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二十六章 意料之中

  

第二十六章  意料之中

    

    随着返程的时间越来越近,哈利决定单独和斯莱特林谈谈。他没有忘记临行前斯内普交给自己的任务,也不敢忽视赫敏交予的使命——在最近两天的来信里,女孩儿用了更多的篇幅分析着魔法部的情况,甚至还把这几天的预言家日报统统寄给了哈利。他得知,魔法部的换届大选从周一便拉开序幕。全英国范围内的成年巫师投票将持续两天,也就是说,正式的选举结果将在本周三,也就是明天,就会公之于众。

本次大选将确定新任魔法部长,而这个人将重组各大司司长布局,带领新一届政府执政接下来的四年 。目前,候选人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铺天盖地的宣传、演讲,以及拉票信息霸占了预言家日报的各个版面。除了金斯莱・沙克尔以外,还有杰森・沃洛克和多维特・安森两名主要竞争对手。

    从报纸版面可以看出,金斯莱并不擅长于舆论宣传,也不会讨好记者。实政主义派的他更多是强调自己的业绩,以及魔法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不像沃洛克,大篇幅地给人们保证着空洞的美好生活,而安森更是夸张,直接列出在自己的执政下,未来四至八年英国魔法界的壮丽蓝图。

    赫敏还在来信中提到,金斯莱为首的凤凰社成员们遵守着当初立下的约定——不把哈利作为政治宣传来谋权谋利。目前来看,虽然其他两派都忌惮着凤凰社的下一步行动,担心救世主的名号会是投票最终阶段的杀手锏,但金斯莱和他的团队似乎还没有这个打算。

    哈利的确不想参与政治活动,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舆论帮手。虽然他乐意帮助凤凰社,尤其是金斯莱得到魔法部部长的位置。战争期间,这位优秀的傲罗贡献极大,他相信对方有能力带领大不列颠重回正轨。但同时,哈利对自己的判断也存有怀疑,他对政客们的交际方式一无所知,对另外两位候选人更是陌生,他实在不敢贸然参与,左右选民的判断。

    说到底,他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十八岁巫师。

 

————

 

英国时间周三下午五点,经过两天的投票及计票之后,选举结果在魔法部地下二层的议会厅里被宣布。杰森・沃洛克最终以53.42%的支持率打败了金斯莱和安森,顺利拿下魔法部部长的职位。紧接着的第二天早上,沃洛克部长公布了直属的七名执行司司长名单。金斯莱被任命为法律执行司副司长,兼任傲罗办公室主任,勉强算是派归原位。 就此,长达十个月的战后临时政权宣告解体,在短暂的交接期之后,新的沃洛克政权便将正式上台。

周四上午,哈利自习室里读到了这个消息。赫敏的猫头鹰带来了刚出炉的预言家日报,以及女孩儿长达三页的分析说明。他发现报纸头版被魔法部官员更替名单所占据,密密麻麻的姓名以及职称,显示着此次换届堪称最大规模的换血。

哈利迅速地扫过七名新任司长的名字,没有在里边找到熟悉的凤凰社成员。此外,根据赫敏的分析,除了魔法体育运动司司长还由埃尔顿・麦克米兰担任以外,其他六位掌握实权的司长都由沃洛克的党羽接替。更有意思的是,在这次人员整合中,部里原本担任要职的纯血统巫师悉数遭到架空。其中最明显的两个调任,一个是原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亚当・沙菲克[1],他被调任到人马联络处。另一个则是原魔法事故灾害司司长丽斯・菲莱尔[2] ,她被调任到了妖精联络处。

按道理来说,这样不合理的降数级调任理应得到媒体关注,但预言家日报却只字不提。相反,再一次的,报纸成了只讲垃圾话的官方新闻。虽然哈利觉得那上边儿写的东西从来没有正常过。

作为魔法部管控的首要媒体,预言家日报推出横跨四个版面的专栏,对新任魔法部长的就职演说做了细致入微的报道——当然,白痴都看得出来这是打着客观的幌子,实则又对沃洛克吹捧一番。

在这之前,哈利并不知道杰森・沃洛克这个人,也不太熟悉他所推进的《巫师血统层级管理制度》。从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来看,沃洛克长得也不算出众,那是一张特点鲜明的政治家面孔——宽阔的额头上花白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在脑后,略见皱纹的眼角向下垂着,看似和蔼却又不失威严。又厚又平的嘴唇上方,小胡子梳理得甚是精致,和因肥胖而圆润的脸庞上打着的高光一样,光彩夺目。沃洛克冲着镜头微扬着下巴,笑容自信却也不失谦逊,旁边几个黑体大字写着演说的题目——“振兴,我们的路还很长”。

哈利耸耸肩,把报纸扔到一旁。他实在不懂为何赫敏的语气里充满了担忧,毕竟金斯莱担任临时部长时,大家都知道正式大选迟早会来。如果选民不支持这样一位傲罗出身的部长,那失去头把交椅也无可厚非。

再说,韦斯莱先生也没有遭受波及。按赫敏分析的看,这次遭殃的只是一些身居高位的纯血统官员。据哈利所知,魔法界权利圈高层的确长久以来被纯血统巫师垄断,他认为,趁此机会增强混血和麻瓜血统巫师的政治地位,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再说了,报道里说这位新部长似乎还很重视麻瓜的事,那对韦斯莱先生不是好事吗?

叹了口气,他决定把魔法部的事儿搁置一边,等回到霍格沃茨后再和朋友们讨论。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把马尔福约出来,和他谈谈复活节回英国的事儿。哈利闷闷地将报纸和信件叠在一起,想着这几天斯莱特林又开始无视他的存在了。

 

在经过上周日的“友好飞行”后,哈利以为他和马尔福的关系会有所改善,至少能有更多交谈,这样自己就能顺理成章地提出斯内普的话题。可是从这周一开始,马尔福却更加心事重重。他的表情回到了六年级的时候,永远皱着眉头,抿着嘴唇,似乎在盘算些什么。哈利不得不怀疑对方的反常,上一次,他就犀利地察觉到斯莱特林的密谋,万一这次马尔福又在搞什么勾当呢?

好几次,哈利忍不住堵住马尔福,将肚子里的疑惑问个究竟。可对方没有给他机会,斯莱特林每一节课都踩着铃声踏进教室,并在教授宣布下课的下一秒就起身离开座位。他看上去行色匆匆,就连哈利课上偶尔的讽刺都不予理睬。

直觉告诉哈利,马尔福一定发生了什么。而唯一能与之相关的,便是英国国内魔法部的变动。或许赫敏和罗恩的猜测没错,那个男孩儿果然和这次政权更替有关系,难道他,或是他们家族又在暗中策划着什么?

一股被欺骗的滋味儿让哈利有些恼火,就在几天前,他就要相信斯莱特林真的在变好——研究、学习、魁地奇……马尔福像所有正常学生一样过着最后一年的校园生活。即使他偶尔讽刺自己,但那无伤大雅。

哈利不愿相信,那个傻瓜居然还在秘谋着见鬼的勾当。

 

---------

 

    周四下午的魔药课上,哈利终于抓住了机会。

麦克莱恩要求学生们两两一组,测试快速愈合药水对豚鼠身上的厉火咒伤痕的治疗作用。由于厉火咒属于黑魔法的一种,因此按常理来说,快速愈合药水的效果不可能很好。但麦克莱恩却让他们调整药剂中起着催化作用的亚美阿捕鸟蛛的毒液浓度,找到这个变量的最理想区间。

由于教授事先准备好了大量的半成品快速愈合药水和实验用豚鼠,因此需要一个学生负责添加定量亚美阿捕鸟蛛的毒液完成魔药,另一个学生则负责在受体上进行试验,并记录反应情况。

看着学生们陆续取走讲台上成排摆放的豚鼠笼子和玻璃瓶,哈利的胃部泛起一阵阵恶心。他向来不喜欢伤害动物的活体实验,但麦克莱恩却没有给他回避的余地。一个小组得负责三个不同浓度的实验,他正犹豫着,却听德拉科懒洋洋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怎么?波特,害怕了?”

“你……”哈利猛地回头,不敢相信对方居然主动和自己搭话。

“很多高阶魔药和魔咒都会涉及活体实验,你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霍格沃茨通常不会让学生做这种试验性的工作罢了。”德拉科耸耸肩,压低声音嘀咕,“我打赌麦克莱恩教授八成又是接了什么私活儿,正好利用上课收集实验数据呢。”

说完,德拉科也不再理会哈利,径直就朝讲台走过去。格兰芬多还在为这莫名其妙转变的态度吃惊,却见对方已经把材料都取回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开始干活儿吧。”

“你……你没事吧?”哈利结结巴巴地问,“我是说,你前几天不是不理我吗?今天怎么又……”

德拉科头也不抬地整理着操作台,声音里尽是戏虐:“原来救世主这么在意我?真是谢了你的好意。”

“我才没有!我……”哈利急忙解释,却被打断。

“得了,我没事。但如果你不赶紧动手帮忙,搞砸了这堂课的成绩,那我就有事了。”说着,德拉科把装有豚鼠的笼子推到哈利跟前,吩咐道,“你负责施咒,我负责魔药。”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速记笔和羊皮纸,对着他们轻轻念了几个咒语,“记录的事情就交给魔法吧,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哈利点点头,目光转向笼子里几只乱窜的小东西。他极不情愿地将其中一只拧出来放进实验用的铁笼里,举起魔杖指着它圆滚滚的身躯。“真不明白为什么麦克莱恩要弄这些……”他小声抱怨。

“因为最终,这些药是得用在我们巫师身上的。”德拉科快速回答,他已经开始加热药剂,“黑魔法损伤是一个永恒的医疗难题。为了成功,实验和牺牲是无可避免的。”小号坩埚中的液体迅速沸腾,把握着时机,他又将2.3毫升亚美阿捕鸟蛛的毒液加了进去,并逆时针搅拌,“这次实验很可能没有意义,很可能治愈的关键不在催化这一步上。但一剂魔药里含有那么多步骤、那么多成分,我们只能不断试错。”

“所以,准备好了吗?波特。记得掌握好力度,别一下把它烧死了。”

    哈利屏吸,在德拉科的提示下,厉火咒像烟花一般砸向豚鼠的腹部。瞬间,它白色的皮毛变成了焦黑色,伴随着动物尖锐的嘶鸣,表层皮肤被火舌吞噬,鲜血和破损的软组织混合在一起,剧烈的抽动让它们四处飞溅。哈利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还好德拉科比他冷静,斯莱特林抢过哈利的位置,将手中的魔药涂抹在豚鼠的伤口之上。药效几乎在分秒间变止住了恶咒的侵蚀,只见周围完好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裂口收拢,撕扯着豚鼠的身体向一侧弯曲。接着,烧伤处长出了一个快有它头部大小的深褐色肉瘤,像熔岩滚过地表后留下的疤痕。

    哈利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久久说不出话来。

“看来这次的剂量不对。”德拉科用陈述的语气说。在检查了羊皮纸上记录下的实验过程后,他将使用的药剂、豚鼠和记录摆在一起,接着处理起第二份实验品。

“梅林,这真是太……”

“我们还有两份。如果你觉得受不了,就把眼睛闭上,只需要施咒就可以了。”斯莱特林说,但哈利却不愿意服输。

“不用了。我只是一开始有点儿实验不了。”

“哦?是吗?”德拉科挑着眉毛看了他一眼,“那你准备好第二次吧。”

 

——

 

      哈利和德拉科的实验持续了一个小时,速度比其他同学快上不少,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第二次的2.7毫升和第三次的3毫升的实验结果并没有大的改变,只是结在豚鼠腹部的脓包大小有细微缩小罢了。将数据和成品交给麦克莱恩后,两人回到位置上。动物痛苦的尖叫声还在教室的各个角落此起彼伏地响起,让哈利胃里愈加翻腾,他正想着要不要施个闭耳塞听,却见德拉科抢先一步,一个静音咒落在了他们周围。

“谢谢。”哈利得救般地朝对方点点头。

“你脸都憋的发紫了,波特。可不要在我身边吐。”斯莱特林厌恶地皱了皱鼻子,从书包里取出一叠厚厚的笔记翻了开来。

“你要干什么?”哈利伸长脖子好奇地打量起上面的东西,却发现看不太明白。

“自习。”德拉科翻了翻眼球,“不要打搅我。”

“魔药吗?”哈利拍了下桌子,恍然大悟,“啊!是你之前从斯内普办公室拿走的那些?”

德拉科没有回答,羽毛笔已经在纸上勾画起来。

“嘿,对了,我来的时候你教父让我带话,叫你复活节回去见他。他知道你拿走了办公桌下的暗盒,我想他要亲自和你谈谈。”哈利说完松了口气,庆幸自己终于完成了任务。他感觉马尔福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下,似乎对这个消息感到吃惊。但他没有立刻接话,只是抿紧嘴唇,目光仍停留在羊皮纸上。

“他看上去挺担心你的。”哈利补充道。

“但我想我是回不去了。”马尔福终于抬起头,望着哈利的眸子轻声轻气地说,“告诉西弗,我回不去了。”

“什么?为什么?”

“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的,波特。”

“可……”哈利不可理喻地瞪着他,想反驳却不知怎么说出口。斯内普那么强硬地要求自己带回德拉科,但这该死的斯莱特林却这样的态度!这两个人什么意思?变着方法来着磨他吗?

   但纵使哈利再怎么生气,对方也不在打理他。和之前的课堂一样,下课铃一响,德拉科收起笔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3月26日,星期五。预言家日报头版上,卢修斯和纳西莎的照片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黑白的大字写着以下两个标题。   

  《魔法部出台关于加速推进战时食死徒审判事宜的条令》

  《马尔福夫妇成为首对获刑食死徒,没收全部资产,并处流放》

前者主要介绍了被捕食死徒的定罪以及处罚细则。由于目前处于羁押候审的战时食死徒达百余人,因此该条令也采取酌情惩处的方式,最重的处以流放,最轻的则是罚金。根据后者的报道,3月25日,魔法部拿马尔福夫妇案件作为先例,在沃洛克部长出庭的情况下,对二人进行了定罪和判刑。最终,法官和陪审团将卢修斯和纳西莎定性为“危害巫师界安全罪”和“潜在恶意杀人倾向”,没收二人全部财产,并判以流放的惩处。

哈利不理解,去年暑假他为德拉科出庭作证的同时,也为纳西莎留下了证言笔录,证实对方的确在最终战役时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所以即便卢修斯是罪有应得,那纳西莎的刑罚也应被减轻。不过,据说魔法部部长当庭宣布哈利的证词缺少第三方证人,因此效力不足,不能成为减轻刑罚的主要依据。

还有一点,这个被重新提到台面上的流放罪也很不符合近百年来巫师界刑罚的趋势。赫敏在信中解释,由于现在真正的无人区已经很少,处以流放与放归社会无差异。即使是他国社会,也会对公众造成威胁。她甚至怀疑是不是阿兹卡班出了什么问题,才让魔法部不得不采取流放的手段。

    赫敏还提到,魔法部还有意将之前已经审理过的食死徒案件,包括德拉科・马尔福在内的十八起保释案件重新翻案。但目前,由于一部分老资质的魔法部官员强烈反对,沃洛克也还没有正式表态。但可以肯定的是,小马尔福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英国了。为了性命安全,呆在国外是最好的选择。

    一口气读完报纸和信件,哈利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此刻内心燃烧着的情绪究竟是什么。从未有过的失落感扑面而来,男孩儿无力地靠着椅背,想着那个家族——不知道该是拍手称快,还是为之惋惜。

     

 

 

 


[1] Adam・Shafiq.

[2]Reese・Fawley.

 

07 Apr 2015
 
评论(5)
 
热度(109)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