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三十九章 消失的魔杖

      德拉科闪身溜进禁止滥用魔法司处理收缴物品的隔间。复方汤剂的药效已经过了,在没有人发觉的情况下,他顺利通过波特的隐形衣溜了进来。此刻,真正的“救世主”应该坐在金斯莱的办公室里帮他分散着傲罗们的注意力,而自己则需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拿回魔杖。德拉科不认为以哈利的演技可以顶住那个前任魔法部长的“拷问”,毕竟,多一分拖延就多一分危险。

    他检测了房间内的监控魔咒,意外地发现居然只有几个简单的预警咒。看来魔法部加强出入人员监控也给他带来了好处,大的关卡把严了,内部的具体细节自然就松懈了。

德拉科在心里默默讽刺着魔法部的粗心,猫着腰快步潜入。储藏间顶高近十英尺,整齐地排列着好几层木架,一直延伸到最里侧。几盏混暗的吊灯垂在过道上,为密封的室内环境提供唯一的照明。斯莱特林放轻脚步,在避免触发预警咒的同时,如一条蛇般谨慎地穿行其中。

    他仔细地查看路过的每层置物架,奈何上面堆放的东西极为繁杂,也没有分类的标签。他已经认出了好几个黑魔法器具了——光荣之手、诅咒符、缠绕藤等。这里还有各种各样针对麻瓜的魔法改造品,它们多长着日常生活用具的外表,但里边却有类似整蛊魔药或者伤害魔法之类的东西。其他几个木架上则放慢了满是灰尘的玻璃器皿,透过粘稠的液体,德拉科勉强辨认出里边絮状的悬浮物。再往里的架子则是厚厚的书本,他确信那些全是四处没收来的黑魔法著作。

“真是够随意的,把这些东西统统杂糅在一起。也不怕产生接续反应。”德拉科撅着嘴,靠着嘲讽疏解着内心积聚的恐惧和胆怯。

越往深处走,斯莱特林就越低落,他开始怀疑收缴的魔杖到底在不在这里。本来这个情报就是他从一位还有联系的纯血统官员口中打听来的。他很有可能欺骗自己,毕竟现在人人自危,和食死徒打交道总是不妥的。

不过,还好人心不至于这么险恶。在房间最里侧,德拉科终于找到了一整面墙的魔杖。那看上去就像收藏家的展示墙,一把把尘封的冷兵器毫无生机地躺在铁钉支撑的固定环中,数量直逼奥利凡德的魔杖店。其中大多数的魔杖已经老旧得不成样子,积载的灰尘遮掩了木头原本的颜色,有的甚至龟裂开,杖芯裸露在空气之中。德拉科忍不住掀开兜帽,好奇地仰头张望。他不自觉地猜想着,魔法部究竟从谁的手里夺来了这些“战利品”。

当然,斯莱特林也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惊讶之余,他飞快地寻找着父母的魔杖——卢修斯以前那根魔杖在大战中被哈利给毁了,后来一直用的祖父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魔杖。而纳西莎的则在德拉科短暂借用后回到了她的手里。

德拉科眯起眼睛,借着混暗的光源屏息寻找。很快,他在中间的位置发现了母亲的那根黑木杖,杖柄处的银色突起在其他灰蒙蒙的魔杖中十分显眼。斯莱特林踮起脚,在检测过监控魔法后,小心地将魔杖从架子上取了下来。随即他从外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仿制品,填补了那个突兀的空缺。

    可接下来,找起卢修斯的魔杖可不那么容易。德拉科并不记得祖父的那根榆木魔杖具体的长相,因此只能从杖柄处是否刻有马尔福的家徽这一点来判断。可面对那么庞大的数量,借由朦胧的光线,可谓大海捞针。

他的眼睛干涩,喉咙也因为吸入太多灰尘而发痒。德拉科催促着自己加快找寻的速度。一遍未果,他又从头开始第二遍,直到裤兜里的计时器像起火了一般发烫,他才醒悟时间已经用完了。

德拉科只好作罢,慌慌张张地缩回隐身衣里,转身朝门口走去。可正当他路过那堆满是玻璃瓶的木架时,低沉的谈话声从门口的地方传来。

“该死的,这些摄魂怪,我打赌肯定是那些食死徒干的好事。真是的,神秘人都倒台了,他们还那么锲而不舍的制造麻烦。”一个嘶哑的男声抱怨着从门口那头向里走来。德拉科赶紧屏住呼吸,迅速绕至另一排木架背后。

    “是啊,我都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些日子摄魂怪都弄死多少麻瓜了……上头还不让这些事情曝光,连珍妮我都不敢告诉她。搞得她还以为我这几天去酒馆喝酒了,跟我闹别扭呢。”另一个声音也附和着。随着两人走得更近,德拉科发现他们身形高大,手里还抱着一个大盒子,看上去像是傲罗办公室的人,正巧过来放违禁品。

“唉,这日子没法过了。要我说,部长就是看我们主任不爽,拿我们傲罗当苦力使呢。”那个嘶哑的声音抱怨着,声音压得很低,“不过要我说,之前阿兹卡班事件肯定是有巫师预谋的。有人故意让摄魂怪跑了,趁此机会干预部长的《麻瓜保护法案》呢!”

“我也这么认为。我说,你觉得会不会是那些纯血怪胎干的?毕竟他们保守的很,又是换届最大的受害者……”

“你别说了,这么怀疑可不好,我们主任还是纯血统呢!”声音嘶哑的傲罗打断了对方,变得更加急切,“而且《麻瓜保护法案》的确太冒险了,自从1692年制定了《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后,就没有人敢把麻瓜世界牵扯到巫师这块儿来。”

“但我听说,部长这么做就是为了排挤纯血统,你看看沙菲克和菲莱尔 ,先是被下放到那些低等生物联络处,接着就逼他们辞职,哼,以前那么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不都被赶出魔法部了?要我说,那就是杀鸡儆猴。我看啊,这世道是要变了。以前纯血统高高在上,看不起我们这些混血、或者麻瓜出生的人,现在遭殃了吧。”

“这种话真别让人听见,反正我只求那些残党不要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摄魂怪这事儿也快些解决了才好。”

“唉,我……”

傲罗突然停住,戒备地四处张望。现在他们离德拉科不到一米的距离,中间只隔着一个放满纸盒的木架。

    “怎么了?老兄。”声音嘶哑的那个人奇怪地问,但被另一个嘘声制止。德拉科下意识地捂住口鼻,恨不得连最微弱的呼吸声也消失。心脏在胸腔里碰碰直跳,鼓点儿般如雷贯耳。

    “奇怪,这里的监控咒看上去被人动过……”好一阵沉默后,那个傲罗才小声说道。他声带绷得很紧,听上去就像狩猎的猎人。

“大概是训练的新人搞的吧?早上我听到索菲亚说来着,从今天起那些训练兵将在魔法部实地训练,她打算派几个人整理前天刚收来的狼毒剂来着。”年纪稍大的那个傲罗冷哼了一声,骂道,“那帮小鬼,做事毛手毛脚的,八成是他们给动了。”

“我看有可能。”身旁的人放松下来,没好气地说,“我就跟你说,傲罗培训没个十月八月根本出不来,上头还让缩短日期、加快进度,简直搞笑。”

围绕着训练兵的话题,两人继续朝更深处走去,门口的地儿也空了出来。德拉科不再分神,立刻闪身逃出了这个封闭的隔间。

     

-----

 

金斯莱的办公室里,哈利故作镇静地望着桌子后面的傲罗主任。对方刚从部长那边回来,看上去情绪不太高。简短的寒暄过后,金斯莱开门见山地询问格兰芬多的来意。

“之前听罗恩说摄魂怪出了点儿问题,对吗?麻瓜们似乎也注意到蹊跷了。”哈利沉稳地说,尽量把紧张压在喉咙底下。

“的确,阿兹卡班发生了些情况。”金斯莱揉了揉眉心,看上去对这个问题很头疼,“我刚刚就是去给沃洛克部长汇报情况。虽然我们已经抓到了一些摄魂怪和嫌疑人,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没有理清楚。”他顿了顿,抬眼看着哈利,“是说你那边也发生了摄魂怪事件吗?需要我派人手过去吗?”


“不,不,我没问题。”哈利赶紧摇头,“上周末的确遇到点儿麻烦,但我已经联系偶发事件小组的人解决了。”他大致地叙述了那天晚上的事,但故意忽略了德拉科的部分。“我只是没想到,伦敦中心地区居然也会有摄魂怪出没。”

“我们也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利用摄魂怪在制造麻烦。总之,现在可不太平,你确定不需要增援吗?”金斯莱关切地追问。

“真的,谢谢你,但我想那次只是偶然事件。而且我就快出发去旅行了,不必为我劳神的。”哈利推辞道,他可不愿意尤斯敦被傲罗包围了。

金斯莱用手抵着下巴,还在思考着增派人手的可能性。但最终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那好吧,我们这边也实在是用人紧张,罗恩他们的训练都加紧了,希望能赶紧多一批得力的新人。”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哈利,真遗憾你没有参加傲罗的训练。我最初以为肯定能在名单上见到你。”

“我……”

“啊,不必为难,我没有强求你的意思。”金斯莱赶紧解释,他的语气里充满着诚恳,“说真的,我理解你的选择,但我也相信你会是个很好的傲罗。”

“谢谢。”哈利感激地点点头。

随后,两人不再交谈涉及内部机密的消息,哈利帮赫敏打听了一些魔法部法律执行司的问题,也为女孩儿去找罗恩了这个谎言打着圆场。估摸着时间,格兰芬多适时地结束了谈话,并在金斯莱的送别下离开了傲罗办公室。

走廊上依旧人来人往,哈利尽可能不引起注意地缓慢朝电梯口走去。他不知道德拉科是不是已经完成了计划,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对方应该还没有被发现。

还好电梯附近没有人,哈利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尝试在空旷的入口处寻找隐身衣的踪迹。他在心里祈求斯莱特林赶紧出现,否则当傲罗们注意到他迟迟不进电梯,那麻烦可就大了。磨蹭着按下电梯的开关,哈利忍不住闭上眼睛祈祷。

    轻轻的,他感到自己的腰部传来一阵触感,吓得赶紧跳开。格兰芬多猛地回头,发现身边空荡荡的。“该死。”他低声诅咒,一定是那个斯莱特林!

果真,耳边传来一阵悄声私语,“赶紧走了Potter。”话音刚落,电梯就发出“叮”的声响。哈利的脸腾地红了起来——刚刚的耳语搞得他一阵战栗。德拉科坏坏地闷笑声让他又羞又恼,哈利发泄般用手肘狠狠向一边顶去,在听到吃痛的抽气声后,他满意地翻了翻眼球,踏步走进了无人的电梯。

    门一合上,德拉科那金光闪闪的脑袋随即出现在半空中。从对方脸上得意的潮红来看,计划似乎进行得不错。胸腔里紊乱的心跳终于放缓,哈利给了他一个你看我就说没问题的眼神,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

 

    “什么?卢修斯的魔杖没找到?”

    “别咋咋呼呼的,波特,你打算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消息?”德拉科半卧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翘着腿好笑地打量着救世主。他们通过幻影移形成功回到公寓,此刻,哈利正握着纳西莎的魔杖,表情里满是隐藏不住的惊异。

“可为什么不在?纳西莎的都在!你真的有好好找过吗?”格兰芬多皱起眉头追问,“既然你说你父母的魔杖是同时被没收的,那没道理卢修斯的不在啊。”

“我也不知道,哈利,但我保证我查看了每一根魔杖,里面没有带有马尔福标记的。”德拉科回答,“去年暑假的时候,魔法部从庄园里带走了所有的魔杖,但它们都不在那里。”

“会不会有别的猫腻?”哈利挑起眉毛,他没有问出卢修斯会不会说谎这样的话,即便他对那个白孔雀无比怀疑。

“我认为父亲不会骗我,他的焦躁不像是装出来的。”斯莱特林把身子窝进沙发里,遗憾地摇了摇头。“总之,我先把魔杖给母亲送回去。再做下一步打算。”

“什么打算?”哈利固执地追问,就连自己也没想到语气会那么尖刻。怀疑这种东西,只要稍稍播种,就能像一颗迅速生长的魔鬼藤,连对德拉科的信任也开始动摇。“现在事情没搞清楚,卢修斯的魔杖不见了。你难道就这么走了吗?”

  “我父母在法国,我总得先把母亲的魔杖还给她吧?”

“但卢修斯的……”

“也许被魔法部藏起来了呢?哈利,我真的不知道它在哪儿。但在这件事上我相信我的父亲。”德拉科无力地解释着,可格兰芬多却愈发生气。他不满地瞪着斯莱特林,感觉自己像被利用了。

“有了母亲的魔杖,他们的生活应该要轻松不少。”德拉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自顾自地解释,“再说,我的假期也快结束了。麦克莱恩对我的缺席很不满,而且9月起,我还得去杜赛尔多夫的圣安娜医院做学徒。我的治疗师知识少的可怜,不提前预习是不行的。”

“你是说,你也要当治疗师?”哈利讶然。

“是啊,我没告诉你吗?总之,我接受了布兰歇尔特教授的推免。”似乎看出来格兰芬多脸色不太对劲,德拉科赶紧打趣道,“想想看,食死徒当解咒师?我又可以愉快地操起‘刀子’了。”

“你也要当治疗师……”哈利又重复了一遍,听上去更像是自言自语。

“当然了,为什么不?难以接受我的转型吗,波特?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体验我的医术了?”斯莱特林没有领会到对方的纠结,他调笑着,可哈利脸上的阴云却丝毫没有散去。

 

    片刻的僵持后,哈利突然长叹一声,泄气地倒进德拉科身边的沙发里。他仰着头,低落地望着乳白色的天花板。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最大的冲击来自他和德拉科居然能走上同样的路。怎么会这样呢?梅林都知道,他们是那么的不同,一个格兰芬多,一个斯莱特林;一个热爱冒险,一个善用诡计。他敢保证,如果把两人的差异列在羊皮纸上,一定写得比任何一篇论文都要长。

可就是如此不同的两个人,居然会有相同的职业规划。

哈利随即又想起德拉科的守护神,他曾听邓布利多说过,守护神是人内心的真实写照。这么说来,他俩一定是像到了极点,才会召唤出同样的鹿属生物吧。

一股复杂的情绪萦绕在脑海里,哈利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也许有些许的沮丧,还有骄傲心理在作祟。

 

    

“你怎么了?”看着莫名陷入沉默的哈利,德拉科也皱起了眉。他揣摩着自己先前说的话,并没有从中找出什么不妥。再说了,波特肯定不会因为那些嘲讽而失落的,他早就习惯了才对。可除此之外,德拉科实在想不出有哪儿不对。

“嘿。”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黄金男孩,脑子里飞快组织着不那么生硬的安慰话。

“我接下来会去旅行,毕业旅行。”格兰芬多幽幽地说,他还是没有看向斯莱特林。

“那很不错,巫师的传统。我猜如果是以前,我也会考虑这个计划。”德拉科努力顺着话往下说,可哈利却不再搭理他。对方只是静静靠在沙发上,自私地发起呆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德拉科只能叹气,他实在不知道拿这个变化多端的格兰芬多如何是好。这几天,哈利一直泡在他家,两人几乎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这让他不知不觉习惯了这个欢腾的黑发巨怪。

德拉科不是没有赶过他,可格兰芬多理所应当地说:“我要时刻把你放在视野范围内,说不准哪天你又失踪,或者是被魔法部抓了起来。那时候不还是得我去救你,多麻烦啊。”

    可现在,突然换成对方冷落自己,一时间竟有些无所适从。德拉科揉着额头,只好陪疤头一起静静地盯着半空发呆。

 

 

 


07 May 2015
 
评论(9)
 
热度(97)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