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 uns 第八十章 难解之结

(注意:这是老章节!)

终究是解铃还需系铃人。


有了德拉科的参与,逆转魔药的研究进展神速。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完成了理论模型的架构,顺利突进到魔药熬制的阶段。赫敏和德拉科不分昼夜地泡在地下室的魔药间里,而哈利和罗恩则负责材料采购——对角巷的戒圌严已经解除,大大小小的商铺也陆续恢复了正常营业,简单的复方汤剂就能让他俩混在人群里行动自如。


除此之外,收集情报的工作也不能落下。虽然在“考文垂行动”后Purified Cros销声匿迹,但真正的威胁却仍然存在,只不过对方从明处再次回归暗处。即便调查起来如大海捞针,但哈利还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每天晚上,四名巫师会在厨房的小餐桌上交换当天的信息,并制定第二天的计划。在共同目标的引领下,几人俨然组成了个秘密作战队。


周五这天,哈利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好消息。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上,杰森・沃洛克终于有了新的动作(即使他一直霸占着头条,是话题的中心人物,但连日里吹捧的言辞毫无意义)。硕大黑体字的通告里写着:受人爱戴的沃洛克部圌长将于下周二上午十点,针对近日来Purified Cross一事,在对角巷举行公开演说。届时,不但会有各国记者和媒体到场参加,魔法部还向所有大不列颠的普通巫师发出邀请,诚挚地号召大家共同见证正义的胜利。据悉,现场除了判圌决书宣读外,还会有特遣队奖章授予仪式。


“这活动可真沃洛克。”罗恩坐在哈利旁边,下巴搁在手肘上,翻着白眼咕哝道,“不过我打赌,要是Purified Cross的人真如咱想的那样还没有被消灭,那他们肯定会盯上这次演说活动。”


哈利赞同地点点头,他们坐在破釜酒吧里——当然是以别人的样子,周围不少巫师已经开始议论起这个新闻来。“看来不少人要去。”他判断着食客们脸上的表情小声说,“这下子,几乎可以肯定沃洛克认为Purified Cross不再是他的威胁了,要不然他也不敢这样大张旗鼓。”


“是啊,看看这几天刊登出来的审讯记录,罪犯们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好几个还没上威森加摩就已经判了死刑的。我猜啊,他肯定笃定吐真剂下问出来的一定是真相。这么没有防备的样子,不正好符合敌人的胃口吗?”罗恩掏出腰带上别着的朗姆酒瓶补了口复方汤剂,吐吐舌头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盘子里的黄油吐司来。


“估计要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有人能想像Purified Cross的洗圌脑这么全面吧。不过,德拉科也说了,组织内部的消息壁垒是有严格地区分的,各个层级的人被通知的‘真相’也是不一样的。哎,怪不得之前我审讯卡尔顿的时候,对方的语气真不像是说谎。”哈利叹了口气,猜测着自己要不是德拉科和罗恩的情报,八成也会上当。


“是啊,无论是证词还是表情都那么真实。对了,你记得吗?那几张刊登出来的审讯图片,那些罪犯都垂头丧气的,好像他们的组织真的完蛋了那样。”罗恩咕哝着,“看来吐真剂这个万用药也要过时了。”他做出了难受的表情。哈利猜他是回想起了之前糟糕的经历,于是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总之,我们也得为这次活动做好准备。”黑发傲罗指了指预言家日报上的通告,“虽然不能肯定Purified Cross一定会来,但以防万一。”


“你觉得那个药水能做好吗?我是说,逆转魔药。”罗恩突然低声问。


哈利耸耸肩。“无论如何,我相信德拉科和赫敏。”他握着咖啡杯,手指在瓷面上轻轻摩擦,“其实我也清楚,虽然理论是搭建好了,但实际熬制过程中,药材的用比、搅拌的次数、时机的把握等等,能出错的地方太多了。我只希望梅林能分我们点儿运气,让那两人少走些弯路子。”


罗恩连忙赞同地点点头,“对,再说了,麦克莱恩教授不是快醒了吗?赫敏说他目前只是处于昏睡,等有了他,我猜速度会更快的。”


互相勉励着,两人默契地忽略了所有坏的设想。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Purified Cross真的攻过去,并用上了那剂“净化之水”,那整个魔法界都将毁于旦夕。生死倒悬在崖尖,他们对沃洛克的队伍和麻瓜的武器不抱希望。


   


--------------


 


这一天注定好事连连。


哈利和罗恩一回到家,就被告知麦克莱恩已经醒了。赫敏让他们在起居室里等待,给斯莱特林和他的导师一些时间。“教授坚持要立刻知道发生的所有事,所以我想,德拉科是告知他的最好人选。”女巫的脸上喜忧参半。罗恩安慰地揉了揉妻子的肩膀,并将怀里的报纸递给她。


明艳的炉火在黝圌黑的木材上跳跃,哈利抱着膝盖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商量着,几乎是在重复先前他和罗恩讨论的内容。傲罗的心里有些发慌,他担心麦克莱恩会问罪德拉科,把一切归咎到斯莱特林身上。他想冲上去帮着解释,但女巫会却说他的鲁莽只会帮倒忙。


好在没过多久,楼梯处传来阵阵脚步声,接着德拉科和麦克莱恩的身影就出现在起居室的入口处——他搀扶着他,至少这说明两人关系和睦。傲罗一喜,赶紧起身迎了过去。


魔药教授的神色疲惫,略微浮肿的脸上没有太多波澜。他冲着格兰芬多们点点头,缓慢走到刚刚哈利坐的沙发边上坐下。火焰的阴影雕琢着他坚硬的轮廓,疲圌软的黑色发丝被固定在眉骨两侧,这使得有那么一瞬间,他和斯内普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这让哈利心悸得厉害,他看了眼身边的德拉科,但对方只是用眼神示意他坐好。


 “德拉科跟我说了大致的情况。逝者已矣,互相责难已然无用。”麦克莱恩的声音听上去苍老了许多,他的目光扫过这群年轻人,直截了当地问,“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做?逆转魔药是个好主意,但你们怎么找到Purified Cross的人?是想守株待兔吗?” 


巫师们并没想到教授一上来就会提及这么尖锐的问题,一时有些语塞。赫敏第一个回过神来,她赶紧起身走到教授身边,摊开手里的报纸递到他跟前,并迅速地概括了先前探讨的思路。哈利和罗恩也在旁补充着,德拉科则同麦克莱恩一样,安静地消化着这个消息,并时不时发出提问。


“所以我们争取在下周二之前熬制出逆转魔药,我有信心。现在我们的进度很好,有了理论作指导,应该问题不大。”女巫坚定地说着,并祈求般地望了眼斯莱特林。略微思考后,德拉科也点点头表示肯定。


“很好,我会加入你们。”麦克莱恩颔首,“这剂魔药我和德拉科都有责任,事实上,我早该料想到后果会变得如今这般。我会负责。”


赫敏赶紧出声安慰,但教授显然并不需要这些照顾小朋友的说辞。他朝女巫善意地点了点头后,继续将话题引到计划安排上。从他的语言里,哈利听得出来,他对目前被动的局面并不满意,同时,他还不理解为何他们不寻找自己的联盟,而是要像游击队一般单打独斗。


但麦克莱恩并没有采取过激的说教方式,因此哈利也并没有太多的反感。他理智地解释了近日魔法部的情况,包括金斯莱和傲罗部队,并坚定地道:“Purified Cross是所有巫师的敌人,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组建一支军队,将格局划分为三分之势,加剧现在的不稳定。因此我想,最好的途径是我们在侧面帮助魔法部。”


赫敏也赞成了这个建议,女巫分析道:“沃洛克部圌长在科尔切斯特出事后,就把哈利和我们推上了众矢之的的台子上,他并不友好,因此正面接触对我们不利。倒不如就在暗中相助,他和他的特遣队正面冲上,我们就拿着龙鳞粉末的逆转魔药,见机行圌事。”


“可你们怎么肯定魔法部能如想象一样大公无私?”麦克莱恩反问道,“听你们先前的描述,我猜测沃洛克并不会领情。假设在逆转魔药的帮助下,魔法部真的歼灭了Purified Cross,那他接下来势必还会将矛头转向其他地方。”教授的目光理智而冰冷,似乎在说着就是你们。


哈利抿着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的声音有些泄气,但依旧固执,“也许我是错的,但抛开立场上的相异,沃洛克本质上并不坏,他只是有些偏激,可这几年也的确做了不少促进巫师发展的事……再说,动荡不会让任何人得利,眼前Purified Cross才是敌人,不是吗?”


“你永远把人想得太好。”德拉科忽然斥道,沙哑的嗓音将愤怒成倍数放大,“你觉得他促进巫师发展?推广了所谓的‘平权社会’?主动与麻瓜政圌府接触?哼,波特,你到底还是选择只救大多数人。”


说到这里,斯莱特林冷笑了一声:“你们所谓的正义,从来都是以多数人的利益出发的。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当初要不是沃洛克把纯血统逼到绝境,要不是他让非纯血与纯血矛盾加剧,现在就不会出这么多事。还有,你们可别忘了,现在魔法部手里抓到的那些Purified Cross成员,可有很大一部分是无辜的、惨遭洗圌脑的纯血统。如果沃洛克得逞了,那这些受害者又由谁去救?大不列颠仅存的几个纯血统家庭又会被怎样对待?”


哈利的心一沉,他没想到德拉科会如此赤圌裸地提出这个话题——而对方还在继续。只见斯莱特林突然指向罗恩,大声说:“再说了,我们眼前不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啊?战争英雄韦斯莱,他父亲这么年轻就退休,你真的觉得是正常的吗?还有那个小韦斯莱也被预言家日报开除,她和你们一样遭到怀疑,这些事实难道与沃洛克、以及那些嚣张的混血巫师嘴里所谓的平权没有关系吗?!”


傲罗被这通话斥得哑口无言,他没想到话题会发展到这上面来。可心里一个小小的声音却在附和着斯莱特林的说辞——这些年隐隐约约的,他认识到沃洛克的政策极具偏向性。但……他抬头看向罗恩,又看向赫敏,最后是麦克莱恩教授。他知道每个人都在思考德拉科的话,可一时半会,他真的给不出答案。


“好了,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吧。”


最终,还是由魔药教授为这个争论画上句号。他摆了摆手,将话题引导回魔药上——现在也只剩这剂逆转魔药,充当着争执唯一的缓冲区了。


 


------------


 


争吵后令人窒息的沉默一直持续到晚餐结束,哈利决定把自己留在起居室里,试图直面当下这个乱麻般交错纵横的疑问——即使现在很不合适宜,但对于他来说,这必将是个不得不思考的心结。


对于Purified Cross,他很肯定,这是个邪恶的组织,就像伏地魔或者第一代黑魔王那样,属于必须消灭的敌人。对于其中的主圌谋者必须严惩,而那些被摄魂怪洗圌脑的人,则应该酌情保护。


然而,对于沃洛克,他却很矛盾,因为这后面直接关系到他对血统问题的认知和判读。由于11岁之前,哈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名巫师,因此在观念上,他认为自己更加偏向于麻瓜出生的巫师群体。大概是因为这一点,他虽然认为血统没有优劣之分,但某些细节和行为上,或许会不自觉地偏向非纯血的一方。


毫无疑问,他对沃洛克的大多数做法并不认同——虽然现在可以推断对方只是受到吐真剂的误导,并不是故意欺瞒大众,称魔法部消灭了Purified Cross。但哈利没有忘记之前他是怎么隐瞒伊普斯威奇港事件,并拿马尔福夫妇的尸体充当邀功的筹码。当然,还有往他和好友们身上泼脏水这件事。


再往久远点说,沃洛克所推行的政策,三番五次对纯血统的打圌压,莫名其妙的从重判圌决,用户籍管理等苛刻的方式将纯血逼出大不列颠,有意无意地在民间散布非纯血至上的观点——哈利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他竟是默认了这些极具轻蔑性的政策。


可即便是如此,在此紧要关头,挑起他与纯血之间的战争真的合适吗?邓布利多向来支持顾全大局的举动,而这一观念也一直影响着哈利的抉择——理智告诉他,现在他们只能暂时将纯血的不公放在一边,处理好Purified Cross才是关键。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不是吗?


想到这里,哈利猛然意识到这个想法如此可怕。他记起自己的成长就是待宰的羔羊,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随时准备牺牲的筹码——而现在,只不过是视角的调转。无形之中,无意之中,他竟做了那个主圌宰人命运的神,将纯血统的利益置换到了注定被牺牲的一面。


一阵冷颤沿着脊椎向上,五月的初夏,他竟觉得酷寒无比。


 



30 Jul 2017
 
评论
 
热度(51)
  1. 奉为羽秀susii 转载了此文字
© susii | Powered by LOFTER