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十四章 不断尝试

 

 

    熬制魔药是个极其需要耐心的过程,尤其是高阶魔药,制作周期长不说,在搅拌力度、火力强弱、时间分配等方面都有着苛刻的要求。在没有准确详尽的指导方案下,想要完成这样一剂魔药,可谓是难上加难。

    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德拉科勉强将进度推向了第五步。前面的步骤虽说都是辅助材料的添加,琐碎而零散,却极其耗工夫。他曾在添加阿伯丁长蜥片时遇到瓶颈,那导致了连续四次清空大釜——只因为自己忽略了材料的特性,忘记将其碾碎。而在加入萝芙木和特拉尼草汁液时,比例搭配不当让他差点灼伤了自己的皮肤。

    然而,麦克莱恩也没有责备德拉科的不小心,他只是一边推算着下面的步骤中具体药材的比例分配,一边在德拉科面临崩溃时冷静地安抚——“耐心,德拉科,耐心。在魔药研制过程里,没有人能一下子调配成功的。所以,耐心。”

    当然,你又不是那个实际操作的人,德拉科闷闷地抱怨着。连续几天下来,自己的身体已经适应了精力的高度集中。只是一动不动地在魔药边儿呆上好几个小时,还是有点儿吃不消。

    他原本以为,有了西弗的原稿,加上麦克莱恩的指导,抑制剂的熬制应该更加顺利。但现在看来,他远远小看了这剂高阶魔药。原本计划半个月内熬制成功的药剂,照目前的进度来看,时间估计会更长,而且越到后期越需谨慎小心。默默给自己打着气,德拉科只能像扑火的飞蛾,奋不顾身地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去。

 

----------------------

  

另一方面,守护神咒的进度也让他感到挫败。

相比起麦克莱恩这种半学术半奸商的性格,布兰歇尔特教授对魔法的喜爱和追求更加纯粹。当她知道德拉科想尝试这样一个突破性的实验时,热心地表示会专门抽出时间辅导他。布兰歇尔特教授认为,一个食死徒想要使用呼神护卫的诅咒,就像历史上那些想要打破压迫魔咒的制约的人一样,即使失败也是有其价值的。因此他们商定,在斯内普的魔药熬成之前,每周两小时做一些准备练习。

    第一堂课定在周五的夜晚,德拉科拖着僵硬的胳膊朝布兰歇尔特的办公室走去。几个小时的魔药熬制,以及日常课程和复习让他疲惫不堪。德拉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又怀疑地闻了闻自己的袖子,确认身上没有奇怪的味道——他可不要自己像魔药间里的霉菌一样。

布兰歇尔特教授早早地等在办公室门口,脸上挂着莫名的微笑。德拉科不解地朝她问好,并在对方的带领下走进室内。

“那么,马尔福先生,请你告诉我。你最擅长的魔咒是什么?”坐定后,女教授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开门见山地问道。

    反正不是漂浮咒——德拉科偷偷撅了撅嘴。他像翻书一样搜索着自己的大脑,最后肯定地回答:“我想,应该是大脑封闭术,教授。”

    布兰歇尔特挑起了眉:“大脑封闭术,难以掌握,但对你这样的人却很实用。我没有冒犯的意思,马尔福先生。虽然我没有去过英国,但前些年伏地魔势力迅速膨胀,食死徒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何况,德姆斯特朗的前任校长也是食死徒。”她稍作停顿,把话题转了回来,“你擅长大脑封闭术,也就证明你擅长清空自己的大脑,抵御来自外界的精神渗透,对吗?”

“也许吧?”德拉科不太确定地答道。

“告诉我,你现在能做到的是低层的防御,还是高层的选择记忆?”布兰歇尔特以一种着迷般的口吻接着问。

    “我想我应该能做到简单的记忆选择。”德拉科诚实地说,“我曾经试过——不得不,给别人看一些误导性信息。”

    “哦?”布兰歇尔特勾起嘴角,向前探出身子,淡色的眼眸紧紧锁住德拉科灰色的眼睛。他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撕破大脑的力量向他袭来——该死!他甚至来不及作出防卫,就被带入了一段回忆之中。

    德拉科赶紧建立防线,亡羊补牢。布兰歇尔特像一只豹子般撕开他的记忆,破碎的片段如流水般倾泻而出——母亲单薄的身影、父亲略显苍老的额头、破败的花园里狼藉一片、图书室里的挂毯、还有时常困住他的噩梦——不,停下!该死!德拉科要紧牙关,努力想把对方的刺探推出脑外。这过程异痛苦万分,女教授异常狠辣,总能阻止他顺利清空思绪。他甚至开始怀疑布兰歇尔特的摄神取念或许比黑魔王还要好。

    但德拉科没有放弃,他稳住心神,一步一步向对方展示一些无关的画面——他开始在脑子里加入魁地奇比赛,勾勒出自己在霍格沃茨球场飞行的情景。虽然对方还想继续挖掘更深的回忆,但德拉科死死撑住,只让她看到自己一遍一遍绕着球场畅快飞行。而这一切一旦开始成形,便不断扩大,细节也更加得到完善。

    取得主动权的德拉科知道对方已经被成功拦截,他抓住时机,猛地一推,完全将布兰歇尔特踢出了大脑。

    “这,这很不错,马尔福先生。”结束摄神取念的教授说话有些喘,但却忍不住微笑,“你飞得很好,也抓到了金色飞贼,这真棒。这一定不是你寒假发生的事,对吧?”

    “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教授。”德拉科抚着额头,忍受着短暂的晕眩,“您很厉害。最开始的袭击很突然,攻势也狠,我没来得及阻止您看到一部分真实的回忆。”他轻轻揉着太阳穴,即使教授已经不在他的大脑里,但留下的抓伤还是让他有些反胃。

    “原谅我。马尔福先生,或许我可以叫你德拉科?”布兰歇尔特眨眨眼,而德拉科也只能认命的点头。

    “这很好,德拉科,你的大脑封闭术学的不错。”布兰歇尔特举起魔杖挥了一挥,一本暗红色封皮的书从角落的书架上飞到德拉科面前,自动翻开到写有守护神咒语详解的那页。

    “事实上,大脑封闭术有点儿像呼神护卫咒的对极。一个需要你清空一切脑中的信息,而另一个则是要求你充分调用回忆里快乐的部分。你对前者有着很好的掌握,就说明在一定程度上,你能对大脑和记忆进行控制。只是目前,你更加擅长封闭和伪装自己的情绪。”布兰歇尔特双手放在胸前,看上去斗志满满,“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调动回忆里快乐的片段。从中找到触动心弦的那个点,然后配合魔杖和咒语。”

    “听上去不太难。”德拉科耸耸肩,“我想等到突破压迫标记的束缚后,应该很快就能掌握。”

    “不,德拉科,这并不简单。呼神护卫咒向来因人而异。”布兰歇尔特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有些人在学生时代就可以很好地掌握这个咒语——他们善于把握快乐,并且乐观开朗。这样的心理状态对守护神咒来说,是绝佳的温床。相反,有些人会擅长封闭自己的情绪,尤其是精通大脑封闭术的人,这样的人通常会花上更长的时间来掌握。”她叹了口气,继续说,“因此,教育界对守护神咒的考核机制也不明确,毕竟它和巫师的魔法精通程度相关不大。有人认为它适用于高年级魔咒教学的课程,而有的人则认为,守护神咒不该被纳入常用魔咒范围之中。”

    “可是,N.E.W.Ts考试内容里却……”德拉科锁着眉头,将目光汇聚到自己的指尖。

    “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是个有趣的咒语。”布兰歇尔特看出了斯莱特林的沮丧,她换上积极的腔调,“守护神可以抵挡摄魂怪的袭击,这是最基本的。而高阶的守护神咒,甚至可以起到传递信息的作用。方便快捷,且有很好的隐蔽性。”

    “所以,德拉科,我们可以慢慢来。”布兰歇尔特从座位上站起来,绕道少年身边,拍了拍他的肩,“我相信麦克莱恩教授一定能帮我们解决好黑魔标记的部分。而你在我这里需要做的,就是实践上的训练了。”

   

 


17 Mar 2015
 
评论(3)
 
热度(98)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