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十章 罗恩的提议

    有时候,人会对尴尬的事情念念不忘。会不断地、不自觉地想起事情发生时各种细微的片段——比如背景的灯光,对方眼角的纹路,一刹那吹过的微风。那些本应模糊的细节异常清晰。此外,人还会反复重温当时的对话,一遍又一遍,似乎要将里头不正确的语法和发音都挑出来。在无数次的回放之后,思考、判断,企图揪出对方言辞中透露的蛛丝马迹。再之后,便是上百次上千次地假设与质疑——要是自己当时没做什么,或者,要是当时自己做了什么,结果会不会被改变?

    哈利就处在这么一个怪圈里,一连好几天。

    他先是不停回想和马尔福在走廊上的偶遇,并不断为自己喝醉而感到懊恼。要是那晚没有喝海格送的酸梅子酒,他定会在看到马尔福的第一时间里,就把那个混蛋五花大绑,厉声审问他的诡计。不过哈利也明白,要是自己没喝醉,也不可能半夜三更的在楼道里闲逛了。

    随后,他又想起在斯内普办公室里的那些对话,想起自己笨拙的口舌相争。他为没能更好地观察那个斯莱特林而感到恼怒——为什么当时我没能更仔细些。要那样,一定可以找到那条蛇的长尾巴。而更让他羞愧和不解的是,自己居然就这样听信了马尔福的一面之词——他越想越怀疑,马尔福真的取得了斯内普和麦格的应允吗?还有,斯内普真的是他所谓的教父吗?

    鉴于从一年级起,对方就不断地编着谎言骗他上当,哈利相信,以马尔福的口才,肯定能把死去的梅林都骗活了。那么一来,自己又是何其愚蠢!何其愚蠢!

    每每想到这个,一股难言的怒火就从胃部腾云而上,冲上哈利的喉头,让他的脸烧得厉害。他无法原谅自己,在经历过和食死徒、伏地魔成百上千次欺诈之后,他居然还能被谎言蒙骗——也许马尔福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傻瓜。

“可他也许说的是真话,你知道,你熟悉他,他说谎你一定能看出来。”

心里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发出抗议,但哈利只是更恼火地把它赶出脑海。

 

————

 

    新年伊始,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就这样随着漫天的雪花悄然而至。暴风雪席卷了圣诞节之后的一整个星期,直到新年的第二天,天空才渐渐放晴,冰蓝色的晴空赶走了寒风冰雪带来的阴郁。  

    在此期间,哈利一直呆在学校里,美其名曰“刻苦复习”。只有他自己清楚,在更多的时间里,他还是在思索如何查清马尔福事件的真相。他不能鲁莽地给赫敏和罗恩写信,告知他们自己的遭遇——第一,他不想再让赫敏重复其在六年级时的说教:“哈利,你就像迷恋上了那个马尔福一样!这不正常!”而第二个原因,便是他实在不想在暴风雪的天气里,走到猫头鹰棚,借用学校的猫头鹰派件。

   我需要时间独自思考对策——哈利如是对自己说。可时间飞逝,就在这不断的懊恼、回想、假设中,假期来到了尾声。

   大雪初停的清晨,哈利起了个大早。他打算先去大厅吃点儿东西,再提笔给自己的好友写信。他甚至还没有感谢他们的礼物。可是,当他穿着韦斯莱夫人寄来的毛衣出现在大厅里时,三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聚在格兰芬多的餐桌旁,边吃早餐边等自己了。

    “噢!嗨!哈利!”罗恩第一个发现了他,并兴奋地站起来,朝他用力挥手,“ 惊喜吧!伙计!”

    赫敏也闻声转过头来,给了哈利一个灿烂的微笑,并用手肘轻轻碰了下坐在身旁的金妮。红发女孩儿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但还是露出一抹微笑,扬起手跟他打招呼。

读懂了对方表情里的勉强,哈利也跟着踌躇起来。他犹豫着是该走到两个女孩儿中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下呢,还是该默默地走到罗恩旁边,等试探女朋友的反应后再做打算。毕竟,这个假期里他们一次交流都没有,他不确定之前的争吵还会不会继续。

    看出了哈利的为难,赫敏赶紧拉开和金妮的距离,并示意哈利坐到她俩中间儿去。罗恩也够义气地拿出新盘子,还将一杯满满的热南瓜汁推到他的座位前。

     “新年快乐!伙计!”哈利一坐稳,罗恩就开心地说道。同时还不忘往自己的盘子里多加了些南瓜饼。

     “新年快乐!哇哦,我、我没想到你们会这么早回来,我甚至还没来得及给你们写信。”哈利双手握成拳,抱歉地和自己的朋友们一一对视,“你们知道,前几天这里一直下大雪,我没办法出门。”

    “我就说,没有自己的猫头鹰真的很不方便,不是么?可你却不让我们再送你一只——作为圣诞礼物。”赫敏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而对面正忙着对付盘子里堆成小山一样的食物的罗恩,也认同地狂点头:“金妮最开始都给你选好了一只特别可爱的猫头鹰……”

    “罗恩!!”红发女孩儿有些恼怒地打断对方,罗恩耸耸肩,把嘴抿成了一条缝儿,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呃,抱歉,金妮,我、我会很高兴收到一只猫头鹰,嗯,我是说,再过一段时间。”哈利急忙磕磕巴巴地向身旁的女朋友解释,“嗯,还有,你的礼物很棒,我一直想要火炮队的找球手纪念手套。谢谢你,真的!”他努力提高语调,使自己听上去完全没有在担心对方是不是还在生气。

而金妮是那么的了解他。她当然能猜出哈利小小的不安,并为此感到高兴——至少他真的在乎我,只是不会表达。要知道,这个假期她过得并不开心。假期前夜的争吵让她心如乱麻,而哈利也没有寄来道歉的猫头鹰。她甚至都开始担心男孩儿是不是已经不爱自己了。好在赫敏及时阻止了金妮继续胡思乱想,并提议新年一过就回到霍格沃兹陪伴哈利,同时为这场冷战画上句号。

   “也谢谢你的礼物,哈利,我很喜欢那匹骏马[1]的模型。”金妮温柔的说道,并如往常一样,一手环在哈利肩上,头轻轻侧靠在对方颈间,“它很像我的守护神,它们同样英气、漂亮。”

    心中的重石终于落地,哈利暗自松了口气,有些害羞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儿。在各种关于假期间发生的小故事的讨论中,四人享受着美味的早餐,和久违的宁静。

 

----------

 

“所以你们的假期怎么样?”把切好的土豆泥沾上番茄酱,哈利故作轻松地问道。

“能有什么不同的呢?老妈的毛衣、吃不完的苹果派,还有圣诞早晨的冷牛肉三明治。”罗恩大口大口地咽下培根,似乎在用行动证明自己对放假期间饮食的不满,“不过也没办法,爸爸最近忙得够呛,连妈妈都没心思庆祝节日了。”

“魔法部这么忙,发生什么事了吗?”哈利皱起眉头,努力回想着那些被他一扫而过的预言家日报新闻。

“你说奇怪不奇怪,爸爸在麻瓜人工制品滥用局工作。按理说,一个和麻瓜有关的部门,通常都是打杂的、末梢部门。即使他现在做了主任,勉强算个一把手……”罗恩咀嚼着一块烤焦的面包皮,不理解地道,“以前即便出再大的事,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所以啊,妈妈说,魔法部要有大动作了。”

“大动作?”哈利重复道。

“是啊,据说这一个月来,所有和麻瓜扯上关系的部门都忙活了起来,但外界还不清楚到底会怎么样,爸爸也不愿意多谈。”说到这里,罗恩像想到了别的什么,突然叹了口气,“今年珀西也回家过了圣诞节,这让妈妈很开心,但他说他想重回魔法部,并已经找好了引荐人。”

“我以为你们的关系已经缓和了,毕竟在葬礼……”哈利突然顿住了,后悔自己居然提起这个。

但罗恩并没有在意,他挤出个笑容,看上去很无奈:“是啊,我们是缓和了。他就是傻,心眼并不坏。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想回到魔法部去。”

“其实他想回去很正常,他有政治上的才能和野心,之前只是运气不佳。”赫敏回答道,“不过他却不愿意透露具体和谁进行了交涉,回去后到底会在谁手下。罗恩为此很不高兴,他认为……”

“我认为他会利用战争英雄或其他什么名头,去部里卖人情!”罗恩接过话头,声音听上去有些生气,“这样的话其他人会怎么想我们?我就不明白,凭自己的实力进去不好吗?”

哈利开口想说些什么,但赫敏却用眼神示意他不要。的确,罗恩一旦钻进牛角尖里,就很难抽身。他们都清楚,不能仅凭珀西所说的引荐人,就否定了对方的能力。按照珀西的性格,合理利用关系本就很正常。但这些在罗恩眼里,可没那么光明正大。

“反正,我们现在又回学校了,所以外面的世界先放一边,最重要的还是N.e.w.ts考试。”赫敏清了清嗓子,一副要宣布大事的样子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新的一年到来了,就说明考试离我们又近了一步!”

听到这个,罗恩惨叫一声把头埋进了盘子里,仿佛所有的烦恼都被这个消息赶跑了。

 

-------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都在紧锣密鼓的复习中度过。晚餐后,金妮先行回到寝室休息,留下格兰芬多三人组坐在公共休息室的壁炉前闲聊。哈利也选择利用这个时机,向好友们透露了圣诞假期发生的事。

    “什么!?你是说你碰到了那只白鼬?!在霍格沃茨?!”一声嚎叫直窜天花板,惹来周围画像不满地啧嘴。

“小声点儿!罗恩!”赫敏压低声音朝罗恩吼道。“还有你!哈利!”她飞快转向一脸无辜的哈利,责备地说,“你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通知我们?为什么现在才说?”

    “呃……”这次轮到哈利心虚了,“你知道,那是圣诞节。而且后来我用活点地图看过,马尔福没有再出现过了。噢,还有那大雪。”他放软语气,知道自己的好友吃软不吃硬,“好赫敏,你先让我讲完。”

    接着,哈利快速把那天晚上、还有第二天早上发生的事统统告诉了好友——当然,除了马尔福让自己出丑,和那个被嫌弃的“友好交谈”以外。罗恩一边听着,一边丰富地变化着表情。在得知斯内普是马尔福教父的时候,他再一次发出鬼魅般的尖叫。而当他意识到哈利就这么放那只小白鼬离开了,双眼瞪得不能再大,一脸惊恐的表情,仿佛刚刚吐完一桶鼻涕虫。

    相比而言,一旁的赫敏倒是冷静许多。万事通小姐紧咬着下唇,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哈利觉得庆幸,至少她没有如预想的那样训斥自己又对马尔福着了魔。他静静地等待着褐发女巫提出想法,一旁的罗恩也逐渐从极度惊恐中走出来,换上一脸茫然的扑克脸。

    “哈利,我不能肯定马尔福没有在计划着什么。”过了会儿,赫敏忧心忡忡地说,“这次回去,韦斯莱太太,还有珀西都提到了部里会在3月初进行换任选举。考虑到人事变动等问题,目前在押候审的食死徒,包括马尔福父母,他们的审判都被推倒选举以后了。”

    “你的意思是,金斯莱有可能从部长的位置上下来?”

“我也不知道。”赫敏摇了摇头,“毕竟他只是临时代理部长,重新选举是必经之路。我想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万全考虑。”

    “这次回去爸爸透露得很少。但正如我上午提到的,与麻瓜相关的部门忙了起来,但似乎这不是金斯莱的主意。听我爸爸的意思,部里现在虽然支持他的人挺多,但也不能确保拿下部长的位置。”罗恩无奈地皱起眉头,“你知道,毕竟部里人事关系很复杂。一旦度过非常时期,傲罗与政治家们的斗争可不一定谁能赢。”

    “所以,我觉得马尔福说不定是有其他目的,在平安夜偷偷溜进学校——无论他到底有没有麦格教授和斯内普的首肯,都十分值得怀疑。”赫敏把话题绕回圣诞事件上,逐条分析道,“而他最终去了斯内普的办公室,带走了一堆放在暗盒里资料。是说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些东西?”

     哈利点点头。一旁的罗恩突然插话,一脸看穿阴谋的表情:“你们说,会不会他暗地里跟魔法部的某些人勾结,正好需要斯内普的什么东西来做桥梁?”

    “他只是说他要找研究课题的资料。当然了,我不相信。”

    “马尔福搞研究课题?这真是个大新闻。”红发男孩儿夸张地张大嘴,“今晚上的大新闻简直太多了,脑子不够用。”  

赫敏在一旁赞同地点头:“哈利,我想我们最好搞清楚他到底有什么企图。虽然我不太相信他会和魔法部主动扯上什么关系,但毕竟他的父母还在监禁状态,因此,也有可能与之后的判决有关。”说到这里,她把头发捋在脑后,认真地道,“我会去查查各大报纸,看有没有什么发现。罗恩,你去向韦斯莱先生打听打听。现在这些事情肯定有内部联系,马尔福出现在霍格沃茨,这事绝不单纯。”

“所以啊,伙计,你当时干嘛要为他辩护,把他放出来啊?”罗恩转过身,把手搭在哈利肩上,“现在有没有一种自留后患的感觉?”

“罗恩!”抢在哈利说话前,赫敏严肃地打断了他,“这是两拨事,哈利之前的做法并没有错,而且那也是有法律支持的。”随即她又转向哈利,语气没有丝毫放缓,“但这也不代表我们就能对他放松警惕。我还是要说,你该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或者通知麦格校长!”

    “可是……”黑发格兰芬多有些语塞——这场上的形势变化得太快了,“可我想马尔福并不希望被人发现他来过这里。呃,虽然这真的很可疑,但我想我们应该调查之后再做打算,不用急着告诉其他人。”

     赫敏疑惑地打量着哈利,对这个保密的提议表示不解。但她没有再追问,而是重新回到了沉默的思考里。

    “要我说,我们与其在这里瞎猜,不如直接去问斯内普嘛!”罗恩突然拍了拍大腿,大声道,“去问问他那幅画像,不就既能知道马尔福有没有得到应允,又能知道他到底带走了什么嘛。”

    “噢,你说的容易,关键怎么才能进到校长办公室?”哈利叹着气,一脸不情愿的模样,“而且对方是斯内普。我宁愿多费神找别的方法,也不想去惊动他……”

 


[1] 关于金妮的守护神有两种说法,这里取马这一说法。


12 Mar 2015
 
评论(4)
 
热度(96)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