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十伍章 悲伤情人节

哈利最近反复做着一个诡异的梦——那不是之前困扰他的梦魇,没有连接天地的业火,也没有黑暗和死亡。相反,梦境是那么的祥和、而奇怪。

    起初,梦里的他和金妮躺在黑湖边的草地上,头顶是一整片梧桐树的绿荫。女孩儿的头发有着淡淡茉莉香,和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让哈利难以自禁地想去抚摸。他专注地欣赏着手中火红的发丝,仿佛那是人鱼珍藏的瑰宝。满足的惬意伴随着困倦,使他眼睛微眯。

    但不知为何,当他再次睁开眼,身边的人却不再是自己的女朋友,而变成了年轻时候的母亲——莉莉。

他吓得猛地从地上跳起,踉跄着从莉莉身边逃开。这时,年轻的詹姆斯也会出现在身边,他躺在哈利先前躺下的位置,侧过身子对母亲微笑。如同哈利一样,詹姆斯抚摸着莉莉火焰鸟般艳丽的发丝,细碎的吻落在发稍上。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身边,有小天狼星、莱姆斯,甚至还有小矮星彼得。他们围着父母,在草坪上嬉笑、打闹。而哈利就像是梦境的旁观者,他看着不属于自己的回忆,直到深切的孤独感将他带离。

    他试着把这个梦告诉好友,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被咽了回去。赫敏从来就不喜欢透着占卜气息的话题。“梦境永远只意味着你白天过的不好,而不能预示什么未来!”——她曾在特里劳妮教授课上如此恶狠狠地说。而罗恩,哈利可不认为对方的粗神经能想到什么棒主意,最近他除了抱怨赫敏的复习计划,就是无时无刻地沉迷在魁地奇里。

至于金妮,哈利就更不愿意说了。毕竟,梦见自己女朋友突然变成了母亲,这样的暗示谁都不会喜欢。

好吧,又是这种需要找人倾诉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的境况,哈利已经习惯了。每每这时,他都无比怀念四、五年级的时光。他想念小天狼星,想念那个通过邮件向自己提供着无私的安慰和庇护的至亲。而现在,环顾四周,哈利觉得出奇的寂寞,他甚至找不到一个能抱怨这些无聊烦恼的人——唯一还能和他谈谈的,也只有心理咨询课的教授了。

 

--------------

 

     随着2月的到来,粉红色的气氛慢慢在城堡里四散开去。随处可见两两结伴的年轻男女,低声说着情话穿过斑驳的廊道。费尔奇今年没像往年那样严厉打击这些地下恋——或许就算是他,也被这浓郁的爱情因子包围了。

    “我那天早上甚至看到他在亲吻诺丽丝夫人!梅林的胡子啊,难道他不知道那是一只猫吗!”午餐时间,罗恩一脸恶心地和伙伴们分享着费尔奇的趣事,一旁的纳威笑得喝水都呛着了。

     “越是靠近情人节,浪漫就越像流行性感冒,我是说,你看那些女孩儿,啧啧。”西蒙在边上嘶嘶地感叹着,而迪安则是无奈地补充,“你们知道吗,我女朋友从上周末就开始各种暗示我应该送她什么礼物,她看上了一支新的羽毛笔——那可不便宜。”

     “噢你得了吧,这是甜蜜的代价!懂不懂!”单身的西蒙发出惨叫——在哈利的宿舍里,就剩他还没找到女朋友了。

    “还好赫敏只喜欢书。”罗恩不过大脑地脱口而出,而这换来了对面女友一记锋利的眼刃。

     听着伙伴们继续围绕情人节的话题嬉笑打趣,哈利也不自觉地露出笑容。老说恋爱能让女孩儿变成傻子,照目前这状况看,男孩儿们也要成疯子了。他适时地出声应和着朋友们抛出的话题,但自己却意兴索然。

     和罗恩一样,他也没想好送给金妮什么礼物。事实上,最近两人的进展并不顺利。虽然他们还是会像普通情侣一样牵手、拥抱、偶尔的亲吻,每天在公共休息室里靠在一起。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他常常嘲笑罗恩神经大条,不会讨赫敏开心。可从目前的状况看,自己似乎比罗恩还低能。每次和金妮的单独相处都让他费劲脑细胞——他想找有趣的话题和女孩儿分享,奈何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他也想不时地说说情话,但那些肉麻的、像莎士比亚诗歌般柔情绵长的句子,又实在说不出口。

    有时候,哈利快要被这种尴尬逼疯,他能感觉到金妮的不自在,却无计可施。他们常常静静地靠在一起,各自盯着远方的某处发呆。只有在罗恩和赫敏加入他们时,才会勉强说说笑。

     不行,我需要鼓起勇气改变这一切。这对金妮不公平,她的前任男友们一定做的比我好多了。但我绝不能因此而气馁。

     哈利给自己打气,他决定就在当天晚上向女友提出情人节约会的提议。他计划着情人节当天去帕迪芙咖啡馆——在五年级时,他和秋也去过那儿,尤其是那个胖乎乎的散花小天使,金妮一定会喜欢。想到这里,哈利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他决定提早订好座位,不惜借用自己的名气,也要搞到一个满意的预约单。

     

------------

 

    晚上直到9点,哈利才等到金妮从外边回来——她今晚上有天文课。

“嗨,金妮,来这儿。”一看到红发女孩儿出现在肖像口,哈利便站起身,向女友招手。

    “噢,哈利,嗨。”金妮微笑着走过来,看上去有些惊讶。她随意地把书包搁在一旁的矮桌上,坐进了哈利所在的沙发,“你没有去参加赫敏的复习小组吗?我上午还听罗恩说起今天的计划很苛刻呢。”

    “呃,我想他们应该还在图书馆奋战。我提前逃回来了。”哈利吐了吐舌头。他看着女孩儿在炉火的映衬下微微发红的脸旁,有些着迷。

    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金妮腼腆地笑了笑。但她随即皱起了眉头,看上去像在做什么决定。哈利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有些不解。“金妮?”他迷惑地用胳膊碰了碰她。

    “噢,哈利,我想我们需要谈谈。”红发女孩儿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嗯,好,正好我也有事情想告诉你,你先说。”哈利挤出一丝微笑。他看着金妮稍稍直了点背,并拉开了一点和自己的距离。

    “哈利,我……”金妮顿了顿,她声音有些颤抖,“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什么?”

    “我,我是觉得,最近我们过得都不快乐。”说到这里,金妮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中透着无奈,“天啊,我没想到我真的说出来了。”她挤出丝苦笑,解释道,“在这之前,我一直都在回避和否认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但是最近几天里我好好想了想。你知道的,现在这样子不对。”

    “我是说,哈利。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从小时候开始,你是个英雄,是活下来的男孩儿。”说到这里,金妮的眸子里闪着微光,“虽然那时候我只能从父母和哥哥们的谈论里听到你的故事,但是,在一年级,当你救了我的时候,那份感情便已从单纯的崇拜转换成了爱。”

    “我知道女孩儿这么说有些害臊,但我还是得告诉你,哈利,我爱你很久了。但越是了解你,越发现,你的身边并没有我的位置。”句尾的声音抖得厉害,金妮看上去就要哭出来,但她仍坚强地直视着男友的眼眸,“哈利,我们不快乐。我之前一直以为,这是战争带来的后遗症,伤疤需要时间去愈合。而我可以默默地等你,等你真正的看向我,回应我。”

    “我……”哈利想说我也喜欢你。但却不知怎的,话语就像针般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他有些着急,女孩儿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听我说完,哈利。”金妮再次挤出一点微笑,她抬手轻轻盖上哈利的手背,“我想我们可以暂时分开,从现在开始,直到你下个月底从德姆斯特朗回来。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可以好好想想彼此的问题,好吗?”

    哈利呆呆地点点头。

    这一切变得太快,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只能按照女孩儿的期待回答。金妮也不再有更多言语,一阵轻微的叹息声从他耳边传来。

沉默令人焦躁不安。

     哈利猛地从沙发上站起,紧张地躲闪着对方的目光:“呃,我去看看罗恩他们。”

     不再去看女友,他像败阵的逃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18 Mar 2015
 
评论(4)
 
热度(91)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