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十三章 魔法契约

第十三章 魔法契约

 

德拉科是在1月的第二个星期天[1]回到德姆斯特朗的。他在英国呆了两周,这期间,除了冒险潜入霍格沃茨以外,他都留在马尔福庄园,陪伴自己的父母。庄园比几个月前更糟糕,战时的破损没有得到修善,而外围驻守的摄魂怪和傲罗们,让这里彻底失去了家的温馨。

即便卢修斯反对德拉科这次冒失的回国,但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刻,他依旧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德拉科明白,父母已经习惯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生活了。没有自由,没有魔法。羁押候审的日子里,庄园就是他们新的牢房。魔法部冻结了马尔福家族的表层资金链,扣押了大多数的拱顶。虽然家养小精灵尽心尽力地维持着整个家庭的运转,但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金加隆来使生活恢复原貌——小精灵们所能掌控的钱,仅仅够日常一日三餐的开销。

父母的潦倒让德拉科不忍,他痛恨自己即不能陪在他们身边,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他还厌恶魔法部的拖拖拉拉、遮遮掩掩。如果保释金可以解决问题,哪怕倾家荡产,他也会救出父母。但如今,由于魔法部内部大选,审判被推到了三月后。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凛冬,马尔福们不但没有家族的资金命脉,还得惶惶终日,害怕魔法部封死他们的活路。

空荡荡的庄园内部,只有父母的卧室及客厅的壁炉被整理出来。这几天,德拉科一直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还好小精灵备得完善,这让原本就害怕寒冷的他松了口气。白天,他常常待在客厅的一角,趴在临时被搬来的书桌上,用教父的资料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母亲也会在一旁的沙发里安静看书,默默陪伴着他。而父亲则更愿意呆在卧室配套的小书房里,只有用餐时才出来和他们见上一面。

 

------------

 

德拉科原本以为,卢修斯又会像暑假那样刻意避开他。但在假期的一天清晨,他居然收到了父亲的邀请,两人来到庄园东南角配楼里的图书室。由于黑魔王和食死徒们对这些书本并不感兴趣,因此战时这里也没受到多少损害。只是长时间无人问津,书架上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卢修斯逐一拉开落地窗的窗帘,让细碎的阳光洒满房间。

浮尘的颗粒在缕缕柔光中飞舞,唤醒那些沉睡了数十年的书籍。德拉科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几乎从来没有进入过的房间,目光越过一排排整齐的木架,最终停留在了朝东的那面墙上。他看见一幅巨大的深色挂毯,上面用金属色的线勾勒着什么字。那不像是家谱——马尔福的家谱挂在父亲的书房里,那比这个复杂的多。

那还会是什么呢?德拉科思考着,不由自主地朝那边走去。等他终于看清楚上面歪歪扭扭的文字时,却发现自己无法读懂它们。这也许是某种古代魔文,只不过以他现在的能力,没有字典和魔法的辅助是无法解开的。

但此时,卢修斯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荣光与本源同在。”

“什么?”德拉科吃惊地看向父亲。

“这是后弗萨克文,写着,荣光与本源同在。”卢修斯淡淡地回答,“我知道你对这句话很熟悉。德姆斯特朗的校训也用的这句话。但你要知道,这并不是某所学校或是某个家族专有的,它属于所有纯血统。”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德拉科不解地皱起眉头。

“因为我从未告诉过你。我曾认为这个观念过于传统,对马尔福家族已然无用。”卢修斯转换过头来,话语里充满无奈,“当时的我如你一般年轻,醉心于权力与金钱。我看不出这句话的奥妙,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所有纯血统都必须追寻这所谓的魔法本源。”

“什么是魔法本源?父亲。”

“我也说不清楚。理论上来讲,这属于魔法的终极课题——魔法从何而来,又是依托于何物?我的父亲告诉我,追溯本源就能获得至高的力量、荣誉。但我保证,他也不知道本源究竟是什么。”卢修斯抿出一丝苦笑,“只是,纯血统们似乎把这句话当作某种使命。数个世纪以来,无数的纯血统巫师都在探究这个命题上度过一生。”

德拉科思考着,这些信息对他来说太过陌生。

“但我看不透,孩子,即使是现在,我依旧看不透。既然我们能通过别的手段获得雄厚的资金和较高的社会地位,为何要在这样一个无解的课题上花功夫呢?我甚至认为,这就像是麻瓜的宗教,只是中世纪的统治者为了笼络人心编出来的鬼话。”卢修斯摇着头,又发出几声干笑,“不过,作为一家之主,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我想也到了把这句话传给你的时候了。”

“德拉科,你比我聪明,也许你能明白其中的真理,找到挽救马尔福家族的办法。”说着,他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微笑里多了几许期望,“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时代风云变化,金钱和权力转瞬即逝。在命运如此的捉弄面前,我算是个什么呢?”

“不要这么说,父亲!”德拉科鼻子酸酸的,他赶紧扶住父亲的手,激动地道,“我会救出你和妈妈,我一定会!我还会振兴我们的家族,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马尔福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卢修斯久久地望着他,目光里充满了感动。末了,他把手放在儿子的肩上:“下次可不要说这么激昂的话,都不像个马尔福了。”

“父亲……”

“不用担心我和你母亲,情况没有你想象的糟。如果抛开地位和金钱,那我想我们应该能自保。”他把目光重新落回挂毯上,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我只是感叹自己毕生的追求,是不是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绝不是……”

“好了好了,你不必安慰我了。”卢修斯岔开了话题,他领着德拉科往书架的方向走去,“这些书里有不少好的,你感兴趣的可以带走。我知道上次你从我的书房里也拿了不少书,但那些都是我翻看过的,至少保证安全。但这里面的,我不知道它们涉及了多少秘密。所以,你也要有取舍,不可全信。”

“我的孩子,按照你自己的路去走吧。但也别有太大负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假期里对教父手稿的初步整理和分析,让德拉科看到一丝曙光。自己运气很好,西弗留下的资料足够详尽。虽然只提及了如何降低黑魔标记的限制和反噬作用,但基本理论的确立,也为今后的深入研究指明了方向。有了前期的基础阅读做准备,德拉科很快理解了那些生涩的专业用语,并投入到笔记整理的工作中。

    在回到学校的当天晚上,德拉科马不停蹄地找到麦克莱恩。他向教授展示了自己的笔记,和一部分教父的原稿——德拉科故意隐瞒了些信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信任这位父亲的挚友。但对方似乎对德拉科的做法并不在意,麦克莱恩只是专心地看着手里的资料,听德拉科阐述自己的理解。

    “所以教授,我们现在证实了西弗勒斯的确通过这种魔药抵抗屈服标记。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尝试熬制西弗的魔药,检验这是否有用。”最后,德拉科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毕竟,实践才是最好的老师。

“当然可以。你现在的第一目的是通过N.e.w.ts考试,不是吗?所以先找出办法,让你能使用守护神咒是首要的。同时,我建议你可以找布兰歇尔特教授,拜托她教你呼神护卫的具体要领。”麦克莱恩点点头,看上去很满意德拉科的分析成果,“如果真像斯内普教授描述的那样,运用阿伯丁长蜥的前爪作引,榭寄生做催化——这两样都是常用的抑制类药物的成分,符合逻辑。而龙鳞粉末有强烈的破坏魔法功效的作用,可毒性太大,一般不单独用作药物。控制不好量,便会对巫师自身的魔法循环造成损害。但斯内普教授很聪明,用阔叶山月桂的根和双丝兰的汁液做缓和剂,加上月长石的粉末,通过合理的调配,理论上的确可以激发龙鳞粉的药用价值。”

“但危险也很大,对吗?我查了资料,现今用于治疗的魔药里都不含有龙鳞粉。一旦缓和剂出现问题,那后果不堪设想。”

“的确,但从斯内普教授的情况看,我想他的研究应该很成功。”麦克莱恩支着下巴回答道,“只是我也必须承认,这很难。”

“所以,教授。我需要您的指导,才能完成魔药的熬制。”德拉科诚恳地说,“西弗勒斯虽然列出了剂量和步骤,但也省去了许多熬制细节。此事涉及龙鳞粉末,我实在不敢冒险。精确决定成败。”

     麦克莱恩点点头,却没有马上同意德拉科的建议。显然他知道德拉科还有掩藏的信息,这样的谈话不仅仅是互相试探,更像是次商业交易。斯莱特林谨慎地盯着这个男人,企图捕捉他的每一个面部表情。

    “总之,先熬制看看吧。”稍作思量,麦克莱恩给出了答案,“制作周期是半个月,耗时较长。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要做到步步精确绝不简单。”他抬眼,目光与男孩儿交汇,“开始制作后,每一天都是场硬仗。”

德拉科抿着嘴,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同时,你也知道,这份药剂的熬制已经超出了我们正常教学的范围。因此,我可以辅导你,帮助你,但我也需要得到回报。”麦克莱恩直白地道,“我们可以把这个当作一次项目合作,共享资料,共享成果。”

说着,他再次翻开德拉科整理的羊皮纸,目光滑过上面的信息,“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德拉科。西弗勒斯在魔药上的造诣让人欣羡。而关于屈服魔咒的研究,他走得比所有人都远得多。有他的研究作基础,我想我们能够在魔药史上实现一个伟大的突破。”

“如果你能确保他将这些研究转让给你,那我们就能达成协议——基于这份资料的所有研究成果,无论是名利还是金钱,我们都可以按照五五分成。而我,你也不用怀疑,我会尽我所能地与你一同探索这个未知的领域。”

    好一个商人。不愧是父亲的朋友。

德拉科在心里冷笑。但麦克莱恩的态度足以说明他对这项投资的看好。在这项研究中,对方必定是挑大梁的人。他既然愿意付出如此大功夫,却只获利50%,这让德拉科对这份稿所含的价值更加刮目相看。

“当然,关于斯内普教授的那部分,我可以预先付给他的家族一笔金加隆,作为买断资金,在后期的论文发表上,我也会尊重他的著作权。这个你放心。”麦克莱恩补充道。

“那您愿意起草一份详细的契约吗?”德拉科提出,“您知道,还有很多细小的利益,我想保险和公平起见,都一一商榷比较好。” 他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通过魔法契约的约束,我想我这个学生也能放心大胆地把教父的东西拿出来,这样一来,无论是他还是我的父亲,都不会责难我。”

    “不愧是卢修斯的儿子,明着做事,我喜欢。”麦克莱恩挤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哪里哪里,今后还要请麦克莱恩教授多多指教呢。”

德拉科挂上真诚的面具,看着对方挥动魔杖,起草着详细的条例。他明白,在接下来的拉锯战里,自己必须足够小心,才能在这样一名老奸巨猾的商人面前,将马尔福的利益最大化。

 

-----------------------

 

    从麦克莱恩办公室离开时,已经接近午夜。繁琐的细节透支了德拉科的大脑,他苦笑着想,即使对方披着号称无害的教职人员的羊皮,也不能忽视那身经百战的商业谈判经历。好在目前为止,契约令人满意,他的全力以赴为自己揽得了更多好处,比如学术研究的分工、论文的起草到完成、学会发表等各个细节。

虽然德拉科觉得有些可笑——他们甚至还什么都没开始,只是拿着教父的成果,就能如此大张旗鼓地规划利益南图,但他还是坚持谈到关于魔药具体制作,包括材料提供、后期销售等盈利环节。他们甚至确定了如果此项获得梅林勋章,应该如何分瓜这个名利。

    德拉科明白,对方的野心丝毫不逊色于自己,最后究竟谁能站在利益链条的顶端,现在还很难说。再者,他眼前还有N.E.W.Ts考试这一关。

    噢,他还得赶紧给教父写封信,交代自己拿他的资料做的“好事”。他几乎可以想象出西弗怒火冲天的模样——他一定不会喜欢研究成果就这么被“贱卖”。

    只希望他不要杀了我。德拉科幽幽地想着,在头痛的折磨下,疲惫的进入梦乡。

 


[1] 1999年1月9日。



16 Mar 2015
 
评论(4)
 
热度(92)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