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二十二章 特殊练习

    

这两天,哈利已经上过除魔法专精外的所有七年级必修课程。总的来说,德姆斯特朗的教授在学科的书目选择和课程安排上比霍格沃茨严格要得多,这也使得课程难度整体提高了不少。由此,哈利不得不苦读大量用古拉丁语编写的教辅资料,来填补知识上的空白。每天课后,他都得在图书馆花上两三个小时整理学习笔记,以达到麦克莱恩“苛刻的”要求。

不过,好的方面是,他在这里畅快地享受着飞行。

几天前,哈利在ScaryMonkey俱乐部队长韦伯・莱尔特的带领下,久违地骑上了飞天扫帚。从球队仓库里借来的光轮2001,效果虽赶不上自己的火弩箭,但室内飞行带来的新鲜感很好地弥补了速度上的缺陷。事实上,室内魁地奇球场和正常的球场并无差异。在专门打造出来的魔法空间里,无论是风速、湿度、气候条件、光线等都严格地遵循了自然界的规律。那里并不永远都是温煦的阳光,也有阴晴不定、狂风和暴雨。只不过魔法毕竟有边缘,有一次哈利飞得太高,突破了室内的穹顶,被股强大的阻力反弹开去。

在这样一个封闭的条件下,队员们更加注意球技和战术配合,飞行速度反而降到了其次。由于周末与Mad Cat的友谊赛已经敲定,哈利也作为找球手加入了Scary Monkey的日常训练。作为一只外来的“疯猴子”,他不仅要记住球员间的战术手势,还要加强对闪避、穿插和掩护动作的练习。好在球员们是帮热心肠的好战分子,随着哈利的加入,大家都扬起一股友谊赛必胜的斗志。

正因为上述种种原因,哈利的交换生活忙碌又充实。每天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吃着家养小精灵备好的晚餐,然后搂着柔软的床被入睡。虽然感到抱歉,但哈利只能草草几笔敷衍着好友们的来信。不过这也算是好事,他的负面情绪几乎没了踪影,无论是让人心碎的恋爱,还是阴暗晦涩的梦境,似乎都被极地的寒风吹到了夏威夷。

然而,硬要说有什么不满的,那还是关于那个可恶的马尔福。这几天他们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哈利甚至没有找到机会传达斯内普的嘱托。事实上,他们一起上所有课程,并且坐得很近——马尔福似乎很喜欢坐在他的正前方,以求那颗铂金脑袋能无时无刻出现在哈利的视野里。可即便如此,他们的交谈却很少。好几次,哈利因为抑制不住心里古怪的冲动,主动想找马尔福小声聊天,却都被对方恶狠狠的瞪视吓了回去。

     直到星期四下午,在他的第一节魔法专精课上,他才成功抓住了那个斯莱特林的注意力。

     同其他教授的第一堂课一样,布兰歇尔特对哈利十分感兴趣。她热切地邀请男孩儿来到教室前面,甚至不惜占用冥想练习的时间,为大家示范几个拿手的咒语。不过与其说是示范,不如说是被攻击。

“我听托福迪教授说过,你擅于使用防御咒,对吗?”

前一秒布兰歇尔特还笑眯眯地亲切询问,后一秒一个昏昏倒地就朝哈利扔过来。格兰芬多吓了一大跳,还好长期实战训练让他条件反射地使出盔甲护身,挡在了咒语的攻击。魔法的火花碰撞在防护壁上,发出些微爆炸声响。

   “不错,反应很快。”女巫挂着满意的笑容,完全不在意先前的冒失。哈利不敢放松警惕,他曲着腰,做出防御的姿势,听教授继续说道,“我还听说,你的缴械咒很不错。”

    又一个咒语扔了过来,这次格兰芬多做得更好,直接在半途拦截了这击“除你武器”。

   “太棒了,孩子,这让我对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有了新的认识。”说着,布兰歇尔特往后推了一步,将魔杖收回袍子下面,转身看向在场的学生,“好了,别这么紧张。我想我们可以请你回到座位上……”她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回头看向哈利,“噢,原谅我,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英国魔法部的提贝卢斯·奥格登告诉过我,你的呼神护卫咒语施得很棒,对吗?”

哈利迟疑地点点头,一时没想起这个陌生的名字是谁。

“她在你的O.w.l.s考试上亲眼见过,那时候你才五年级。”布兰歇尔特的眼睛里充满着好奇,“我想,你不介意为我们展示一下你的守护神吧?”说罢,她微微欠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此刻,全班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德拉科的,都集中在哈利身上。这让黑发男孩儿有些紧张——他一向不善于应付这个。但他还是顺从地举起魔杖,轻轻地吐了口气,高声喊道:“呼神护卫”。

话音刚落,一匹银色的牡鹿咆哮着从魔杖顶端冲出,轮廓分明的肌肉展示它雄壮而矫健的身姿。哈利惊讶地发现,距离上次看到自己的守护神,牡鹿的样子似乎又强壮了许多——这说明自己的魔力纯度又得到了提升。在惊叹声中,牡鹿高傲地仰着头,踩踏着淡蓝色的火焰,随着魔杖的舞动围绕着教室奔跑。最后,伴随嘹亮的嘶鸣声,它高抬着前蹄冲出雕花的窗户,消失不见。

    

——

 

德拉科死死盯着守护神消失的方向,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熟悉的嫉妒在胸口熊熊燃烧,沉睡在大脑里的记忆仿佛一块重石,把他的自尊和骄傲砸得粉碎。他记起来,曾经的自己是多么讨厌波特,嫉恨波特。那个格兰芬多永远都在镁光灯下,轻易地博得众人的关注。他仿佛得到了梅林的眷顾,只要轻轻动一根手指,就能做出惊艳世人的伟大成就。而自己呢?马尔福的名望成了粪土,他什么都不是,在波特面前,他就像个阴影里苟延残喘的虫子,一点光芒都得不到。

原来他还是那么嫉妒他。

德拉科惨淡地勾起嘴角,这匹银色的牡鹿如此轻易地点燃了沉睡在心底的妒火。他本以为,在波特把自己从大火里救出来后,这些嫉妒就会随着时间渐渐淡忘。他理应感激那个男孩儿,他也能够理解作为“活下来的人”的苦衷。在战争里,他亲眼看到了黑发格兰芬多的命运有多么坎坷,他也知道,哈利・波特是战胜了黑魔王的男人——即便是自己,也无法否认他的强大。

可德拉科不甘。

他不甘心自己努力了那么久,仍极不上那个该死的波特,哪怕是一丁点儿。就连简简单单的守护神咒,他都没办法掌握,还谈其他什么呢?

波特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插入德拉科的生活。

他知道决不能沮丧,不能言弃。

可嫉妒背后,失落感就像一座墓碑,在阴云密布的心田里,久久地控诉着无能与绝望。

   

-------

        

这堂课上,德拉科走神得厉害,以至于忽视了女教授不断对格兰芬多投去的赞许的目光,自然也错过了下课时,女教授向哈利提出的参加德拉科的私人练习的建议。当好心的波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布兰歇尔特的请求,并朝自己得意的挑眉时,德拉科才反应过来,他究竟错过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帮我?波特!收起你那过盛的怜悯吧!”在离开教室的路上,德拉科终于忍不住了,他恼火地吼道。

    “噢,拜托,我只是想看你出丑。”哈利反驳,眉宇间透露着得意,“再说了,布兰歇尔特教授邀请的我,我怎么好意思回绝。”

    “是啊是啊是啊,我都快忘了,你是个老好人。乐意于帮助食死徒走出困境。”德拉科故意拖长语调,干巴巴地嘲讽着,“没想到你还老能俘获老年人的芳心,哼。”

    “闭嘴!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家伙!”

    “滚开!”

    格兰芬多当然不会因为斗嘴而乖乖走开。相反的,他凑得离德拉科更近了,看上去兴致极高。德拉科拉长了脸,他加快了脚步,想要甩开对方,但和往常一样,这样的尝试只是徒劳。

“嘿!对了,周日你来看比赛么?魁地奇,呃,MadCat对阵Scary Monkey。”格兰芬多突然冲着德拉科的耳边大声喊道。

“你怎么问起这个?”我们难道不是在吵架吗?——后半句话被拦在了喉咙里。

“我记得你之前说的那个找球手,他是MadCat的球员,不是吗?”

“是啊,本・卡佩。”德拉科皱起眉头,“然后呢?你想去一睹他的英姿,顺便拿个签名?”

哈利做了个鬼脸,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总之,你会去看吗?”他锲而不舍地追问。

“也许吧,如果我在咒语练习上有所突破,或许会去看看。”德拉科瘪瘪嘴,无奈地想着——哪儿来那么容易就突破。不过,当他狐疑地看向身旁的格兰芬多时,却吃惊地发现,对方居然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他疯了吗?

“交给我吧。”

哈利爽快地答道,之后两人便不再言语,他们在二层尽头的走廊处分别。哈利往下,朝魁地奇室内球场的方向走去,而德拉科则往上,打算用晚餐前的这一小段儿时间,在图书馆好好整理下自己的研究论文。

 

——

 

自从成功熬制出斯内普的魔药后,德拉科和麦克莱恩又在改良部分药材和用量之后,尝试了数次熬制。从小白鼠身上的试验成果来看,目前的进度还算乐观。虽然和黑魔标记一样,他们没能成功地消除受体身上的压迫性标记,但能在不损伤肉体的情况下让其颜色逐步变浅,就说明他们在不断靠近成功。

然而,德拉科也不敢轻易在自己身上尝试第二次,他们还没有摸透究竟是哪几个步骤对龙鳞粉末的损伤作用起到压制,也没有找到足够的理论支撑起这个复杂的魔药方程,轻举妄动恐怕只会自食恶果。可随着操作越发熟练,以及对每一个成分的理解不断深入,德拉科也切实地感受到教父的研究正顺利地向前推进着。

也正因为这样,麦克莱恩提出在四月底的布鲁塞尔学会上作一次公开发表。他们将此项魔药命名为压迫性标记缓和剂,尽管缺少足够的实验数据,但麦克莱恩仍坚持应该鸣响这一枪。按他的话说,我们不能保证没有其他学者在做着同样的研究,一旦对方比我们先发表,那这项课题就功亏一篑。

因此,这些日子里,德拉科花上大量时间整理研究的成果。在学会上发表未完成的东西,不仅需要他拿出的成果足够有说服力,更讲究发表者的用词。他得掌握如何回避那些没有解决的问题,将最好看的部分展现在世人面前。

 

——

 

    晚餐过后,哈利准时来到布兰歇尔特的办公室门口,发现金发斯莱特林已经等在了那里。他并没有迟到,虽然头发还滴着水,脸上也还带着刚冲完澡后特有的热汽。只见德拉科朝他冷冷一笑,“真难得的守时啊,波特。”

    哈利翻了个白眼,不理会对方。他现在心情好极了,刚刚的训练赛上,他首次成功抓住了金色飞贼。室内飞行越来越得心应手,他觉得自己像只灵活的猴子,终于在猴群中找到一席之地。

    布兰歇尔特准点打开了木门,迎接两个男孩儿。“欢迎,德拉科,还有哈利,允许我这么叫你。”简单的问候声里,二人鱼贯而入。一进入室内,哈利就注意到了墙角那个巨大的黑木箱。

“一个博格特,哈利。”女教授走到箱子旁边,轻快地解释着,“我们将利用它来训练守护神咒,毕竟,在荒芜人烟的极地可不好找到摄魂怪。”办公室里的会客椅以及一对儿单人沙发被挪到了靠墙的位置,这让木箱的正前方留出一块空地,便于他们练习。

“我之前也是利用的它学习守护神咒,可是,我现在不再确定自己最害怕的是什么,所以……”哈利有些迟疑。但金发少年却哼地一声打断了他。

“哈利,你只要脑子里想着摄魂怪的样子,博格特就会变成那样。你知道,他会误以为你惧怕那个生物。”布兰歇尔特有节奏地拍打着半人高的木箱,耐心地解释着,“愚蠢的生物,不是么?”

哈利不置可否,他怀疑地瞪着木箱,似乎要透过锁眼将里面的宿主看透。

“那么现在,哈利,你先来作个示范好吗?亲爱的。”布兰歇尔特不由分说,一把将犹豫不决的男孩儿推到箱子面前,“准备。”她拿出魔杖轻轻敲击。

    随着嘭的一声,箱子应声而开。十英尺高的披着破损黑斗篷的怪物嗖地窜到哈利面前,一股彻骨的严寒和瞬间溜走的快乐让他不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哈利厌恶地皱起鼻子,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双像在水里泡了好久的发白的手。

一旦稳住心神,哈利便飞快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去对角巷的记忆。他想起拥挤的小巷、橱窗里精致的飞天扫帚、成群结队的巫师……

    “呼神护卫。”

     随着高喊,杖尖溢出冷色的银光。牡鹿嘶吼着冲出魔杖,用强壮儿尖锐的角猛地把博格特逼回了箱子里。

    “很不错,不得不说,即使是再次见到,你的守护神也依旧夺人呼吸。”布兰歇尔特赞赏地拍了拍手掌,走到哈利面前,“现在,你能为我们解释下,你动用了哪段愉快的记忆吗?”

    “是我第一次去对角巷的时候——那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巫师。”哈利有些腼腆,他知道大多数人都听过自己小时候的遭遇——被麻瓜养大的男孩儿。

    “哼,你真是易于满足。”德拉科双手抱在胸前,怪声怪气地道。

    “噢,那是当然,除了在摩金夫人店遇见了一个白金色脑袋的自大狂,其余的时间,我敢保证,那绝对是百分百的快乐。”哈利回嘴,他知道那个男孩儿就是马尔福,作为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同学,那真不是个美好的印象。

    德拉科也翻了个白眼,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插进来的教授阻止了。

“好了男孩儿们,我们是练习,不是斗嘴。”她拍着两个男孩儿的背,催促道,“德拉科,你再试试,想想快乐的回忆。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是啊,这一点都不难的。”哈利补了一句。

 

——

 

在格兰芬多调笑的注视下,德拉科有些恼火地走到木箱前。他讨厌面对摄魂怪时周身寒冷的感觉,更讨厌在这个混蛋面前丢脸。他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排除所有杂念,只去想那些快乐的回忆。

是的,快乐的回忆。

当博格特再次冲出木箱,寒冷的空气和腐烂的水臭味让德拉科微微战栗。他闭紧双眼,努力想着三年级时,自己第一次和布雷斯、潘西去霍格莫德村的情景。他们在蜂蜜公爵购买了糖果,还偷偷喝了杯黄油啤酒。他们走在积雪的路上,嘴里还残留着麦芽糖的香甜。

“呼神护卫。”

    他大喊,但魔杖却没有丝毫反应。

“呼……呼神护卫……呼神护卫!……”

    博格特还在肆无忌惮地靠近他,夺走着仅存的快乐。他抖得更加厉害,小腿开始发软。脑海里回忆的画面不断变色——他眼睁睁地看着好友们消失在大雪包裹的石板路上,四周越来越黑。最后,一把无穷尽的大火吞噬了一切,炙热的火舌朝他呼啸而来。

    “该死的!”他吼道,绝望地往后退,直到背部贴紧粗糙的石墙。他倚在墙边,控制不住地往地上滑。隐约中,有人将博格特赶回了箱子里,周围的温度逐渐回升,德拉科握紧拳头,低头努力平稳着呼吸。

    一块儿巧克力递到自己面前,他抬起头,看到格兰芬多一脸关心地望向自己。他犹豫着应该推开这个伪善者,还是接受这丝关怀。

    “拿着吧,马尔福,我没下毒。”波特打趣道,把巧克力硬塞进德拉科手里。

    “你的回忆,快乐依旧不够,德拉科。”布兰歇尔特总结道,而这换来了斯莱特林自暴自弃的怒吼。德拉科急切地嘶嘶道,“可是!我试过了那么多!和父母的!和朋友的!我几乎回想了所有与他们在一起快乐的回忆!”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着,胸口也跟着上下起伏,“可是不行!还是不行!最后我都只能眼睁睁地、一次又一次看见他们死去!离开!备受折磨!”

    他颓败地抓着头发,尽量忽视格兰芬多投来的关切目光——收起你的怜悯吧!他想对救世主呐喊!想把那张眉头紧锁的脸赶出脑海!

“你试试我的回忆呢?”

波特的声音清晰而冰冷。

    “什么?”

    “想想我,马尔福!既然你的朋友们受尽折磨会让你难受。那我不是正好么?”格兰芬多吞了吞唾沫,耸耸肩继续说道,“想想看,在过去几年里,你最大的目标和乐趣,不就是让我出丑么?”

 

 


27 Mar 2015
 
评论(8)
 
热度(118)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