的遗忘咒病患,他们都签署了试验协议,可以随意供她使用。

同时,她还在德拉科的陪同下与麦克莱恩进行了对接,确保对研究成果的分配比例。她当然没有愚蠢地将对方踢开,毕竟,有著名的魔药教授提供理论保障,那么实践操作起来也更加放心。

 

——

 

在圣安娜医院的每一天都异常忙碌。罗斯柯兹医生虽然待人亲切,可压榨劳动力的手段可不比麦克莱恩少。因此,德拉科只能全身心地扑在遗忘咒研究上,与小组成员们一起忙得昏天黑地。好在麦克莱恩对此表示了理解,鉴于抑制龙鳞粉末损伤作用的材料对比操作难度不大,德姆斯特朗的在校生可以当他的助手。在压迫性标记缓和剂的研究上,德拉科只需时刻跟进,总结实验数据即可。

幸亏两边的研究有着龙鳞粉末这个共通项,这才让斯莱特林觉得没这么分裂。

十一月初,在遗忘咒治疗剂突破动物实验的瓶劲后,德拉科一行人开始了患者的临床实验。预设疗程是以周期为单位进行的,十四个自然日为一个周期。每隔一天,德拉科都需要亲自去照看那些住在五层的病人,用检测魔咒记录他们的数据。除了硬性数据外,他还需要观察这些因为失去记忆而神智不清的人,通过交流确定他们是否想起一丁点儿遗忘的记忆。

德拉科意外地发现,在这六个病人中,有两个名字是他曾经有所耳闻的。这必须拜吉德罗・洛哈特所赐,二年级的时候,那个糟糕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让所有学生买了他的全部著作,而德拉科还无聊地把那些天花乱坠的吹嘘给看完了。如今,他终于看到了其中两个故事主角的真面目,一位是出现在《与西藏雪人在一起的一年》里的凯文・斯佩西,另一位则是《与吸血鬼同船旅行》中的马赫撒拉・阿里。这两位可怜的遗忘咒受害者,由于遭受的魔法损伤过大,到现在他们都无法记起自己是谁,之前发生了什么。

临床实验的过程是漫长的,德拉科也不确信这个方法能否真的治愈遗忘咒带来的损伤。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一旦结果出来,马尔福的名字必将名震四方。

 

-----

 

就像海绵一样,德拉科虽然忙碌,但还是能挤出一些零散的时间去处理杂事。每天他都留出半个小时去应付猫头鹰送来的信件。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或者药品商人,也包括学术杂志的约稿函。卢修斯也会定期给他写信,父亲对于魔杖失踪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卢修斯告诉他自己并不知道魔杖的下落,但无疑这是个让人不安的消息。同时,他还认为现在时局紧张,只有内缩才能保证安全。这也是他不支持德拉科在学术界过分活跃的原因,跟棒打出头鸟一个道理。他认为舆论风评越倒向德拉科,那么他的危险也就越大。

“你应该学会省时度势,学识在手里,重建辉煌也只不过片刻之劳。”卢修斯反复在信件里强调这一点,但这又怎么能阻挡意气风发的儿子继续他的研究呢?德拉科想,自己好不容易打造出来的成果,不但与今后的事业发展挂钩,也能帮助家族重振威严,怎么能因为子虚乌有的传言和畏惧就放弃呢?

他当然理解父亲的担忧,一味出头只会遭致四面楚歌的境地——英国魔法部讨厌他,食死徒残党讨厌他,而那些被驱逐出镜的纯血统或许更讨厌他。但那又如何,德拉科坚信,凭借人类趋炎附势的本性,只要有能力,一切都可以解决。

 

然而,在这些烦心的信件之外,还有几封来自那个黑发的格兰芬多的信。德拉科必须承认,在那堆呆板刻薄的文字陷阱中,哈利的来信几乎成为他查看邮箱的唯一动力——医院和霍格沃兹不同,出于环境卫生的考量,猫头鹰邮件被统一集合在个人信箱里,需要自己去查收。

金发少年读着信纸上潦草的字迹,那些连笔的地方就像被巨兽袭击过一样,歪歪扭扭、豪放随性。但德拉科总能耐心地将它们读完,并用自己引以为傲的一手好字给迅速给对方回信。

“噢,这个该死的疤头,他居然又去了罗马!天啊,从西班牙到意大利,真是让人羡慕。”

德拉科撅着嘴,嘴上虽不满地抱怨,内心却泛出一丝温暖。波特的绿眼睛看到的世界的确新奇,他会和斯莱特林争论流浪汉口中的音乐流派,还会讲述愚蠢的麻瓜们如何因为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在大街上互殴。

是的,通过信件,哈利向德拉科展现了一个全新的麻瓜世界,比如什么是安检,什么是游乐园,什么是电影院。他还不仅一次邀请德拉科,承诺以后一定要带他去体验一把麻瓜的高科技娱乐。

斯莱特林翻了个白眼,挑起一丝不屑的假笑,但他也允许自己暗自得意。从哈利的语气和文笔来看,那个格兰芬多只和他谈了这些有趣的见闻——不是那群鼬鼠,也不是那个自傲的格兰杰,更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洛夫古德或哭丧脸隆巴顿。

是他,德拉科・马尔福,他想这的确是件值得满足的事。

    除了来信以外,德拉科还收到了一些满含格兰芬多猎奇品味的小玩意儿,现在在他宿舍的书柜上,有一把三英寸不到的铁剑装饰,底座上印着某家位于毕尔巴鄂的商家的名字。墙上则挂着一副麻瓜界著名画家毕加索的名画复制品,只有笔记本大小,被装在廉价的木制相框中。德拉科猜想,父亲要是看到了这些麻瓜收藏品会不会大发雷霆,但他并不会乖乖扔掉它们。每当看到这些礼品,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波特那张愚蠢的脸——这或许将成为他最喜爱的娱乐。

或许德拉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给哈利的回信里,他注入了多少欣羡和担心。除了讽刺格兰芬多不上道的口味,并指责他把Heddi惯胖了外,德拉科还细心提醒对方注意安全。那个脑神经比混血巨人还粗的疤头老是把自己拖入种种泥潭,而入冬以来欧洲各国的治安又频频遭疑。德拉科担心那些游荡在各国街头的囚犯和纯血统会认出哈利,并在那个蠢货没有意识到之前就要了他的小命。

    “小心谨慎,波特,我可不愿意某天从别人嘴里听到英国魔法部的宠儿横死街头的消息。”德拉科用辛辣的语气掩饰着。他一边回忆着各类新闻报道,笔尖在纸上迅速移动,“欧洲各国,包括西班牙、法国、捷克、奥地利、瑞士、波兰等地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袭击。虽然没有证据指明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但看上去和巫师脱不了干系。好几个国家已经向英国魔法部提出抗议了,他们有理由认为这是英国为了独善其身,把恶瘤都赶到了欧洲来——你知道,流放惩处和最近纯血统的逃离,闹得人心惶惶的。”

    “还有,我也怀疑有人在麻瓜中散布危险理论。要真是这样,我不得不佩服这帮人的聪明。就像1937年第一任黑魔王引领德国的麻瓜开启战争那样,这次那些人或许还想故技重施?因此,我想说的是,你也要提防麻瓜。不是所有麻瓜都和你一样傻得友好。”

再一次,斯莱特林冲着脑海中神经大条的格兰芬多翻了个白眼。

 

----

 

    德国巫师报《Die Zeit》是首家汇总进几个月来发生在欧洲大陆多起恶性事件细节的媒体。大概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危机意识,毕竟本世纪三年代的教训太惨痛。报纸用一种空前紧张的姿态谈论了这些小规模x击。

    “……千万不能小瞧这些看似零散的事件,的确,它们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在备案的十三起事件中,麻瓜伤亡人数为二十一人,只有一名巫师受到轻伤。虽然人数不多,但在这个和平的年代,已经足够需要我们警觉。从作案手法来看,有着强烈针对麻瓜的痕迹:结合汽油和柴油施放的爆破咒、火球咒,让麻瓜警方无从下手破案……”

    “……此外,记者发现,麻瓜中还出现了一些末日传言,结合他们自己的宗教信仰(关于神和上帝的天惩,这是麻瓜的传统理论。)民间传开了一系列的自我毁灭预言。他们认为,1999年将会是世界的最后一年。这个说法最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但随着恶性事件的蔓延,谣言就像瘟疫一样深入人心。而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某些黑巫师的杰作,鉴于现场有明显的魔法痕迹……”

    “当然,我们不是在指责英国魔法部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但事实证明,就在英国魔法部相继出台《加速推进战时食死徒审判事宜》和《关于严惩黑魔法相关事宜》后,此类事件在欧洲大陆频频发生。同时,我们也收到消息,即使在英国魔法部所在地伦敦,也发生了类似的……”

    “德国魔法部部长古斯塔夫・胡塞尔在周一议会后向记者表示,德国会坚持站在反麻瓜袭击的战线上,保护巫师界的和平与安宁,并杜绝恶性麻瓜伤害案件。他还呼吁,希望欧洲各国魔法部联合起来,成立合作组织,联手打击黑魔法伤害事件。胡塞尔部长还警告英国魔法部,勒令他们不得再将不法分子流放到欧洲其他国家。”

    “本报也呼吁巫师界的各位,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积极向魔法部举报可疑人员,共同抵制黑魔法再次笼罩德意志的土地。”

     《Die Zeit》开先河后,其他各国媒体也开始跟进有关报道,但就像是挑衅一般,11月下旬的黑魔法伤害事件猛然增多,对象也从单纯的麻瓜袭击,变成了引导麻瓜从内部发起大规模游行。虽然没有组织或个人对这些事件负责,但各国魔法部已然着手备战,防范于未然。

    只是这次,所有人都默契地回避了《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相关条例。各国魔法部似乎已经意识到,在世纪毁灭之歌奏响的时候,与麻瓜政府联合似乎才是正确的道路。


[1] 参考附录:黑魔法损伤的分类及界定。


14 May 2015
 
评论(2)
 
热度(99)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