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六章 分析与重组

    在接下来的近一个小时里,德拉科向麦克莱恩详细描述了自己的推论。他提到的这个假设,关键人物在于自己的教父——西弗勒斯・斯内普。两人逐条分析着西弗可以使用呼神护卫咒的三个猜想,细致的讨论让德拉科的思路清晰起来。

首先,他们都认为,“西弗勒斯是凤凰社的人”这一点,只能引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凤凰社的某些成员知晓黑魔标记与守护神咒之间的蹊跷,而这又几乎是条无用信息。毕竟,单以“凤凰社成员”这一身份来阻断魔法标记的抑制性作用,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所有已知的魔法理论中,情绪和立场往往是一些魔法的诱因,类似催化剂、增强剂等,但终究无法成为魔法本身。

同理,第二个猜想“西弗类似从未屈服于黑魔王,他是为了复仇”也站不住脚。后者为情绪问题,结论可同一。而前者所说的屈服心理,在黑魔标记的作用下,也是没有实际性作用的。事实上,黑魔标记属于巫师界中屈服标记 的一种,与历史上其他同属印记一样,每个被烙上黑魔标记的巫师,都会受到印记本身的魔法作用。也就是说,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在魔法循环上,印记都会给被标记者以敦促和提醒。麦克莱恩也证实,在历史上,曾有一些魔力高强的巫师尝试解除此类印记带来的压迫性作用,但并没有资料记载他们成功过。黑魔王能通过标记惩罚、强迫食死徒们服从命令,德拉科也清楚,违背黑魔王的痛苦,比摄魂怪的吻还难熬。

也就是说,西弗勒斯并不是因为“不屈服黑魔王”而成功突破黑魔标记的限制。那么,假设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也是最不可思议、却又最合理的那个——西弗勒斯找到了某种抵抗黑魔标记的方法,而那很可能与魔咒或魔药相关。

德拉科完全可以确定,凭借教父鬼才般的魔药天赋,以及对魔咒的研究,他一定是找到了某种缓和剂的存在,甚至说不定已经发现了逆转魔药。鉴于西弗从事了长达数年的间谍工作,要是没有相应的魔药或魔咒,他很难吃得消长期违背黑魔王所带来的折磨。因此,他们可以大胆猜想,关于黑魔标记,西弗勒斯一定做过大量研究,并切实地找到了些有实效的抵御方法。

这样一来,找到教父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资料——手稿、笔记或是试验品,便成了当务之急。西弗是个谨慎、认真的人,他研究的东西一定会留档,而这些资料肯定被保存在某个私人地方。

只要找到这些资料,不仅N.E.W.Ts考试能够顺利通过,说不定他还能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想到这里,德拉科悬着的心终于安稳了些。虽然他也明白,这个猜想是基于最美好的结局之上,落空的可能性极高。但他眼前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既然存在可能,那他必须放手一搏。

 

--------------------------

 

离开办公室前,麦克莱恩给德拉科列出了一个书单——关于历史上各种屈服标记的记载及研究,以及些魔药逆转、缓和剂的基本原理书籍。同时,他还建议德拉科与魔法专精课教授,也就是布兰歇尔特教授谈谈。因为黑魔标记毕竟是作用在巫师魔法循环上的一种印记,如果解决方案与魔咒相关,事先准备也能为他谋得时间。这样一来,要是运气好,真的找到西弗勒斯的相关手稿,这些预备知识也能为德拉科的理解和实践做足准备。

现在才十月,德拉科最快也只能利用圣诞假期的时间回国。因此,就算是再慌忙也只能静下心来,脚踏实地地准备。末了,麦克莱恩不忘鼓励这个男孩。他颇有兴致地道:

“你知道吗?马尔福先生。目前的学术界已经很久没人敢研究屈服标记的课题了。甚至很多老学者认为,这东西如同死咒一般无解。但你要明白,从理论上讲,除死咒外的所有魔咒都是有逆转咒和缓解咒的,魔药也是如此。我们现在只是还没找到方法而已。但你看看,西弗勒斯・斯内普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理应满怀信心。”

——

 

11月的德姆斯特朗,古堡外的海面如同荒野,已经结上厚厚的冰层。积雪永久性地装饰了整个世界,一片漆黑的极地环境也让所有户外活动统统撤到室内,连猫头鹰房都搬到了庭院东侧的温室中。

 

11月的德姆斯特朗,古堡外的海面如同荒野,已经结上厚厚的冰层。积雪永久性地装饰了整个世界,一片漆黑的极地环境也让所有户外活动统统撤到室内,连猫头鹰房都搬到了庭院东侧的温室中。

作为学校的一大特色,德姆斯特朗的魁地奇比赛分为季前赛和季后赛,以昼夜划分。季前赛从开学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四月初,期间所有的训练和比赛都会在室内球场进行,采取积分制。而季后赛则是角逐总冠军,通常在学期末由积分最高的两支队伍进行。等到那时,极地又重回太阳的怀抱,他们将在光芒中肆意交战。

由于天气原因,这里的学生课外生活极其单调乏味,因此他们将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专研球技和战略上。而其他人则狂热地支持他们的球队,应援的拉锯战无时无刻地发生着。

德拉科转学过来后,虽没有特意关心过这个学校魁地奇杯,但对这里的球队模式也有所了解。由于这里没有学院之分,因此没法像霍格沃兹一样通过学院组建球队。因此,这里的模式与职业的魁地奇俱乐部类似。德姆斯特朗一共有三支球队,分别是成立时间稍早的Mad Cat、Bad Peacock,以及前几年刚组建、却培养了像克鲁姆这样优秀球员的Scary Monkey。起初,德拉科很不理解这些粗俗的俱乐部名。但后来他也明白,在这样一个沉闷的环境里,即便是纯血统,也需要在各种地方为自己找乐子。

本学期第一场魁地奇比赛在本月的第一个周六举行。德拉科放下手头的研究,打算劳逸结合,给疲惫的身心放个假。他本是抱着消遣的心态来到球场,却在开场后仅仅五分钟,便被球员们的飞行技巧深深折服。优雅而敏捷的急停、以假乱真的动作、精彩的战略,他忍不住站起身,像其他粉丝那样,热情地为球员们鼓掌。

同时,他还在Mad Cat队的找球手身上找到了自己死对头的影子。有意无意地,他开始比较两个人的飞行技巧,最后的结论是,这名叫本・卡佩的找球手技胜一筹。

“看看他,这个的假动作比波特好太多了!这才是闪身过人的范本。还有,这个干净利索的翻身、俯冲,灵活的防守、反击!漂亮!腾空抓球!梅林啊,对比起波特的用嘴吃球,这简直堪称完美!唉,真该让这样的人去霍格沃兹给那个土鳖开开眼,看还有没有人敢说伟大的救世主是最有天赋的找球手。”

在心里默默赞美一番后,德拉科才意识到自己曾经败给波特不止一次这个事实。“当然,这全是因为疤头运气太好,与实力无关。我打赌他喝了成吨的福灵剂,最后肯定会发疯。”德拉科愤愤地得出结论。

他并不排斥自己想起那个男孩,这也算大战带来的改变之一。即便他再嫉妒对方的天赋和名气,却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视他为仇敌。在战争时期,波特永远是那个让他头疼的不确定因素。他至今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辨认波特时撒谎,也不知道在有求必应屋的火海里,波特会专程回来救他。他本想说服自己,这算是两清,一命换了一命。但后来波特又为他作证,洗脱了牢狱之灾。这是如此不合逻辑,却让他得到救赎。

但欠下的总是要还的。德拉科把这当作一个人情,从而使自己从被动的立场里走出来。他当然还能继续嘲笑波特以往的愚蠢,可他也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改变。

如今的德拉科还有个新习惯。在德姆斯特朗,他能够通过猫头鹰订到英国的预言家日报——虽然只能每隔一天收到两份报纸。在浏览那些真真假假的新闻时,他会无意识地忽略战后的重建、战犯的审理以及魔法部的新政策等报道,而花更多时间阅读关于哈利・波特的文章。内容的真实性暂且不论,只要是关于那个白痴的信息,就能让德拉科德心情好起来。他宁愿知道波特的花边新闻,也不想多看头条上魔法部打出的冠冕堂皇的标语——鉴于他们最近越发激进的言辞,那并不让德拉科愉快。

 

——

 

12月初,在与麦格校长取得联系,并得到许可之后,德拉科确定了圣诞节假期回霍格沃兹的行程——这是经过分析后决定的。以德拉科的了解,教父的住处不太可能成为资料藏匿的地点。首先,那里已经在战后被魔法部清查过无数次了,即便有相关的资料,恐怕也早已落入他们手中。其次,在大战期间,西弗勒斯为了防范自己身份暴露,也绝不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留在家中。那么,德拉科判断,如果真的有他想找的资料,则一定藏在西弗勒斯最常待的地方、他的另一个私人空间——霍格沃兹魔药办公室。

在与麦格的交涉中,他虽然没透露自己的计划,但也向对方叙述了部分事实。他告诉麦格,自己在德姆斯特朗选择了魔药学做专攻,研究课题又选择了逆转魔药。他知道教父是这方面的高手,因此想询问西弗的画像,自己是不是可以借用对方的藏书和手稿。他不知道教父是不是能从这些隐晦的暗示里读出他的目的,总之结果就是,他得到了画像的应允,他有权拿走一切属于西弗勒斯・斯内普个人的物品。

事情的发展如同德拉科的预期,他手里麦克莱恩教授的书单也差不多看了一半。在回国之前,他只需要保持目前的节奏,一边阅读屈服标记的资料,一边向布兰歇尔特讨教魔法循环的知识,然后,耐心等待圣诞节假期的到来。


 


28 Feb 2015
 
评论(12)
 
热度(109)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