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三十六章 牡鹿

    刚从小巷子里拐出来,哈利就遇到了从外边回来的阿曼达。对方先从人群中认出了他:“真巧啊,哈利!刚从外边儿回来?”女孩儿小跑过来,热情地打着招呼。

    “是啊。你也才回家?”哈利赶紧回以微笑,小心地确认着裤袋里的魔杖没有露出来。

    “嗯,刚下课!一起走?”说着,阿曼达退到哈利身侧,看上去如释重负,“哎,累死了!周末还一天课,关键那老师还拖堂,搞得我现在晚饭都没吃。老天,上课上到九点,就不担心女孩儿回家遇到不测?”

    “那真是太辛苦了。”哈利回应着,他调整着步子,让两人以同样的速度前进。虽说他们的公寓算是在市中心,但这边多是商业楼,一到周末晚上,外边走动的行人就十分少,再加上公寓前的那段路最近灯坏了一直没修,女生夜里独自回家的确十分危险。

    “唉,哈利,你不知道,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事件,这次我们班上一个女生也遇到了,现在都休学住进了医院。搞得老师和同学们都特别紧张。可这新闻学的老头儿还是依旧拖堂,真是讨厌。”阿曼达苦着脸,不满地呼气,“你呢?这么晚才回来,今天是个大采购?”她嘟了嘟嘴,示意哈利怀里抱着的大纸袋。

    “和朋友出去过了个周末,吃完晚饭就这个点儿了。”哈利耸耸肩,省去了自己生日这件事。离开主路,两人拐进了空无一人的小巷。即便是夏季,晚上十点左右的伦敦也算得上深夜了。周围的便利店和小商铺们都纷纷关着门,很是冷清。

    “真羡慕你!我也想和人出去过周末,或许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儿什么的。”一个约会的邀请!哈利有些惊讶,他很少收到这么直白的询问。阿曼达耐心地等待着格兰芬多的回应,模糊中少年脸上的红晕让她忍不住低头咯咯地笑起来。

    可下一秒,她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同时,哈利也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一阵寒意沿着脊椎往上窜,经过训练的身体发出了危险警告。眼看公寓就在前方,最近一个正常工作的路灯的光茫也渐渐远去。哈利的周围一片漆黑,他眨了眨眼睛,努力在黑暗的环境中稳住阵脚。

    女孩儿的呼吸愈发急促,她伸出手拽住哈利的右胳膊,似乎真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少年身上。哈利能感受到对方正止不住地发抖,他一边轻声说着没事,一边拖着阿曼达一步步往前。白天里熟悉的街道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在这里多做停留显然是不明智的。习惯性的,哈利想抽出魔杖防身,可是他左手抱着那一个大包裹,右手又被女孩儿死死拽住,怎么也抽不出来。

一股阴冷的夜风夹带着潮湿的腐臭席卷而来,一瞬间,哈利心里所有的快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仿佛浸入黑色的泥潭,寒冷夹杂着恶臭淹没了心。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在这个充满着绝望、痛苦、悲伤和死亡的空间里,他正在失去自己的灵魂。

该死的!摄魂怪!在伦敦市中心?!

哈利的双腿开始发软,身边的阿曼达早已昏了过去,倒在他的臂弯里。他只能半跪在地上,双手无力地伸在空中,保护着女孩儿不受攻击。他无法掏出魔杖,这样下去,摄魂怪的吻将离他越来越近。

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伴随着绿光炸了开来,熟悉的回忆卷土从来。接着,铺天盖地的火焰把他包裹其中,似乎要将骨头烧成粉末。哈利的意识渐渐模糊,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他感觉自己在不断上升,就要离开沉重的躯壳。

    “呼神护卫!”

    一声高喊如利刃般刺破眼前的火海,随后,一只银色的巨大生物咆哮着朝哈利撞了过来,刺眼的光芒让他阵阵晕眩。只见那头威猛的守护神用头上的犄角顶着摄魂怪冲出很远,再迅速掉头,朝着另一只猛冲过去。

    袭击他们的摄魂怪一共有三只,守护神东冲西撞,向一头发怒的公牛,迈着蹄子、喷着鼻息,用镰刀一样的犄角给予怪物们致命一击。哈利感到自己的手又能动弹了,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掏出魔杖,做着迎战的准备。

当周围的臭味渐渐消去,夏日的闷热又回到身边时,男孩儿终于看清了眼前这头喘着粗气、高昂着头的漂亮生物,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是一头鹿,和他自己的那头并不相似的牡鹿。

守护神十分魁梧,身形看上去更像一头牛或是骆驼。它的背部高高耸起,结实的肌肉膨胀着,彰显着无穷的力量。最明显的差别是它头上的犄角,那并不像哈利的守护神那样,是尖头叉子的形状。眼前这只牡鹿的角更像是巨型的扁平铲子,边缘呈锯齿状,让人毫不怀疑它们片刻就能将敌人撕碎。

    牡鹿的轮廓在一片银光中隐去,哈利看见一个人影快步朝他们走来。由于没有感到对方的恶意,格兰芬多放下魔杖,急忙蹲下身查看阿曼达的状况。在荧光咒的光亮下,女孩儿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但从呼吸和脉搏来看,哈利推断她应该只是吓晕了过去。  

一阵沙哑的嘶嘶声从头顶传来,“快点,波特,快带她离开这里。”

    他抬头,发现身边站着的居然是那个诡异的邻居。哈利有些诧异,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他帮助了自己。但现在也没有时间追究了,看着对方紧张地四处张望的模样,哈利一把横抱起阿曼达,并胡乱的抓起地上的纸袋,和那个人一起同快步往公寓跑去。

    由于公寓是麻瓜和巫师混住的缘故,巫师们设下的保护咒应该能挡住那些恐怖的摄魂怪,但这也意味着哈利需要抱着这个意识不清的女孩儿从后门进去,小心躲过一楼大厅里的警备人员。那个怪人看上去对这里的魔法监控很熟悉,在他的指挥下,哈利成功地把阿曼达带回了自己的家。

     把昏迷不醒的女孩儿放在沙发上,并从卧室召唤来薄毯后,那个陌生人叮嘱:“你得联系偶发事件小组的人,这个麻瓜的记忆必须被修改,否则她会疯的。”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似乎想要离开。

“等等,你到底是谁?”哈利一个跨步挡在门前,拦住对方的去路。他直视着那双隐藏在厚重镜片后面的眼眸,一股说不出的熟悉感油然而生。这个人明显是故意伪装成这个样子的,刚刚在上楼梯时,哈利确信对方实际上并不那么强壮,厚重的外套必然只是个幌子。

见邻居不说话,格兰芬多追问道:“你认识我,对不对?而我也……”

就在这时,对方突然抽出魔杖,一个统统石化不由分说地朝哈利扔了过来。由于两人实在离得太近,导致黑发少年不得不狼狈地向一侧扑到,来躲避这次攻击。“该死!”他咒骂着,可那个混蛋早就趁自己跌倒的功夫夺门而出,消失在了应急楼梯的拐角处。

    望着空荡荡的楼道,哈利脸上的表情奇怪极了:疑惑、吃惊、生气、猜疑、以及无处不在的困窘。心底一个猜测让他全身忍不住发抖,而他也不知道,那究竟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极度的愤怒。

 

 ---

 

一个格兰芬多永远不会按套路出牌,也永远不会轻言放弃。哈利作为这个宗旨的最佳实践者,此刻正穿着隐形衣,蹲在这层公寓楼梯间的口入口处。此刻离刚刚事件发生已经有两三个小时了。在陌生人成功逃离哈利的房间后,他通知了魔法部的人,很快一个叫莫安娜・托尔的逆转偶发事件小组人员赶来了现场,对阿曼达的记忆进行了更改。因为事发时哈利也在场,因此托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不得不将他从女孩儿的记忆里铲除。

哈利本应为了这件事难过,但由于邻居的影子一直霸占着大脑,让他居然轻易释然了。把阿曼达送回了她的房间,望着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的红发姑娘,哈利轻声地说了告别。

送走了魔法部的人,哈利跑回房间翻找出压在箱底的隐形衣,接着便偷偷跑到现在的位置,打算堵截那个行踪诡异的“陌生人”。他事先在狭窄的楼道里布上好几道监控咒语,在大战对付食死徒时赫敏教会了他这个。一旦有人经过,警报就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哈利盘腿坐在墙角,在高度集中注意力的同时,反复回想起先前那头漂亮的守护神,高大、威武而雄壮。他曾经听赫敏说过,自己的守护神应该属于麋鹿科——从它修长挺拔的身材,以及尖尖的犄角可以判断。而这只肯定和自己的不是同一品种,哈利想,那扁平的像镰刀一样的巨角,以及公牛般的五官,看上去更加具攻击性。

    一阵脚步声从楼下传来,格兰芬多一个机灵,从地上一跃而起。他把身体尽可能地缩进墙角里,背部紧紧贴着墙壁,低头瞪着楼梯的方向。借着混暗的灯光,哈利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正匀速朝自己走来。对方也低着头,耷拉着身子,脚步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他的手仍揣在兜里,哈利打赌那肯定暗中握着魔杖。

    两人间的距离不断缩短,哈利屏住呼吸,等待着最好的偷袭机会——他擅长这个,战争磨练了他这与专业傲罗无异的敏感和灵巧,他甚至比罗恩做得还好。心里默数着倒计时,哈利看准进攻点,在对方经过自己的那个瞬间,一个无声的统统石化如闪电般朝那个身影飞去,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哼!”看到对方确确实实被魔咒控制,哈利得意地掀开隐形衣,让自己暴露在白炽灯下。他满意地在邻居的脸上看到惊异的表情,即使它们被满脸的胡子和眼镜挡住。“你逃不掉了。”哈利轻声说,并伸手从对方衣袋里夺过魔杖。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既然要隐藏,何必留着那双白净的手宣誓着自己的洁癖?还有,魔杖才是你最大的纰漏。这别扭的曲线和歪向一边的杖尖,一眼就能认出来好吗?”哈利抱着手,语气像是抓到违纪学生的费尔奇。

“德拉科・马尔福。”他用力地咬着对方的名字,“你真是个天才。”

    说着,哈利走到对方身前,抬手摘掉了他鼻梁上那副脏兮兮的眼镜。一双灰蓝色的眼眸露了出来,里边有着一如既往的傲慢。即使在这样毫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斯莱特林依旧保持着那份高傲。他的眼神冰冷,仿佛对哈利所说的话有所不满。

    “你看上去很喜欢对人用统统石化,不是吗?”格兰芬多勾起嘴角,“但我可不会败在同一个把戏上。相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你知道这种感觉了吧?”他想起自己六年级时被德拉科施咒后,还被踢破了鼻子。“你知道,我可不像你,有把别人控制住殴打的癖好。”

    哈利从德拉科的眼里看到一丝戏虐和得意,看来对方也知道自己指的哪件事。他翻了个白眼,用斯莱特林的魔杖施了个咒立停,瘪瘪嘴说:“你看你,连续两次被我抢走魔杖。要是遇到真正的傲罗,不出两秒就能把你摁到在地。”

   德拉科揉了揉肩膀,喷着鼻息反驳:“得了吧波特,有空吹嘘,刚刚要不是我,你的初吻早就被摄魂怪夺走了。”他绕开哈利,继续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快取消你的报警咒,然后赶紧回去。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被第三个人发现。”

    哈利咧嘴,他知道德拉科想要维持住马尔福的架子,但是这身破破烂烂的行头实在比不过之前那黑色的西装和抹满发胶的头发。不过,他好心地帮对方挽留了面子。轻轻挥动魔杖取消了楼道里的咒语,哈利三两步追上德拉科,用胳膊肘顶了顶他的肋骨,两人一起朝着走廊深处走去。

 


28 Apr 2015
 
评论(12)
 
热度(110)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