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二十九章 杰森・沃洛克

从纬度来说,霍格沃茨比德姆斯特朗靠南,加上暖流的影响,这里的春天来得更早。四月初的苏格兰高地,温度已经恢复到零度以上,连绵的小雨让苔藓重新回归深色的起伏丘陵,静谧的山谷里溪流涓涓,自然为它们装点上生命的绿意。禁林边上的打人柳又一次抖落了枯叶,新芽缀上了枝头。室外逐渐适合人们活动,这给憋了一整个寒冬的学生们提供了良好的消遣。

    在回程的路上,哈利一直担心着斯内普的反应,毕竟他没能成功地带回德拉科・马尔福。男孩儿带着惭愧、无奈,以及藏不住的畏惧,在大脑里想象了几十种斯内普的生气模式,好让自己对无法避免的责难有足够心理准备。但让他惊讶的是,前魔药教授并没有难为他。马尔福一家的处境早已人尽皆知,即使是斯内普本人,也没有能力带那个少年回来,更何况是哈利。

不过他的确带回了好消息。哈利告诉斯内普,德拉科会通过自己写信告知正斯内普正在发生的事,并尽量回答教授的问题——这让画像的阴郁有了不少缓解。

 

从斯内普的角度来说,他本不相信教子会托付波特这么重要的事——天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除了争吵就是互相捉弄,从一年级干架干到六年级,跟两个长不大的臭屁孩儿一样,幼稚地胡闹着。但哈利的说法又极其坦诚和详尽,这让斯内普不得不接受,也许在德姆斯特朗期间,这个格兰芬多真的和德拉科达成了某项一致。

也难怪,尽管斯内普不愿承认,但波特和德拉科身上有着很多相似点。若是抛开那些互相厌恶的情绪,当两人在一起时,散发出的傲气和狂劲几乎势均力敌。斯内普也知道,在大事面前,德拉科比波特软弱得多。但在其他方面,两人却同样擅长计谋,那些为人处世的小心思,包括自私和骄傲,波特并不比德拉科差多少。

当然了,包括邓布利多在内,大多数人都不会承认这一点。世人习惯用标签去定义一个人,他们似乎肯定,只要哈利打上了格兰芬多的标志,那他就必然勇敢而鲁莽。反观德拉科,既然他是个斯莱特林,那就一定胆小而谨慎。

但斯内普清楚,没有人能活得这么单调,就他对波特这些年的观察来说,这个男孩儿所展现出的斯莱特林特质,并不比格兰芬多的少。也许这就是德拉科选择他当中间人的原因?至少忠诚可以得到保证。

 

与画框里阴晴不定的魔药教授不同,老校长对这个消息倒是很满意。他捋着白色发卷的胡须,透过半圆眼睛打量着哈利,蓝色的眼眸里闪烁着愉快的光芒。“好孩子,哈利。”邓布利多咕哝着,“你可帮了不止一个人。”

哈利赶紧摆摆手。与往常一样,他捉摸不清话里的弦外之音——那里边充满了太多的暗示、意味、情绪。这曾导致他在校长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愿去回想这样的神情。他厌倦了揣测,甚至到了现在,他也不愿意去领会深意。

判断出斯内普不再想继续交谈,哈利明智地选择先撤为妙。这天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好友、金妮、魔法部。

当他离开校长办公室,再次回到霍格沃茨熟悉的走廊里,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克拉克说旅行是抑郁最好的疗法。现在的他,就像获得重生一般。学校的一切都焕然一新。紧了紧手中的皮箱,哈利大步朝塔楼的方向走去,他确信,此时此刻,即使是皮皮鬼,也没法毁了他的好心情。

 

----------

 

接踵而至的复活节假期及时拯救了赫敏的复习计划。现在,他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系统性地梳理N.E.W.Ts考试的各个科目。自从哈利回到学校以后,他就没有停止过对赫敏笔记的背诵。白天,三人霸占了图书馆的一个固定角落,在那里埋头苦干。而晚上,则是利用有求必应屋里生成的格斗训练室,互相测试魔咒的实际操作。

赫敏的考前紧张综合征更加严重了。无数次,在罗恩哀号着“明明还有两个月!”时,女巫一把揪住男友的胳膊,皱着眉头嘶嘶道——“不!这两个月里,我们还得除去新学的课程、写作业的时间、以及你们俩的偷懒摸鱼,这么算下来,时间真的不多了!”

看着女友如此认真,罗恩只好把苦闷憋在心里。在学习里,他们就像严厉的老师和奋发的学生,只有在短暂的休息间隙,两人才恢复了恋人间的亲密。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好几次在图书馆,哈利注意到罗恩偷偷把手放在赫敏的大腿上,两人尽量靠在一起,保持着身体上的接触。

这些小动作让哈利觉得自己更可悲。虽说他确信已从与金妮的恋情失败中走了出来。但是身边有像赫敏和罗恩这样一对甜蜜的情侣,总让他觉得莫名的孤独。无奈之下,少年只能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

比如说《魁地奇周刊》的来信。回校后不久,他们正式地发出邀请函,希望单独采访哈利,谈谈上个月与德姆斯特朗新星本・卡佩的那场比赛。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引来了罗恩的抗议。对方似乎想要趁此机会向杂志编辑要些球队签名。     

再比如,魔法部的动态。在四月刊的《唱唱反调》中,丽塔撰稿了一篇深度解析魔法部部长杰森・沃洛克的背景报道。从行文来看,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记者似乎不太喜欢新上任的部长。

文章从沃洛克的身世写起,丽塔以她向来夸张的行文风格写到,沃洛克出生在北约克郡的汉布尔顿小镇,一个普通的混血家庭。他的父亲是巫师,在魔法部麻瓜问题调节委员会任一般职员,母亲则是名麻瓜教师。由于父亲工作繁忙,沃洛克很少有和他相处的机会,在童年的大多数时间里,他都跟母亲在一起,在麻瓜社区成长,接受着麻瓜的初等教育,直到11岁入学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沃洛克深爱着自己的母亲,丽塔写到。她声情并茂地引用了沃洛克曾经的邻居以及同学的原话。据说,在上学期间,沃洛克每周都会给母亲写两三封信,假期里也从不参加别的巫师活动,而是回到母亲的身边。他曾在学校里和人发生争执而被同学孤立,原因就是有人攻击他的母亲是个麻瓜。

从霍格沃茨毕业后,沃洛克顺利进入魔法部国际贸易标准协会工作。他的算数和商业头脑很好,且思维严谨,这得到了当时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的赏识。也因此,毕业后头几年,他的仕途顺利,颇有平步青云之势。

但好景不长,在沃洛克二十六岁的时候,赶上了伏地魔第一次鼎盛期。在一次食死徒屠杀行动中,他的母亲不幸丧命。他企图申诉维权,但法律却没能帮助他。同时,位居魔法部高层的几名纯血统也在对他以及他父亲变相打压。一边承受着妻子死去的痛苦,一边忍耐着上级处处刁难,没过几个月,他的父亲也因抑郁自杀。

在双亲皆亡的打击下,沃洛克的确消沉了一段时间。他离开魔法部,回到了老家汉布尔顿,有人称他终日酗酒,颓废不堪。当大家以为这个年轻人就这么废了的时候,沃洛克却又重新回到了政治舞台。他如同生在磐石间的野草,迅速地成长、成熟。伏地魔败退后,他更是抓住施展拳脚的时机,从一般职员做到办公室主任,从国际魔法贸易标准协会,走到国际魔法法律办公室。在福吉执政期间,沃洛克凭借三名高干实名推举,顺利坐到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的位置。

当然,他还在不动声色的继续扩大着自己的势力范围。

丽塔在文中控诉沃洛克为人狡猾。在伏地魔第二次回归到大战结束这期间,整整三年时间里,杰森・沃洛克不但没有挑起应承担的责任,反而把自己从一切战争相关的事务中抽离出去。他自动退居副司长的位置,称要专心推动巫师法的完善,而《巫师血统层级管理制度》便是从那时起开始推进的。

这所谓的《巫师血统层级管理制度》,丽塔认为,在战时推行的效果并不显著,因为其核心是强调非纯血巫师的地位、主张纯血统与非纯血统权利平等,这些在武力和暴力面前如同废纸。但沃洛克还是凭借这个拉拢了大批绝望的受害者。在他们看来,这个制度就是黑暗里的福音,能将人从金字塔的底端解放出来。也因此,在战争结束后,持有这样观点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高呼平等与自由,坚信只要沃洛克上台,《巫师血统层级管理制度》里所描绘的平权就能真正实现。

如果说金斯莱是“打倒了伏地魔和食死徒的战争英雄”,那沃洛克就是“开辟光明未来的使徒”。民间的呼声最终帮助沃洛克夺得魔法部部长的职位,在接下来的4年任期里,他将掌控整个英国魔法界的兴衰。

    在文章末尾,丽塔圆滑地写到:“不得不承认,杰森・沃洛克部长或许是近十年里最会省时度势的人了。在英国魔法界百废待兴的关键时刻,这位政治滑头是否能如支持者们期待的那样,挑起改革的大梁呢?丽塔・斯基特将为您持续关注。”

    不过,从目前沃洛克推行的政策来看,新官上任三把火,他首要抓的便是食死徒的处置问题。以沃洛克为核心的新届政府认为:阿兹卡班近乎苛刻的环境与人性化社会的理念背道而驰,加上在大战期间,部分摄魂怪脱离管理。因此,流放罪是更佳选择。将那些罪不至死的犯罪分子流放至国外,终生不得踏上大不列颠的土地。

近几天的预言家日报上,连续登载了近十名被判以流放罪行的人员名单。赫敏告诉哈利,这些人罪责并不是很严重,如果是以前,也许保释金就能换回自由。但魔法部这次的确有从严处置的倾向,尤其是对肯・霍迪加的处理,据说那个人仅仅是在胁迫下听从了伏地魔袭击霍格沃茨的指挥,可到了半路就害怕得躲在霍格莫德蜂蜜公爵背后的小巷里,直到被清场的傲罗抓住。

    “但这样做也有好处。他能充分向公众展示新政府的执行能力,消消凤凰社的威风。”赫敏如此分析到。女巫算是三人组里看政治问题最清晰的了。罗恩对这些一点儿都不关心,毕竟,魁地奇是他课余闲聊的全部内容。

 

-----------

 

复活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周一下午,格兰芬多院长沃伦・莱曼组织了七年级学生的一次考试安排会议。哈利和他的朋友们聚集在四楼一个空的大教室里,百无聊赖地听着莱曼教授枯燥乏味的讲解。

    全班只有赫敏一人及其紧张。她全程挺直腰背,瞪着眼睛直直看向讲台,深怕听漏了什么重要信息。一旁的罗恩早已撑不住莱曼低沉嗓音的催眠,在一堆立着的书本后面睡得很香。哈利和纳威坐在一起,对方正在看一本草药学的书,听他的意思,斯普劳特教授已经决定收他当学徒,让他留在霍格沃兹了。

    “成为教授的路可不容易,哈利。”纳威小声地抱怨道,他浓密的眉毛此刻拧成了两条毛毛虫,“斯普劳特教授说,如果顺利的话,我需要先在她身边见习四年——学习更深层次的草药学知识。之后还得在学会上发表自己的论文,确立研究项目。再之后,还有海外研修,试讲课阶段……”他扳着手指,一一数着,最后长叹了口气,“按照教授的经验,最快也得有八年时间才能正式入职。”

    “呃。但至少那是有计划的,不是吗?”哈利试图提供安慰,“你能行的,伙计,我们都知道你在这方面很厉害。”

    男孩儿腼腆地冲哈利笑笑,但即刻又苦起了脸:“噢,可是我的奶奶得怎么说我?她不会愿意我花那么长时间去取得一份工作的。比起这个,她更希望我去魔法部应聘,或者去对角巷的魔药商店里当个店员。”

    “我爸爸让我去麻瓜的大学继续念书。”这时,坐前排的西莫回头,小声加入了谈话中,“迪安也没确定他毕业后干什么。”他用头示意了不远处的男孩儿,“其实我敢打赌,现在咱学院大多数人都没有确定将来的去向呢。”

    “噢,但是卢娜已经有了目标了。”纳威托着下巴,担忧着说,“她说她想当一名自由撰稿人,去寻找神奇生物,为她父亲的杂志供稿。”

    西莫憋着笑,明显不理解那个疯姑娘的抱负。哈利只是伸手拍了拍纳威的肩膀,他明白,毕业对情侣来说绝对是项挑战。之前听赫敏提过,继自己和金妮之后,七年级里又有两三对情侣分手了。当然,他们的理由同自己完全不一样,可还是得说,现在这氛围对恋爱有害无益。

    “别担心,伙计,我们还年轻!”西莫是最想得开的那个,他也拍了拍纳威,快速说到,“时间多得是,我妈妈说,不是所有巫师一毕业就能明白自己想要的职业是什么的。你看,邓布利多那么伟大的人,不也晃荡了好几年,才开始干正经事儿么。所以……”

    “咳咳!”西莫的谈话被赫敏打断了,哈利也赶紧缩回脖子,抬头看见莱曼教授正表情严肃地瞪着自己这边。他吐了吐舌头,祈祷那个新院长不要留他的堂。

    “正如我刚刚说到的,N.E.W.Ts考试将从6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开始,连续考三天。”片刻后,莱曼恢复了他的讲话,继续用低沉而不带感情的嗓音说,“现在你们能做的,就是好好复习,争取考出好成绩,为自己的将来加分……”

    哈利的思绪又飘远了,他不自觉地担心起自己的前途。难言的烦躁感渐渐在心头积聚,教室里的空气像被人抽离了一般,让呼吸压抑得难受。

    未来怎么办,他真的不知道。


11 Apr 2015
 
评论(19)
 
热度(107)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