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十八章 极光效应

第十八章 极光效应

    

陌生的床铺让哈利辗转难眠,也许是大脑还没有从新鲜感里解放出来,困意迟迟不肯到访。他原本九点多就躺在了床上,打算结束这舟车劳顿的一天,没想到换了好几个姿势,他怎么都睡不着。房间里温暖而干燥,这让他的嗓子不太舒服。于是,哈利索性摸向床头的眼镜和魔杖,决定先去起居室喝点水,再回来接着数羊。漆黑一片里,他先是施了个报时咒——魔法告诉自己现在已经午夜十二点了,然后便摸索着爬下床,在荧光咒的照耀下往外屋走去。

没想到,略微冰凉的水却让他更加清醒。哈利有些无奈地走到飘窗边,静静地看着玻璃里白炽灯般耀眼的光芒中,自己的面孔逐渐清晰——镜面反射的模样略显成熟,乱糟糟的黑发、深绿色的眼睛、越来越明显的颧骨和下颌线。他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开始脱离青少年时期的青涩,生理的成熟让他更加像个独当一面的男人。而那道赋予他命运的闪电形伤疤则在凌乱的发丝间露出来,不再疼痛。

    哈利学着赫敏的模样,自信地挑了挑眉,走得更近了一些。这时,透过漆黑的夜空,他隐约看见一些绿色的光线在半空中飘动——那绝不是镜子的反光。他眯起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但室内的光源却让外部的微光并不真切。

    他放下魔杖,让眼睛在黑暗里适应了一小会儿。随即,夜空里令人惊叹的一幕便映入他的眼底:绿色的光带如同丝绸一般盘旋在深色的夜空中,越往低处,颜色就越偏向淡黄色。它们点缀在星河里,像无数有生命的精灵,随着某种不可听闻的天籁,翩翩而至,在长空中悠悠起舞。

    哈利忍不住欢呼起来。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极光——如此美妙的、来自大自然最朴实而远古的魔法。他想起自己曾在麻瓜电视机上的新闻里窥探过这种美丽,但那根本不能与眼前这一幕匹敌。心脏在胸腔里激烈的跳动着,哈利把脸颊贴紧窗户,想要看得更真切一些。

    “噢,我一定得出去看看!”他咕哝着,慌忙抓起搭在沙发背上的旅行斗篷,也不顾身上只穿着睡衣和拖鞋,举起魔杖匆匆向门外奔去。

    哈利一路小跑,生怕错过那绽放在夜空中的神韵——他曾在斯芬德尔特的书中读到,极光的性质及其不稳定,有时候它们会持续长达几个小时,而有时候却只有短短几分钟。再加上德姆斯特朗处于避风港内,时常被云层笼罩着,观察极光的机会就更加难得。

哈利凭着记忆跑到楼梯间,在直觉地指引下往上攀爬。他希望自己的运气足够好,能找到一个开阔的楼顶天台。拖鞋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回响,回声和脚步声混合着,变得更加突兀而嘈杂。哈利正想着会不会吵醒其他人,便一头撞上一个黑色的身影,这险些让他从楼梯上摔下去,还好对方即使反应过来,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臂。

    “波特!?”一阵急切地嘶嘶声从斜上方传来。

    “啊,居然认识我?”哈利惊讶地脱口而出。当他扶正了歪到鼻梁下方的眼镜后,这才看清自己到底撞到了谁——不,应该说是又一次撞到了谁。

“马尔福!?”他大叫。

    “嘘!!小声点儿!白痴!”德拉科赶紧伸手捂住哈利的嘴,紧张地朝后方的楼梯望去。在确认没有巡逻教师路过后,才恶狠狠地瞪着格兰芬多,似乎要用眼神把对方吃掉,“你想被抓吗!笨蛋!”说着,他用顺势用手掌压了压他的脸。

    “放开我!”哈利不甘示弱地从牵制中挣扎出来,压低声音还嘴道,“你才是白痴!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学,记得吗?还是说你的大脑已经被巨人吃了?”德拉科皱起眉头,不过转眼就露出豁然开朗的样子,“噢,我知道了,麦克莱恩教授提到过,这几天会有来自霍格沃茨的短期交换生,没想到就是你?”他轻蔑地笑了笑,摊开双手做出无奈的手势,“但我没记错的话,这次项目不是魔药学吗?你确定他们没有选错人?还是说你又偷偷把自己的名字塞进了什么杯里了?”

    哈利被气得语塞,支支吾吾地正想还击。但德拉科却扭头就走,把他扔在了后面。“回去睡觉吧,波特。明天的课祝你好运。”

“你给我等等!你要去哪儿?”哈利赶紧追了上去,“嘿,该不会又在搞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小把戏吧?马尔福?”一时间,格兰芬多完全忘记了自己深夜出来的目的,只是一心想抓住斯莱特林的蛇尾巴。

“不管你的事。”德拉科不耐烦地小声吼道,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可他怎么可能甩得掉哈利,郁闷地翻了翻眼睛,男孩只能不情愿地接受这块黏在自己后脖颈子上的糖了。

 

————

 

沿着楼梯一直向上,两人最终来到塔楼的顶端。在穿过和哈利所在楼层类似的走廊后,一处凸出的露台出现在他们面前。望着玻璃门外璀璨的星空和翡翠色的光带,哈利才从追逐游戏中回过神来。他屏住呼吸,被眼前绚烂的一幕夺去所有注意力。甚至没来得急施任何保暖咒,哈利猛地推开门,走进酷寒之中。

“波特!”德拉科刚要提醒对方,就听见来的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定是巡夜的老师! 德姆斯特朗的查夜比霍格沃茨更加严格,他可不愿被抓到后接受一个月的校务劳动的惩罚。这样想着,德拉科迅速收起魔杖钻进露台,轻手轻脚地关上门。也顾不得刺骨的严寒袭击着全身所有细胞,他猛地将发呆的格兰芬多往墙边一推,让他们的身影缩进视野的死角。

“别出声!”在哈利抱怨之前,德拉科先嘘声示意他安静。果不其然,几秒钟后,一个提着油灯的老人如同幽灵一般从门外走过——是管理员老杰克。哈利顿时也明白了斯莱特林的用意,他小心地贴在冰凉的墙面上,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德拉科的下巴在他的左侧脸颊边上,他能听清对方可以放缓的呼吸。

直到脚步声逐渐走远,消失不见后,两人才从过分靠近的姿势中解脱出来。紧张感一旦溜走,严寒便开始叫嚣着喧宾夺主。“梅林的胡子!真是冷死我了!”哈利哆嗦着抱怨道,德拉科则飞快给自己套上好几层保暖咒和防风咒,并顺便给一旁的格兰芬多也加了一层。在门口处丢下一个静音咒后,他扔下一脸错愕的黑发少年,抬头望向漫天的光晕,松了口气。

“还好赶上了。”

哈利则是像发现巨怪一样愣在原地。“我简直不敢相信!刚刚马尔福居然对着我施了保暖咒!我居然让马尔福用魔杖指着自己,并且施了保暖咒!噢,我一定是被冻傻了!”他在心底呐喊,但寒冷又让他不住地吸着鼻子。

好不容易收起惊讶,哈利低头,看见裸露在外的脚踝已经冻得发紫了。他立马掏出魔杖给自己多加了几层咒语,等温暖渐渐回归身体后,哈利才迈开脚,朝着德拉科所在的露台边缘走去。

他的注意力回到了眼前雄伟壮观的景象上。头顶的天空整个被绿色的光谱霸占,北极光如同流水的波纹般不停地抖动着、变化着。一旦捕获了世人的眼光,便绝不会将其从这光怪陆离的梦幻中放离。哈利不自觉从栏杆上探出身,他想避开尖耸的屋顶,窥视这绿色海洋的全貌。

而他身边的金头发斯莱特林也同样痴迷地扬着头。哈利发现马尔福的灰色眼眸在极光的映衬下也带上了点点墨绿,光斑让他的眼睛如星辰般明亮。他在那里找到了自己从未注意过的感情——他了然,就算是那个尖酸、刻薄而又高傲的马尔福,也会为眼前的壮丽景象所折服。

 

——

 

“真美啊!”哈利赞叹着,背靠着栏杆,手随意地耷拉在冰冷的扶条上,侧头对马尔福挑了挑眉毛。

“哼。”德拉科轻哼着,从沉迷里醒来。

“你之前看到过极光吗?”哈利问。

“一两次吧,这里云层挺厚的,不是个好的观察点。”德拉科回答,他向后退开几步,从兜里掏出一个装有淡紫色液体的玻璃瓶,“现在我要开始我的实验,不要妨碍我,波特,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什么实验?”哈利好奇地凑了上去,却被斯莱特林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该不会是什么黑魔法吧?”

“是啊,是黑魔法,能一招要了你的命的。”德拉科恶毒地笑了笑。哈利虽然听得出其中开玩笑的成分,但他却不敢怠慢,谨慎地将魔杖举在胸前。

“白痴。”

德拉科哂道,他不再理会神经质的格兰芬多,注意力集中在玻璃瓶上。他早就想做这次关于极光效应的实验,来确定斯芬德尔特的理论是否正确。要知道,如果极光的催化作用真如校长所说的那样,那会对他接下来的魔药研究大有帮助。

半个月前,他和麦克莱恩成功的熬制出了斯内普的药剂,但喝下后的效果并不是那么理想。事实上,他依旧不能施放呼神护卫,而魔药仅仅只让手臂上那丑陋的黑魔标记颜色变浅了些。由于压迫标记的主人已经死去,因此药剂是否能起到一定的抗压迫性作用,他们也不得而知。德拉科有些失望,但麦克莱恩却认为他无法成功施守护神咒,关键还是在咒语本身,药剂从原理上来看应该是成功的。

但德拉科不甘心,他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个熬制环节上处理不当。可他也明白,如果魔药真的有问题,那他体内的魔法循环早就被龙鳞粉末破坏得千疮百孔了。只不过现如今他只能各个方面大胆尝试,寻找守护神咒的突破口。之所以想到极光效应,也是考虑到是否能在榭寄生的催化环节进行加强。

    然而,德拉科毕竟是个斯莱特林。他不敢冒险,而是选取了斯芬德尔特在书中提到的凝神剂作为实验对象。据书中的描述,凝神剂药性较为稳定,操作简单,只需加热便可促发催化反应,是测试极光效应最好的魔药之一。

    不再拖延,德拉科拔开木塞儿,右手握紧魔杖,轻轻吸了口气。他低声念出漂浮咒,让玻璃瓶悬浮在半空中,随后,又迅速抛出一记烈火熊熊。一小团儿橙色的火焰出现在玻璃瓶下方,温差使瓶身蒙上一层白白的水雾。德拉科听到身边传来一阵愚蠢的惊呼,他勾了勾嘴角,把注意力集中在魔药的变化上。

十几秒后,淡紫色的液体开始沸腾,而几乎就是那瞬间,天空中的绿色光晕仿佛感知到了这一变化。只见极光的精灵如星屑般,一丝一缕地汇聚在一起,沿着夜幕的长河倾斜而下。它们的速度稍逊于流星,却也在短暂的十几秒后,垂落进半空中的玻璃瓶里。随着绿宝石般璀璨的光斑缓缓点亮淡紫色,药剂霎时发出夺目的光芒。

德拉科睁大了双眼,为眼前激烈而梦幻的魔法反应感动。他看着汇集的星尘渐渐形成漏斗的形状,仿佛正片天空都要坠入他的怀中。伴随着小小的漩涡,光斑以瓶口为中心盘旋着。如同一颗隐没在山谷间的星辰,在漫长的黑夜里,咏唱着神秘的诗歌。

当催化反应达到临界点时,一阵激烈的魔法气流呈扩散状向四周拍打而去。德拉科顾不上整理凌乱的发丝,也顾不上屋顶散落的积雪。

他甚至顾不上呼吸。


23 Mar 2015
 
评论(6)
 
热度(102)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