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Aye, Aye, Master」1~2章

写在前面:

来自月球人的不负责任AU。
可视为HP系列与Fate系列的crossover。
半架空设定,偏无差,欢乐剧情向。
格林德沃之后没有出现新任黑魔王。
少年们如雨后春笋般顺利地成长,
直到六年级的到来。


------------------------



第一章 被低估的幸运

 
德拉科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当他走进霍格沃茨大厅时,一眼就发现了那个矗立在教师席正前方的深褐色高脚蹬,上面安静地摆放着一个高约六英尺的八角形状镶金木盒。穿着银灰色长袍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和新上任的魔法部部长金斯莱・沙克尔站在左侧,正看向举到胸前的羊皮卷轴悄声说着什么。涌入大堂的学生陆续发出惊喜的感叹声,而布雷斯・扎比尼则在德拉科耳边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我赢了!亲爱的潘西,十个金加隆。”棕色皮肤的男巫伸长了胳膊,绕过德拉科的肩膀,拍了拍黑发女巫的背,“我就说肯定会在这个星期开始的,你还非要和我下赌注。怎么样?我的占卜学是不是料事如神?”


 “少得意了!瞎眼猫撞见死耗子!”潘西・帕金森傲慢地翻了翻眼球,把头夸张地扭向一边,高高的马尾扫过德拉科的耳际。他们并没有像其他学院的人那样停下脚步,大惊小怪地对着突然出现的木盒议论纷纷。斯莱特林必须处事冷静,否则他们的院长会让所有人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都陷入作业的深渊之中。


“噢!不过你们瞧瞧,我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普通的旧盒子。我是说,如果那里面真的装着‘那个’的话。”布雷斯压低了声音,眯成缝的眼睛里黑色眸子转动不停,“但那只能是它,对不对?每逢七年的盛典!”


“我从三岁起就开始期待这一天了!”文森特・克拉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的个头快比上一头成年的棕熊,声音洪亮得像是天生就有扩音咒,“当妈妈告诉我,如果我来霍格沃茨,那必定会在六年级的时候参与这场盛事!”
德拉科假笑了一声,布雷斯则敏锐地指出对方跟本不可能拥有五岁前的记忆。等他们一行人低声说笑着走到斯莱特林的餐桌旁,入口处的嘈杂声已和高速振翅的蜜蜂没了区别。德拉科的位置离教师席不过五十英尺,他能看清古朴的木盒上每一个细节。


天花板上垂下万千烛火,辉映在木盒镀金的棱角处,让周围繁复而精致的雕花工艺黯淡了不少。但德拉科还是认出那是象征祝福的蓟花,刺一样尖锐的花瓣被巧妙地刻画在古朴的平面上,每一寸刀工都浸透着虔诚的祷言。
而在那之中,那座神圣的、象征着无上荣誉的……


“嘿!马尔福!快捡捡,你的眼珠子都快滚到我脚边儿了。”一个恼人的声音打断了德拉科的沉迷,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该死的声音的主人是谁。


“波特。”


“很兴奋是不是?荣耀和名誉就盛在那个古怪的盒子里!”格兰芬多冲他挤挤眼,毛毛虫一样浓密的眉毛在眉间簇拥成一座小山峰,“我教父告诉我,当年我父亲就是胜利者,他的名字还刻在这木盒的底座上。和所有伟大的巫师们一起!”


“真高兴知道那个。”德拉科干巴巴地回答。他的父亲就不曾如此幸运,卢修斯・马尔福在霍格沃茨的学年里正好错过了七年一度的机会,因此德拉科的身上自然而然地就继承了家族的期望。母亲纳西莎甚至告诉他,父亲刻意算好了入学时间后才让她受的孕。


“……而我的名字一定会和我父亲列在一起,两个波特,绝无仅有!”格兰芬多特意从长椅上转过身子,越过走道夸夸而谈,他边上的红发韦斯莱则粗声粗气地附和着。德拉科想用无声咒给自己来个闭耳塞听,但邓布利多校长却没有给他们更多的聊天时间。


“咳咳。”戴着半圆眼镜的老人捋着及腰的白胡子,煞有其事地清了清嗓子。在他身后的各学院院长们则用眼神威胁着那些还沉浸于惊喜中的学生,“亲爱的同学们,老师们。”淡蓝色的眼眸扫视着底下年轻的面庞,“在我宣布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之前,首先,让我们欢迎金斯莱・沙克尔部长的到来!”说着,邓布利多率先鼓起掌来,抖动的袖口在烛光里流光溢彩。


德拉科对这个叫沙克尔的男巫也不算陌生。事实上,他正是卢修斯厌恶的魔法部官员名单里的榜首。与世故圆滑的福吉・康奈利不同,傲罗出身的沙克尔为人更加严厉,用父亲的话来说,就像快黑铁色的顽石般不懂变通。拖他的福,今年上半年马尔福家族的国际倒卖生意同期亏损近十个点。

身披紫色长袍、头戴圆边礼帽的魔法部长微笑着欠了欠身,显得既慈祥又谦逊。换做平时,德拉科一定会和右侧的布雷斯狠狠讽刺一番对方的做派,但今天却不同——他的注意力永远只在镶金木盒上,连波特都无法打搅他。


等掌声渐渐平息,邓布利多才再次开口:“我相信你们当中大部分人都对这即将举行的盛事有所耳闻。自1689年起,霍格沃茨每逢七年举办一次‘七雄之争’,几百年来从未因冲突、灾难、战争、病疫等原因停办。而今年也不会。”他往后退开半步,来到木盒边上,“借助‘加拉哈德之杯’的力量,我们将从年满16岁的在校生中选出七名魔法造诣颇高的强者,以淘汰赛的形式,进行长达一整个学年的角逐。作为‘七雄之争’的优胜者,他或她的名字将被永远镌刻在杯体底座,并获得由英国巫师协会和魔法部联名赞助的五千金加隆的奖励。”


口哨声和惊叹声从大厅的各个角落响起,几名赫奇帕奇的学生还有节奏地拍起了桌子。德拉科冷冷地勾起嘴角,出汗的手心牢牢藏在拳头里——这还不是最惊艳的地方,他暗自嘀咕。


“几个世纪以来,围绕着‘七雄之争’,无数的传说和英勇事迹源源不绝。吸引挑战者们前仆后继的不仅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和令人垂涎的奖金。想必大家都知道,传说中,‘加拉哈德之杯’拥有实现巫师愿望的无穷魔力,必能回应优胜者内心最渴求的愿望!”邓布利多的话语淹没在鼎沸的欢呼声中,高年级的同学疯狂地尖声叫好,低年级的同学则暗自抱怨着不公平。


“冷静一点!同学们。”一旁的魔法部长抬起胳膊,笑着朝校长埋怨般地眨眨眼,温厚的声音压过了哄闹的人群,“‘加拉哈德之杯’是古老魔法的结晶,它的确蕴含着无法估量的力量。但大家也请保持理智,这里所说的回应愿望,也只是一种祝福和祷告而已。”


“废话!废话!”格兰芬多餐桌上,几个面生的男生做着下流的手势大声起哄,但很快在麦格教授的瞪视下销声匿迹。


“给孩子们一点儿梦想,老友。”邓布利多愉快地抖动着胡子,像是安抚似的,他回应着底下的期待,“同学们,‘七雄之争’是一次伟大的冒险和挑战!正如我说的,在四溢着青春和斗志的年纪,它能为努力想证明自己的你,带来荣誉、金钱和祝福!而且,作为曾经的优胜者,我敢向你们保证,你们能收获到的,会比想象的多更多!”


悬空的蜡烛似乎都在因这一刻高昂的喝彩而颤抖不已。学院鬼魂们穿梭在餐桌上方,和跳起来的学生隔空击掌。就连向来沉稳的斯莱特林也换了个模样,尤其是刚入学一两年的孩子们,完全无视了斯内普教授眼里喷出的火焰,张牙舞爪地笑成一团。
 
——
 
“我知道,你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对‘七雄之争’的规则有一定了解,但遵循流程,我还是要向你们做详细的解释,并慎重警告。”几分钟后,邓布利多教授再次用扩音咒夺回了每个人的注意力,“挑战永远与危险并存,勇敢的冒险者必须为旅途付出代价,并在磨练里学会成长。虽然魔法部傲罗办公室和神秘事务司会联手保卫比赛的安全,但鲁莽和愚蠢却往往防不胜防。”


然而,这些苦口婆心的警告反而像一泼酒精,让底下的斗志燃烧得更加旺盛。抢在学生们再一次欢呼喝彩之前,邓布利多赶紧引入正题。


“那么首先,我将介绍竞争者的选拔方式。众所周知,整个选拔过程将完全由‘加拉哈德之杯’负责。它会对所有符合参赛资格的学生进行资质判断和审定,在没有任何人为干预和操作的前提下,自主地完成选择。”


说着,校长抽出魔杖,在木盒上方轻轻一挥,镀金的棱角就如同一朵绽放的昙花般层层叠叠地向外展开。沐浴着金光的“加拉哈德之杯”在抽气声中徐徐出现,巧夺天工的雕琢、神圣而柔和的打磨,让这个跨越世纪的魔法圣器美得令人窒息。“加拉哈德之杯”的底座和杯口的直径相当,正面雕刻着星盘,七颗大小不一的八角宝石错落有致地点缀其上。它的底面则如邓布利多说的那样,刻满了过去四十三届“七雄之争”胜利者的名字。细长的拖坐由三头仰天长啸的飞龙组成,它们互相缠绕,张着血盆大口向上喷射火焰。而作为“加拉哈德之杯”的主体,金杯的弧形表面则镌刻着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传说。杯口处蓟花环绕,纤细而锋利的花瓣像圣剑般一直延伸到杯体内部。


邓布利多的解释像旁白般继续:“明天早上七点之前,被选中者的身上会出现猩红色的图案标记,那被称为令咒。通常它们会出现在手背上,但我也见过有些可怜人,令咒出现在了极其诡异的位置,嗯……总之,有心者请多加留意。”


“噗,我猜肯定是出现在了屁股蛋上。”布雷斯悄声道,潘西配合地发出了风琴般的笑声。


“获得令咒的七名学生请于早上九点来校长办公室,进行赛程登记。如果你被选中却又不想参加‘七雄之争’,噢,请别担心,我完全能够理解并予以尊重。但假如你确定要放弃,那也请在九点前告诉我,这样‘加拉哈德之杯’会按要求再次选择一名替补人获得令咒,直到参赛者名单最终敲定为止。”在绵延不绝的议论声里,邓布利多耐心地说,“令咒出现的时间是随机的,所以,我再重申一次,有心者请多加留意!”


“真希望我的令咒不要出现在脸上。”格兰芬多桌上的纳威・隆巴顿的嘀咕声传到耳边,让德拉科轻蔑地翻了翻眼球。


“当然了,并不是说‘加拉哈德之杯’选中了你,你就一定拥有了参赛资格。”老校长调皮地搓了搓手,“你需要证明自己,并从‘英灵神座’中获得自己的伙伴。每一位获得令咒的参与者必须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内成功召唤一名英灵。魔法阵、圣遗物或者是魔法器具、咒语……任何方式都是被允许的。只不过,你们需要记住,如果召唤失败了,那么你就将自动为‘七雄之争’减少一名竞争对手。”


“我爸爸那届就有两个人没有召唤出英灵……”隔壁的波特大声对韦斯莱解释着。德拉科不喜欢他语气里这股无时不在的自信。


“本周日晚上,我们将举行‘七雄之争’正式的开幕典礼!到那时,我会为你们讲解更多的信息。”邓布利多再次挥了挥魔杖,“晚餐时间已经被我啰啰嗦嗦地占据了太多,总而言之,我的学生们,愿幸运与你们每一个人同在!”
 
——
 
“亲爱的,你还不打算去睡吗?”潘西呜咽着打了个哈欠,头靠在软皮沙发上迷迷糊糊地问。她蜷缩在德拉科身边,怀里抱着今年在女生中十分流行的莆绒绒玩偶。与前半夜的喧闹不同,现在休息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因此女巫也大方地抱着她钟爱的玩具,放弃了平日里高冷的形象。


“是啊,你都快熬了整整一宿了,伙计。”布雷斯被转染着也打起哈欠,眼泪沿着鼻梁边缘的凹陷处流下,“这都快早上六点了,我们不如去睡一觉,上个定时器,在八点半的时候再看看情况?”


德拉科抿着嘴,用沉默否决了好友的提议。他以每分钟一次的频率查看自己的手背,在黑湖反射进地窖的冷光里,固执地寻找着一道早该出现的红色印记。


“理智一点,亲爱的。”这举动让布雷斯忧心地叹了口气,他探出身子,温热的手掌覆上德拉科裸露的前臂,“参照上一届‘七雄之争’,令咒一般在午夜时分就出现了。看在萨拉查・斯莱特林的份上,你这么干等着,真的只是在浪费时间。”


“布雷斯,你太……”潘西噌地从靠背上直起身子,目光里写满了责备。但布雷斯没有就此妥协,他强行掰过德拉科的肩膀,语气里多了少见的严肃。


“德拉科,我知道你身上背负着太多的期待和报复。即使我认为你父亲对‘七雄之争’的期待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但我仍然尊重你和家人的决定!”男巫深吸了口气,斩钉截铁地说,“可你也听那个魔法部长说了,即便你真的得到令咒,并最终获得胜利,那‘加拉哈德之杯’也不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它能给你的只是荣誉和名气,还有你根本不需要的金钱!所以,看开点儿好吗?”


“你又知道些什么?!”德拉科恶狠狠地甩开布雷斯的手,但他努力将怒火压在胸口之下,“无论如何,我会等到九点。”他冷冷地看了眼好友,起身朝黑湖的眺望玻璃走去。布雷斯骂了句不可理喻,却也没有离开。


金发巫师的目光再次落回了光洁的手背上,细腻的毛孔和淡金色的毛发几乎是透明的。青色的静脉血管和白色骨节在绷紧手指时异常凸显,就像平原上奔腾的河流般,扭捏而弯曲。令咒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呢?会不会像一道划痕、或是一排受热而起的疹子?它会不会出现在了别的地方,脑门?胸口?还是脚心?


“我不可能不被选中。”德拉科轻声对自己说,即使几小时前的那股热切和信心早就被黑湖的水浇灭,“我被选中为级长,我的O.W.Ls成绩优秀,我不可能不被……”


选中。


“德……德拉科?!”


身后传来潘西尖声尖气的惊呼,打断的了他的思绪。德拉科冷淡地回过头,只见女巫不可置信地捂着嘴,食指指着他的颈项。


“这难道是!令咒……”布雷斯也凑上前来,瞪大眼睛盯着他的后背。


“什么?”


“你看看你的脖子!噢,那一直延伸到了背部!伙计!这肯定是令咒!”顾不上先前的争执,布雷斯一边兴奋地喊着,一边从背后伸手开始从下撩开他的薄衫,“你难道没有感觉吗?这么大,天啊!”


当衣摆被撂到肩部,结实的斜方肌在脊柱处挤压成流畅的线条。布雷斯和潘西的惊呼变成了抽气,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德拉科举着胳膊,身体转向巨大的玻璃窗。借着其上昏暗模糊的倒影,他终于看清了那一片斑驳的痕迹。


暗红色的曲线如同纹身般融进光滑的皮肤,左右呈对称展开的鸢尾花霸占着肩胛骨中心偏上的空白,最顶端的菱形一直沿着脊椎向上,逼近白金色的发尾。弧形向下的花瓣沿着肩部的肌肉线条勾勒着,简单的图案就像块灼烧的伤疤,标记在巫师的颈项之间。


德拉科允许自己露出一个微笑,他知道,这份荣誉终于降临在了马尔福的身上,他几乎能想象出父亲自豪的目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 圣遗物召唤

 
“……‘加拉哈德之杯’将赋予参赛者召唤英灵的基本资格。巫师以自身魔法循环的基数为凭依,通过圣遗物、召唤阵、纹章、咒语、魔药等方式召唤‘七强之争’的伙伴……”德拉科撑着下巴,第四次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羊皮纸上的花体字。他的小集团——布雷斯、潘西、高尔和克拉布把他围在中间,都挂着一幅兴致勃勃的表情,似乎在听睡前故事。


“……英灵是英雄在死后聚集信仰而成,他们从时间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沉睡在魔法本源的虚无之地……”文字并不长,德拉科一口气读到末尾,“英灵包含为巫师社会发展作出伟大贡献的人、或是神话传说的具现化等等。不仅仅局限于不列颠,凡是与霍格沃茨的历史有过交集的伟大巫师,无论古今,都有可能成为英灵,并被‘加拉哈德之杯’召唤。”


“也就是说,那个梅林也有可能被召唤?那岂不是无敌了?王牌中的王牌!”布雷斯朝德拉科挤挤眼,他修长的手指在木桌边缘有节奏地敲打着,仿佛在弹一首听不见的曲子,“或者你想召唤个别的?比如本世纪最强的巫师格林德沃——嗯,可以等他死了,对不对?按照这个说明的意思,召唤的英灵是不受时间轴的限制的!”


 “但你也无法肯定他就能成为英灵,毕竟他是恶的存在。”潘西傲慢地仰着脖子,不怀好意地冲布雷斯嘲讽道,“要我说,还不如召唤我们校长来的实在,他打败了你的偶像格林德沃,在你父亲都还没有出生之前。”


“啧,恶毒的女人……”


“是你的级长大人!”


德拉科自动屏蔽了一吵起来就没完没了的两人,心里暗自祈祷不要自己的那位英灵既不要是格林德沃也不要是邓布利多。这时克拉布凑了过来,把刚吃完的巧克力蛙盒子递给他,粗声粗气地说,“也许你可以看看这个,参考一下。”


那是一张塞克丽莎・图格伍德的银色卡片,并不稀有,德拉科记得小时候自己几乎收集了快二十张这个女巫的卡。“我想召唤一个发明了很多美容化妆魔药的女巫并没有什么用。”格雷戈里・高尔凑过来皱起眉头咕哝道,但德拉科却理解克拉布的意图。


“这是个好建议,我会回家看看老图鉴。”他感激地冲对方笑了笑,“当然了,如果巧克力蛙的卡能作为圣遗物召唤,那我估计就真的能召到梅林了吧。”


“你一定能召唤到梅林的!然后干掉波特那个臭小子!”只捕捉到最后几个字的布雷斯从与潘西的斗嘴中抽出身来,斗志昂扬地挥了挥拳头,“不过也太让人气愤了,这次抽选的七名参赛者里,格兰芬多那讨厌二人组居然都在里面!他们选了罗恩・韦斯莱,却没有选择我!”


“嗯,毕竟对方在守门技术上比你好多了。”潘西揶揄道,“不过,德拉科,你父亲一定为你做足了准备吧?他肯定在黑市里收罗了一大堆伟大巫师的魔法器具,即使没有梅林,那随便挑一个不也能很厉害?”


见德拉科不回答,布雷斯再次接过话头,借机反攻:“那还是得看英灵的职阶的!七大英灵七大职阶,还有百年难见的隐藏职阶……我觉得还是要慎重考虑,Berserker就算了,对巫师的魔法循环负担太重。嗯,我觉得最好是Saber!”


Saber吗?


德拉科轻声叹了口气。事实上,他本可以不用如此纠结于召唤这道流程。正如潘西所说,父亲在得知这个喜讯的第一时间就派出了猫头鹰,给他送来了一件对方认为最强巫师的圣遗物——马克西米利安・克劳迪的羽毛笔。凭借这个,他定能在午夜月圆之时成功召唤这位伟人。


他本不该犹豫。然而今天早上,在邓布利多办公室的确认仪式上,那位似乎看透一切的老校长却别有用心地叮嘱道——只有用心召唤的英灵才是最合适、也是最强的英灵。


德拉科明白,这句话有它的道理。毕竟和英灵的默契程度越高,最后获胜的几率也就越高。万一召唤出最强巫师,但对方却不愿意配合,那岂不是……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地抚摸着后脖子上的红色令咒。强制命令只有三次,而他们却需要闯过五个关卡,淘汰六位竞争对手,这就意味着,每一道令咒都将弥足珍贵。


对手……


波特那张写满了自信的脸兀然浮现在脑海里,德拉科猛地晃了晃头,将对方撵了出去。
 
——
 
“……A base of silver and iron, A foundation of stone……”


德拉科站在天文台的塔楼上,召唤阵在他身前的地面上随吟唱泛起淡蓝色的冷光。父亲寄来的羽毛笔躺在右侧的裤兜里,心跳正因违背卢修斯的命令而砰砰直跳。


“……A wall, the block, the falling wind, The gate at the cardinal direction close……”


平地而起的气流吹拂着他的发丝,衣袂在愈发强劲的凛风中无助地翻滚。天空中皎洁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投影在魔法阵中,卢恩文字像活过来的精灵般,随着德拉科低沉的嗓音翩翩起舞。


“Heed my words, My will creates your body, and your sword creates my destiny……”


阵型中央冉冉升起一道银色的光柱直攀云霄,璀璨的星空顿时黯然失色。眼球在劲风中干涩得发疼,德拉科不得不眯起眼睛,企图阻止银光灼烧脆弱的视网膜。对父亲的畏惧逐渐被眼前这股未知的力量取代,兴奋、好奇和必胜的决心支撑着他,体内的魔法循环则如沸腾的水面,回应着召唤阵的呼喊。


“I hereby swear, that I shall be all the good in the world, that I shall defeat all evil in the world.”


 金色的流光如同绽放的花蕊,从银色光柱中脱颖而出,像四面八方扩散着。烈风哭号,远古的神灵正一遍遍质问着德拉科的灵魂。吟唱赋予了单词新的意义,他的体内,誓言和契约正在缔结。


 “Thou who art trapped in a cage of madness. And I, who doth hold thy chains.”


 德拉科背部的令咒像被火焰点燃,刺痛渗进他的血液和骨骼,最终融入流动的魔法循环之中。而在召唤阵的中心,在光的极致的尽头,似乎站着一个人。一步一步,他回应着德拉科的誓言,步入通往现世的旅途。


“You, Seven Heavens, shrouded by the three great words of power, come forth from the circle of inhibition……”


他的身形投影在金得发红的光幕之上,模糊的边缘线逐渐化为鲜活的肉体。
他看清他的头发、他的指尖、他的下颚。


 “Guardian of the Scales.”


他的眼睛。
 
——
 
 “……”


深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黑色的头发张扬地飞舞在夜色里,额头的伤疤如一道连接天际的闪电。


“……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TBC


(两章一更,插Auf uns的空儿更新)


04 Sep 2017
 
评论(47)
 
热度(196)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