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二十四章 战场之上

 

和往常一样,比赛日的早上哈利醒得很早。在床上稍微躺了几分钟,他决定起来收拾着装。昨晚写总结稿写到很晚,加上白天的训练,让他脸色有些惨白。不过,蓬头里喷涌而出的热水充分地温暖着他的身体,乏力的四肢正逐步苏醒着。哈利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努力调整出最好的精神状态。

早餐被家养小精灵送到房间,哈利强迫自己吃了几口闪着油光的考肠和玉米浓汤后,便早早来到队员休息室。他打算在比赛之前最后检查一下自己的扫帚。然而,胃部却因为紧张开始阵阵抽痛,哈利郁闷地给扫帚上着油,祈祷着这股疼痛早点消失——好歹也是格兰芬多的队长,他可不愿意在这种场合给学校和学院蒙羞。

随着时间的推移,队员们陆续来到准备室,大家的脸上都挂着一定程度的严肃。虽说这场比赛表面上是和Mad Cat的友谊赛,但由于上一场比赛输得不甘,又是常年的竞争对手,双方俱乐部都不敢轻视。韦伯带领大家做着最后一遍战术复习,紧绷的声线充斥了整个房间。

当广播里一个带有浓浓鼻腔的男声告诉他们该进场时,哈利感到心脏快被他从胃里吐出来。

“伙计们,复仇的时候到了!”韦伯左手拿着扫帚,右手握拳高举空中。他深蓝色的眼睛闪着光,一一扫过围成一圈的队员,鼓励道,“今天!我们势必要一报雪耻!”他故意多看了会儿哈利,似乎在激励他。

随着通往球场的大门被打开,队员们跨上扫帚,鱼贯地冲入场内。哈利是最后一个入场的,他飞到半空中,和队员们围成一个圆。四周充斥着欢呼和喧闹,还夹杂着号角以及礼炮的声音。天花板在魔法的作用下已经变成了湛蓝的天空,一轮白日高高地挂在东南角儿,刺眼的阳光让哈利双眼有些发胀。

他调整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随时可能吹响的哨声上。广播里,先前那个带着鼻音的解说还在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自己。“看啊!观众朋友们!那就是来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哈利・波特!在这场友谊赛上,他将代替特拉维斯・布莱德利,担任本场比赛Scary Monkey队的找球手!据可靠人士爆料,波特被誉为霍格沃茨史上最年轻、最优秀的找球手!他曾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加入格兰芬多球队,并为他们取得了胜利!”

“不过,亲爱的国际友人,我们不得不善意提醒,他的对手可是德姆斯特朗的新星——本・卡佩!他在本年度常规赛上已经保持了每场比赛都抓到金色飞贼的记录!所以说,观众朋友们!两所学校的强强对决,一边是矮小却灵活的哈利!一边是取得连胜的本!究竟谁才能帮助球队取得胜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该死的,你才矮小!”哈利愤愤地咕哝着。正当他想回身儿看清解说台上到底是怎样的粗头大汉在评价自己时,裁判员的哨声吹响了。队员们哗地散开,在韦伯比划的手势下,排成了预先讨论好的战术列队。

贯彻着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这一理念,Scary Monkey的三名追球手像箭一般迅速地冲向敌阵,朝对方手中的鬼飞球发动攻击。击球手们则飞快找到游走球,借此干扰对方的防线。韦伯绕着球门成8字飞行着,不露出任何空隙。

哈利飞在整个球队的最上方,他需要在寻找金色飞贼的同时,作为一颗活子穿插于队列之中,帮助其他队员防守和进攻。估计是看在他实在比不得北欧人的强壮,韦伯也没有勉强哈利去担任近身防守。事实上,他只需要在对方传球的时候见机从中间飞过,起到干扰作用便可以。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Scary Monkey队仍旧选择了战车战术!他们的快节奏向来让Mad Cat队的防守不堪一击!看,又是一个漂亮的进球!好样的!美丽的安娜・奎尔!”解说员高声赞美,场上比分已经30比0了。

说实在的,与Scary Monkey相比,斯莱特林球队的猛撞根本算不上什么。快节奏的进攻跟偷袭,再加上迅速且滴水不漏的防守,这让对方一旦进入得分区域,就如同到了泥潭,寸步难行。韦伯是防守上的最后一道铁墙,而他活动的范围比哈利见到的所有守门员都要广,几乎到了后场三分之一的位置。偶尔几个漏防的球,眼看着就要被送入门洞,下一秒,韦伯威猛的身影就将球狠狠的击退。

比赛几乎没有悬念——除非遇上奇迹。

而本・卡佩就是奇迹。

哈利远远地望着那个褐发少年如老鹰一般盘旋在半空中,俯视着球场的每个角落。少年似乎并不关心自己球队的进球状况,他眯着眼睛,危险地观察着每一英寸的天空,寻找那个一闪而过的金色身影。哈利好几次看到那个少年加速俯冲,花哨的高难度飞行技巧让他夺得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不仅仅是女孩儿的欢呼。

好在比赛开始半个小时后,Scary Monkey和Mad Cat的比分已经被扩大到130比50,解说员有些按捺不住,从他略带担心的语气中,哈利猜测他一定是本的粉丝。“看啊,卡佩像只雄鹰,耐心等待着他的猎物。看,他加速了,火弩箭像彗星一般冲上云霄,他是不是抓住了什么!?噢,不,又一次,他空手而归。可怜的本,让我们为他祈祷着好运吧!”语罢,看台上又是一阵阵热烈的尖叫。

随着比赛的推进,哈利已经得到了最好的适应,他一边适时帮助队友们防守,一边急速绕着球场飞行,不放过任何一个金色影子。好几次,他都看见那个灵活的小东西穿梭在激烈的对抗中,绕过鬼飞球和游走球,如兔子般机敏地窜来窜去。可惜,在哈利做出反应之前,金色飞贼早已一闪而过,不见踪影。

但哈利并不着急,按照韦伯的战术,他能不能抓到金色飞贼对比赛的影响并不大。只是,他不得不忍受那个带鼻音的解说员不时嘲讽自己的身高和偏瘦的体型。脑海里,一张有乌姆里奇和达利混合的五官活灵活现,哈利打赌解说员铁定跟这长相八九不离十。

当他低头回旋,险险地躲过呼啸而来的游走球时,梅林终于将橄榄枝抛向了他。哈利看见一道金色的闪光正在场边悬空看台的底部穿行。他想也不想,身体直接做出了反应。随着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他再也听不见任何喧闹和尖叫,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向那到闪光,抓住它!

不过,半空中的本很快也发现了金色飞贼的存在。少年骑着火弩箭,一个俯冲猛地向下,追赶着哈利而来。由于扫帚本身的优劣对比,本很快就追到哈利侧后方,随时准备将黑发格兰芬多挤下扫帚。

观众席沸腾了,每个人的目光都锁在两名找球手身上,他们大叫着,高喊着,发泄着自己的紧张情绪。

一路向下陡降,眼看着离金色飞贼越来越近。哈利伸出手,他能感觉到翅膀飞速震动发出的嗡鸣。还差一点,他想着,还差一点他就能为球队锁定胜局。可惜后方如猛虎一般杀气腾腾的对手已然杀到身前,两人处于并着肩飞行的状态,双方都不愿意让出近在咫尺的猎物。本也慢慢伸出右手,并利用速度和气流将哈利渐渐逼开。

跟随着金色飞贼,他们飞得越来越低,并且不断靠近看台底部的石墙。照这样下去,两人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秒撞断脖子。哈利决定不再拖延,正巧此刻金色飞贼突然又往下一个折返,哈利抓住时机,将重心猛地往下一垂,以倒挂在扫帚上的姿势,牢牢地将那个小家伙困在掌心。

“哔------------------”

终场的哨声响起,哈利看到本无奈地耸耸肩,抬起扫帚向上折返而去。他开心地笑着,猛地一台扫帚,做出朗斯基假动作般的急停。当光轮2001与地面垂直,稳稳地停下时,他轻轻一跃,优雅地踩在泥土和绿草的场地上。

“看啊!是哈利・波特!是哈利・波特抓到金色飞贼!传闻果然没错!那个来自英国的魁地奇找球手!他不但有着拯救英国魔法部的美誉!在魁地奇上,居然也有如此高的水平!噢!谁也没想到!那个小巧的身体里居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潜能!”

在解说员撕心裂肺的赞许声中,欢呼的热潮一波高过一波。哈利懒得计较解说员的说辞,他高举起右手,仰头向看台上的观众们展示着手心里安分的金色飞贼。韦伯是第一个骑着扫帚降落在自己面前的,他疯狂地大笑,一把搂住哈利的肩膀。紧接着,其他队员们都相继而至,把哈利捞了起来,高高举过头顶!

格兰芬多挥舞着双手,欢呼着,大笑着,久违地沐浴在胜利的喜悦中。

 

-------

 

    当队员们相继离开球场,打算换完衣服进行第二轮儿庆祝时,哈利眼尖地找到了那个等在场边斯莱特林。他把扫帚和防具拜托给队友后,朝少年跑了过去。跟那天一样,德拉科懒懒地靠在石墙上,挂着一脸假笑。哈利发现对方今天穿得很随便——脱下了黑色的斗篷和白色衬衣,他换上尖领儿的淡灰色针织衫和深色长裤,上衣低领的设计使锁骨显得异常突出。斯莱特林苍白的皮肤下隐藏着的淡红色表明,他也为这场比赛而兴奋。

    哈利也假笑着和他打招呼——这几天的相处下来,他成功掌握了对方标志性笑容的诀窍。“怎么样?心服口服了?”他抬手,把一直握在右手手心的金色飞贼抛向对方,得意的挑眉。

    敏捷的抓住金色小球儿,德拉科盯着眼前一脸臭屁的格兰芬多,哼了一声。“是啊,伟大的哈利・波特,我打赌今天之后,你的粉丝群又要增加了。怎么样,考虑卖签名照吗?我投资。”

    哈利好笑地瞪着一脸别扭的马尔福,正打算回嘴,却被对方接下来的话呛到。

   “噢,但你一定不能暴露你的身高,你知道。欧洲人都很高大威猛,一旦他们知道英雄哈利只有五英尺七寸,那么那些六英尺多的大汉一定会哭的。”

   “去死吧!”哈利脸红着吼道。他受够了被各种人嘲笑身高,尤其是被马尔福。可偏偏对方比自己高出大半个脑袋。哈利暗自咬牙,用各种各样词语诅咒着。

   “但是,不得不说,你飞得不错。”德拉科耸耸肩,不情愿地承认,“这变相证明了我也应该比本飞得好。”

    “噢,得了吧!”哈利笑出声来,他发现自己喜欢听对方自吹自夸,“用事实说话,马尔福,你不服可以和我比一比,你知道,我可是随时都准备轻易胜出的。”

    “噢,我当然奉陪。如果是救世主的命令的话。”德拉科不屑地扬起下巴,狠狠地补充道,“我可不怕你,波特。”

    哈利咧嘴,心里的野兽也跟着发出长啸——当然,他目前把这统统归结于好斗意识旺盛。毕竟,谁不想赢过自己的死对头呢?

 

 


 


31 Mar 2015
 
评论(10)
 
热度(116)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