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八十五章 一木难支

每一位部圌长在职期间,魔法部门厅的装潢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若是不刻意观察,人们很容易忽略掉这些细节,甚至会在习惯之后,说不清那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由哪位部圌长添加的。毕竟魔法部没有一本像《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之类的记载类著作,更新换代的政治像奔腾的沙河,转眼就将主圌宰者的“伟业”颠覆。

当然了,还是有些物品让哈利印象深刻的。比如那尊被毁的魔法兄弟喷泉,巫师、马人、妖精和家养小精灵簇拥在一起,脸上刻划着浮夸而虚伪的崇敬;比如福吉在位时常常悬挂的条幅,圆圌润光滑的大脸印在几十英尺长的绸缎上,故作潇洒地朝所有拜访者点头致意;再比如傀儡部圌长皮尔斯•辛克尼斯时期,食死徒的标记被印在了墨绿色的地砖上,彰显着伏地魔的垄断势力。

至于杰森・沃洛克,他也为自己打造了一个较为醒目的“标志”。在魔法即力量纪圌念碑后方的墙上,挂着一块纯银打造的盾牌,上面以浮雕的形式展现了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一只手的袖口是巫师的长袍,而另一只则是麻瓜风格的西服。哈利记得这是2000年《麻瓜保护法案》正式获批的那天被挂上的,标志着巫师与麻瓜的友好互助,同时也成为非纯血统巫师崛起的象征。

此刻,沃洛克部圌长正站在这块具有特殊意义的盾牌下面,略带笑意地看向哈利等人。他的双手背在身后,这让袍子下因肥胖而走形的肚子更佳突出。珀西站在他的身侧,仿佛是国王的右手,接待前来臣服的乱圌民。在四名特遣队员的左右陪同下,哈利、赫敏和金斯莱三人没有选择地朝权利中心走去。他留意到中庭周围的阴影里还站着不少黑衣服的巫师,从如此紧张的戒备看来,沃洛克果然没有掉以轻心。

“感谢沃洛克部圌长亲自接见。”金斯莱走在哈利的左前方,从离沃洛克几米远的地方起就大声打起招呼,“我们其实可以直接去您办公室,不用劳烦您亲自下来。”

“不麻烦,反正这里也没外人,处处都可以当我的办公室。”魔法部圌长在语气里加了不少幽默,但哈利还是能听出来其中掩藏着的焦虑,“你们很准时,一路还算顺利?”沃洛克上前一步,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主动握手。

“还行吧。只是访者通道入口处的安全检查太过森严,好在我们提前了一个小时出门,这才能保证不耽搁您的等待时间。”金斯莱答完,也不打算继续绕圈子,“那么,部圌长先生,我们要在这里开始讨论吗?”他故意加大了嗓门,好让门厅里所有人都听清,“毕竟是关于Purified Cross的事,我想还是找个相对小的空间比较好。”

沃洛克的脸色一僵,但很快就换上了然的冷笑。他朝珀西点点头:“你是对的。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你们,菲尼亚斯・布莱克的画像让我提高了警惕。在这种关键时刻,我们必须时刻注意墙那边的耳朵,不是吗?” 

说完,魔法部圌长率先迈开步子,朝电梯口的方向走去。珀西紧跟在他后面,没有任何表态。对方话里有话的模样让哈利心悸,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斗篷里的冬青木,悄悄和身边的赫敏对视。他发现女巫脸上的表情也很凝重,疑云底下还多了丝愤怒。

一行人最后仍是乘电梯到了地下一层,只是没有走向部圌长办公室,而是拐进了走廊另一侧的某个小型会客室里。这个房间像是最近才打造出来的,内部结构与地牢里那间审讯室类似,没有任何画像或装饰品,仅仅在正中间摆着几把铁质椅子和一张桌子。

“家养小精灵弄的,不怎么温馨。”沃洛克环视着这个房间,用自嘲的口吻道,“但至少能保证谈话的绝对安全。”他故意绕开金斯莱,直接走到哈利跟前,道,“波特先生,既然你执意要见我,看来是做好了摊牌的准备,对吗?”

“我们足够有诚意。”哈利面不改色地回答。

“噢,诚意?真是个好用的名词,对不对?”沃洛克笑了笑,夸张地伸着脖子瞟了眼边上的傲罗主任,又看了看赫敏,“听珀西说,你们组成了一支新的军队。你一直很擅长笼络人,仅在五年级时就有了支邓布利多军。而这次,你手里有傲罗,有凤凰社……”他再次向前一步,假笑着问,“告诉我,波特先生,这次你的军队又取了个什么名字?”

哈利皱起眉头,这样的刁难在他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他没有移开目光,而是加重语气、认真地回答:“部圌长先生,我们的确是来谈合作的。我身边的人叫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共同对付的敌人,Purified Cross,那才是重点。”

“但我怎么知道,在这个共同的敌人被击败后,你不会成为我的敌人?”沃洛克歪了歪头,眼眸里闪烁着做作的天真无邪,“我让珀西也传达过了,目前要不要合作,选择权还是在我手里的。”

“部圌长,我们没有必要再这么绕着弯说话了。”哈利冷静地说,“你向大众隐瞒的事情我知道,而我手里的情报比你的还要多。Purified Cross的杀手锏直戳的是你的死穴,你觉得即使是这样,自己也能掌握所谓的主动权吗?”

也不等对方回应,哈利迈开步子来到桌子旁边,为了占取交涉的上风而加大火力:“对外人说的那些谎言,我也不想追究。关于马尔福夫妇的死亡,关于考文垂行动,关于伊普斯威奇港的那个晚上……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大众脆弱的心理考虑,活用手里掌握的素材和线索。因此,我并不打算公布真相让你难堪。”他在脸颊上堆出一个既真诚又强势的笑容,“你说的对,我过来的确是做好了摊牌的准备。我会告诉你我又的信息和条件,而你除了全部接受意外,并没有任何办法。”

听了这席话,沃洛克微抬着下巴,不动声色地揣摩着哈利的态度。他的双手依旧背在身后,姿势像个巡查兵。金斯莱和赫敏也没有开口,大家安静地等待着部圌长的反应,看看这事先准备的谈判策略是否奏效。

“波特,我能问个问题吗?”一分钟后,魔法部圌长打破了沉默。他绕道哈利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木制的办公桌,“老实说,我一直很好奇。你看看,我现在是魔法部圌长,我有权利和义务去保护这个国家,保护心惊胆战的巫师。但你呢?”他提高了音调,眼睛在眼睑的肌肉里往下陷,“你不过是个曾被人称之为英雄的青年。对于这次战争,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不用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当然了,我向来不相信什么英雄情结。人是自私的,波特。一直以来,我牢牢攥圌住这股自私,让我手下的人、让我的支持者们为这个体圌系服务。我知道,你也曾因为私人的原因加入到这个棋盘里。但现在,据我所知,你可能已经找到了那个小子。既然这样,为何还要来搅局呢?”沃洛克敏锐地捕捉到哈利瞬间流露的惊讶,低头笑了笑,“我知道的也比你想象的要多,不是吗?”

“Purified Cross是巫师界的一场灾难,即使没有官职,仅是作为一名大不列颠的普通公民,我也必须……”哈利话还没说完,却遭到部圌长抬手打断。对方背过身去,似乎对这些冠圌冕圌堂圌皇的说辞感到不耐烦。之间他径直走向金斯莱,把黑发巫师抛在了脑后。

“虽然波特没有参战的理由,但沙克尔,你却有,对不对?”他揶揄地眨了眨眼睛,冷笑道,“长久以来,你觊觎这个位置,你需要一个舞台来证明你自己。所以,我推测你是想利用这个一根经的年轻人,组成一匹黑马。等到Purified Cross落败后,就可以趁胜追击,一步登天,把我也给赶走,是不是?”

“在这种危难关头,我怎么可能……”金斯莱恼怒地反驳,声音因极度气愤卡在喉咙里。可他也再次被打断。只听沃洛克换上笃定的语气,

“不不不,别这么急着说不。人都是自私的,我说过。你若是没有私心,又为何一定要先在自愿离职,后跑来合作?如果单纯出于所谓的正义感和责任心,那你为何不在我的手下尽你的职责?”

一时间,金斯莱被问得哑口无言。这个短暂的空白让沃洛克满意地笑出了声:“所以,老对手,青年,女士。”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我相信你们手里肯定有利于打败Purified Cross的好东西,但寻求合作的目的,恐怕也没有说的那么单纯吧?”

这时,沃洛克终于伸出了背在身后的手,他漫不经心地挽起袍子的袖口,将左手小臂内测露了出来。布料下面,肉色的肌肤被一块焦黑色的脓疮替代,碗口大小的创面一直延伸到手腕处。骨头在薄如蝉翼的皮肤下像根过度燃烧后的铁棍,愈合糟糕的肉瘤打成了结。

“这是……!”赫敏惊叹了一声,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

“这是我的错误带来的惩罚。”沃洛克淡淡地说,垂眼欣赏着伤口,“我承认,我太轻视那帮纯血怪胎了。在考文垂行动后,我认定Purified Cross已经大势已去。我们摧毁了基地实验室里发现的半成品魔药和材料,我以为发生在傲罗身上的惨状不会再重现。”他顿了顿,“这近几十天里,巫师们渴望着一次颠覆性的胜利冲洗恐惧和压抑。身为魔法界的领袖,我必须为我的民众重树信心。在当时那个背景下,对角巷的公开演讲势在必行,而且越快越好。”

“势在必行?广场上死了那么多人……你都觉得自己没有错吗?”金斯莱咬着牙问道,“不瞒你说,我昨天带着人去看了,那些尸体是被你圌的圌人清理了,但空气里还留着血腥味,商店的墙上还粘着腐烂的肉泥啊!”

“你总得给我些时间,沙克尔。” 沃洛克叹了口气,将手臂收了回去,“不过,这也算给了我个教训。既然对方的目的是要置我于死地,是要摧毁这个象征着平权、平等的巫师界,那么我也绝不能姑息。就让大不列颠的空气里,慌乱和恐惧再飘一会儿吧。”

“可是,既然你亲身体验了那剂魔药的可怕之处,难道就不想知道怎么对付这药水吗?”哈利反问。

“我当然想知道,而你们所谓的谈判条件,不正是指的这个吗?”沃洛克侧过头,带着隐约的笑意挑起了眉,“这真的很好猜,波特先生。毕竟除了魔药的逆转剂以外,实在想不出你们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这样一来,哈利被推到了完全被动的处境之中,他捏紧了拳头,勉强压制住心里的不甘。在此之前,他早就知道在口才上绝对赢不了这个官圌场老手,只是想不到,对方连他们的底牌都摸了个清。

“表情不用这么凝重,各位。事实上,我对你们手里的逆转剂也很感兴趣。”沃洛克重新把手背在身后,“你要是能提供给我这剂逆转魔药,那无疑是为我们的胜利进一步奠定了基础。”

“你究竟打算怎么做?”金斯莱厉声问道,“你手里的那支派遣队也都是混血巫师吧?Purified Cross的药不正是攻击这些人吗?他们上战场只会是送死!”

“嗯……到了这个时候,告诉你们其实也无妨。说到底,我还是得拿出积极的态度嘛。”沃洛克低头想了想,“其实,那天在对角巷证明了我的一个猜想。沙克尔,你还记得我请上台的那位麻瓜顾问,霍克・格雷先生吧?这剂魔药是通过气体里的颗粒传播的,当时那阵白雾降下来时,他沾上的药水比我多得多,却一点儿事都没有。”

“在Purified Cross之前的行动中我就留意到了,事发地遇圌难的麻瓜都是被火烧死,或是被咒语所杀,只有巫师才会变成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骨头。”他停顿了一下,挤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所以,麻瓜对那魔药免疫,对吧?”

“这样就好办多了,我已经得到了麻瓜政圌府方面的支持。他们会派出一支设备精良的特种队给我。”沃洛克满足地叹了口气,“哎,这真是用事实佐证了《麻瓜保护法案》是一部多么具有前瞻性的条文。”

“但是,你就打算凭借麻瓜的武器与对方抗衡吗?”哈利仿佛在听一个荒唐的笑话。机械和魔法,火圌药和咒语。这简直就像是鸡蛋撞上了石头。

“可不要太自恃过高啊,年轻人。从历史的教训来看,瞧不起麻瓜可是会让巫师吃亏的。”沃洛克露出怜悯的神情,他拉近了与哈利的距离,低声说,“再告诉你们一个内部消息吧。我昨天夜里收到了Purified Cross下达的战书,他们会直接进攻魔法部,宣称要肃圌清我这个混血的杂圌种。”

“那群纯血真的很喜欢这种仪式性的东西,不是吗?”部圌长轻蔑地说。他的腰靠在桌沿边上,手环抱在胸前,“白色的十字架,诡异的合唱,还有那些图腾、标记。看看伏地魔的时候,那个怪胎也喜欢拘泥于这些。”

“你怎么能确定他们不会偷袭别的地方?”哈利问。现在整个谈话都在对方的流程里,他只能顺水推舟。

沃洛克耸耸肩,不予回答。“总之,麻瓜的部队今天下午就会进驻这里,而我的特遣队员们也会保持着安全距离参战。Purified Cross若真的敢来部里瓮中捉鳖,我又何尝不可以趁此机会将这伙人一网打尽呢?”

他听上去志在必得。

“那么,波特先生,我的牌你也知道了,而你的立场却还没有找到。”沃洛克扬起嘴角,仿佛在看一个毛头小孩,“但我仍然愿意和你谈谈合作,毕竟说到底,英雄永远属于政圌治,对不对?”


04 Aug 2017
 
评论(5)
 
热度(70)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