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九章 糟糕的圣诞

斯内普的办公室从来不是哈利愿意造访的地方,这里总与紧闭、惩罚和羞愧的回忆联系在一起。如今,即使对方已经成为一名英雄,但却也改变不了办公室中阴暗、潮湿的气氛。他再次抱起手,看着斯莱特林将木盒里的东西一一取出,心里因为被忽视而愤愤不平。

不过他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关于马尔福,他发现对方居然会像正常人一扬发自内心的高兴——要知道,他通常很难看到马尔福除了得意和恐惧以外的真实情绪。他的笑里总是写满了自傲和嘲讽,那让哈利熟悉却又恶心。

但现在,面对一叠叠文献和书籍,马尔福兴奋地像如获至宝。看来木盒被施了空间放咒,如同一个百宝箱般装得满满的,不停满足着斯莱特林的欲望。

“嘿,你确定这些都是你要找的?什么时候你变的这么爱学习了?”哈利瞟见离他最近的羊皮纸上模模糊糊地写满了笔记,还有好多公式和推导图。他忍不住伸手拿起一张,认出了那是属于“混血王子”的字体——瘦长而有力,彰显着主人的尖刻。

“波特!”斯莱特林训斥道,却又腾不出手来把稿子抢回去。

“收获不少啊,是不是你上课的论文全指望着它们了?”哈利回嘴,但眼睛却赶忙读着斯内普的手稿。

“走开!”德拉科大喊着,像头护着宝藏的龙,扑过来把稿子夺了回去。随即不再给哈利任何机会,背过身去掏出一跟弯弯的魔杖,飞快地将摊了一桌子的东西又全部装回了木盒子里。

“小气鬼。”

“大粪便。”

“你吵架的用词像个五岁半的孩子。没营养。”

“是是是,我没营养,毕竟我不是那个谁,即使蓬头垢面也要逞英雄。”德拉科利落地把木盒塞进了随身携带的空间背包里,歪着头冲哈利挑起眉毛,“说真的,我好同情你的女粉丝,要是她们见着你这模样,一定会后悔自己看走了眼,居然喜欢上这样一个大脑发育不全的笨蛋。”

哈利被这通话说得摸不着头脑,正疑惑呢,却见马尔福噗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格兰芬多防备地往后退了一步。但对方显然没有想帮他解惑的意思,马尔福只是端起油灯,优雅地绕过他——居然不是挤开,朝内屋走去。

不一会儿,哈利听见里屋传来马尔福愉快的嘲讽,“波特,听话,赶紧去洗把脸吧,否则我真担心你会成为整个大不列颠圣诞节的最佳笑料。”

     “噢!闭嘴!马尔福!”

      “滚开!波特!”

 

-------

 

最终哈利没有选择跟着德拉科进入那个堆满玻璃瓶儿的内室,即使他依旧怀疑这个斯莱特林在搞什么鬼。他踱步到书桌后方,一屁股坐进扶手椅里,交叉双手思考着——斯内普居然是马尔福的教父?这个消息到底可不可信。不过,如果是真的,这解释了为什么他老是能得到魔药教授的亲睐,而斯内普不惜和纳西莎签订契约,也要保护这个混蛋的安全。

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传言。哈利下意识地挠了挠下巴,视线缓慢地滑过整个房间,最后停留在透着灯光的内室——他得把马尔福看牢了,否则万一他掏出个什么玩意儿来把学校给拆了怎么办?

不过,沉默也不是哈利所期待的。他急切地想要和好久不见的敌人说几句——当然不是聊天!只是探探对方的口风。

斟酌着话题,哈利故作随意地开口打听:“马尔福?”他提高了音量,“呃,听说你去了德姆斯特朗,那儿怎么样?”

    “救世主是在关心我这个前食死徒在极地的愉快生活吗?”一会儿,德拉科的声音从内屋传来。如同从前一样的,用着故意拖长的语调,“谢谢你的好意!那儿好极了,没有愚蠢的格兰芬多,也没有纯血统以外的任何学生。”

    “那很合你的意?我猜。”

“是的!棒极了!说真的,波特!或许你该选择和我聊天气!”

“那么,德姆斯特朗天气怎么样?”

“噢!闭嘴吧!”

    德拉科的声音气急败坏,而哈利却咧嘴笑开了——他总是能如此轻易地让沉默的马尔福恼火。但聊天还得继续,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问:“咳,我打赌你在那边没有继续魁地奇?因为你的技术遭透了,而众所周知,德姆斯特朗的球队球技一流。你一定连替补都选不上。”哈利想起自己暑假在魁地奇杂志上看到的报道,好多星探都选择去那儿挑选职业俱乐部的新鲜血液。

    “那只是因为我没时间!笨蛋!如果我想,肯定能分分钟攀上顶尖球员的位置!”哈利听出对方声音里透着被冒犯的烦躁,对此他很满意,“但我不得不说!那里的球员比你好一百倍,真的!你该好好学学人家的飞行,至少他们不会像你一样,狗叼球?”

    “比我好一百倍?那岂不是比你好了一千倍?毕竟,你才是我的手下败将!”哈利愉快地回击。

   “鬼扯!”

  “噢~看清事实吧,你才是那个连续败给我好几年的家伙。提醒我一下,马尔福,你是如何无视了在你面前飞舞的金色飞贼的?”

  “波特!!!”哈利听见里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就看到马尔福阴沉着脸走了出来。他在离自己两步远的地方站定,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仿佛要把他一口吞下。哈利得意地笑了笑,这证明这场交手是他胜了。

    “我必须要说,你只是运气好,而且麦格偏心你,才让你得到霍格沃兹百年来最厉害找球手的称号!”马尔福又向前踏出半步,像条昂首吐信的毒蛇,“还有,波特!要不是因为你在场上用奇怪的表演分散我的注意力。我保证那次赢的是我。”

  “最后,你该走了!”马尔福扬起下巴,恢复了先前的傲慢,“如果你是要监视我的行踪?那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完成了里屋的搜寻,现在得回去美好的充满温馨的极地了!”

     哈利微眯着眼打量着对方,判断着这话的可信度。两人僵持了会儿,最后哈利决定起身,赶在德拉科之前走出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

      

当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霍格沃兹大厅时,时间已经接近晌午。冬日阳光温和地透过玻璃,洒满宽阔的门厅。哈利回过身,在暖色调的光线中,细心地观察起自己的死对头。

     好吧,他看上去比上一次见面时好了太多。不再是一幅惨遭蹂躏后可怜巴巴的模样。虽然马尔福的下巴依然像梭子,脸颊上也没有什么肉。但好在标志性的白金色头发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一丝不苟。好心情还停留在他的眼角,但从紧紧握住魔杖的右手判断,他并没有放下对哈利的戒备。

      对了,魔杖。他刚刚用的一根形状扭曲的魔杖,而原本属于他的山楂木……

      “马尔福。”哈利听见自己犹豫的开口,他在纠结是否应该在此刻提起归还魔杖的事。但对方却没有给自己机会。

      “再见!波特!”德拉科戴上外袍的兜帽,冷冷地瞥了哈利一眼,便飞快转身朝大门走去。黑色的长袍在他的身后翻飞,这让哈利又对斯内普是马尔福的教父这件事相信了不少——见鬼的,他俩走路的姿势都一样。

      “噢,对了。”德拉科在门前停下脚步,再次戏剧性的转身。兜帽挡住了他的脸,但哈利却能肯定他一定在笑,“好心的马尔福最后提醒你一遍:你的左脸全是凝固的血斑,鼻子也破了,伤口已经结了壳。还有,你的头发糟糕得可怕,像是春天里鸟儿筑得巢。而最关键的是,你的身后是一群刚从大厅里出来的低年级学生。”他顿了顿,突然高声喊道:“天啊!快看!是哈利・救世主・波特!”

      与此同时,哈利听见一阵吵杂的脚步声和兴奋的议论声正加速朝自己奔来。在狼狈地转身面对这群狂热的学弟学妹时,他听到德拉科高声说,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波特!”

       

 

----------

     

这一定是我过的最悲惨的圣诞节了。

    哈利倒在自己柔软的四柱大床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已经清洗掉脸上的血迹,并在
波比·庞弗雷夫人那里治好了被撞歪的鼻子——当然,那伴随着庞弗雷夫人直白的责备和不赞成的瞪视。

    “波特先生,我不得不说,你是不是在大战时受了重伤,让痛觉神经都失灵了?难以想象,你居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鼻梁骨折?隔了一整夜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骨折脱得越长,越难复原?”哈利记得庞弗雷夫人一边厉声责备,一边熟练地治疗的模样。自从大战过后,这位医生就亿万分关心自己的健康状况,就连在圣芒戈多呆的那一个月,也归功于庞弗雷夫人的强制建议。

    但哈利实在不喜欢时时刻刻被人盯紧,搞得他有时觉得自己像个易碎的小姑娘。这也是为何他常常逃避朋友们关心的又一个原因——他们太过保护他了,幼儿般的对待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可他又不能因此而去责怪谁。他能感受到朋友们善意的关心,并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些。

    就像今年的圣诞礼物,它们在的床角堆积成一座小山,精美的外包装展示着每个人的重视和细心。可哈利并没有像往年那样,急切地去拆开包装,看看伙伴们送了些他什么。相反,这些礼物只让他觉得更加寂寞,并开始怀疑起独自留校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哈利将头埋进柔软的羽毛枕里,决定好好补个觉。虽然他很想赶紧分析之前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关于马尔福,关于斯内普,凭经验判断,这个狡猾的斯莱特林肯定在盘算着什么邪恶的点子。

但他哈利在需要休息——昨晚上在走廊坚硬冰冷的地板上过了一夜,加上醒来后一直紧绷着神经,让他觉得浑身上下都因体力透支而发疼。背部的酸痛让他只能趴在床上,悲催地想着,这一定是他遇到的最糟糕的圣诞节了。

        

     


 


03 Mar 2015
 
评论(7)
 
热度(117)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